玉泉山上有清酒

佛系写文

【靖苏】此处安心是吾乡

祝大家中秋快乐,希望每一个家庭都能团圆和睦~

本来想写一个温馨的故事,结果......写出来有点奇怪

——————————————————————————————

此处安心是吾乡

八月十五日,阖家团圆夜。

最薄情的天家为了图个吉利,也在这一晚召了所有皇室宗亲办了一场家宴。虽说家宴的本意应是为了亲人之间聚一聚说说话,不像国宴似的显国威摆排场,但为讨帝王欢心,皇后依然安排了各色歌舞。萧景琰一向对那些笙歌曼舞的莺莺燕燕提不起兴趣,只冷个脸坐在位子上,吃几口小菜喝两杯酒。往年这个时候他都是坐在角落里的,厌烦了便和母亲告一声辞,主位上的帝王也不怎么在意他这个儿子,反正他这么一副臭脾气,走了也好。今年不一样了,萧景琰已经封了亲王,皇帝看着这个七儿子也愈发觉得赏心悦目,他的位子坐得离皇帝近了,不能随意离席。期间萧选难得升起了一点慈父的心,关切了他几句,萧景琰也一一应了。

好容易中秋家宴结束,往常萧景琰都是去芷萝宫和母亲过一个真正的团圆节,然而今年梁帝指名要静妃作陪,萧景琰只得回了靖王府。靖王府今日少了许多人,家中有亲戚的将士萧景琰都放了他们回家团圆,剩下的大概聚在一起喝酒划拳呢吧。萧景琰独自站在院中,望着那一轮明月,明月依旧在,可少了一个陪他共赏的人。

明月的照耀下似乎隐隐可见一墙之隔的人家的屋顶上有一个躺着的轮廓,萧景琰眯眼细瞧,原是梅长苏身边的那个小护卫飞流,他似乎在吃着点心,一个人在屋顶上度闲。

那宅子的主人,是否也是一个人?

萧景琰眼前浮现出那个低眉浅笑的身影,他身边总是不缺人陪,可萧景琰就是觉得,梅长苏是孤独的。

他的心如同无意中触碰到的手指那般是冰封的,萧景琰也曾小心翼翼试探过,可还没等接近一步,便被那人疏离地躲开。而苏宅的人,他们对宗主的起居习性样样皆知,可也仅限于此。

萧景琰想,他或许可以去看看梅长苏此时在做什么,他们肯定没在办家宴,不然飞流那个孩子不会一个人在房顶。

梅长苏的家人,又在何方呢?

萧景琰穿过不长不短的密道,摇响挂着的铃铛。

来应门的是黎纲,他毕恭毕敬行了一礼:“靖王殿下,宗主在后院,请您稍候片刻。”

萧景琰有些讶异,入秋了的夜晚已添寒凉,梅长苏这个时候在院中走动,还没人拦着,许是要做什么有不同寻常意义的事。

“无妨,本王也没有好好看过苏宅,我自去寻他。”

 

江左盟不过中秋,这是传统。

他们要么亲人死在了十三年前,要么有家不能回,每逢佳节倍思亲,这个团圆的日子,只会在每个人的伤口上更深地割一刀。

虽说是不过中秋,可每到了这个日子,梅长苏还是会拿一壶酒。他的身体情况不允许他饮酒,于是他便走到后院的一颗梅树下,将烈酒倒进土壤,以此与林家先人共饮。

“先生是在祭奠谁?”一道声音自身后响起,梅长苏一惊,险些扔了酒壶。他倒不是因为这声音太突兀而吓到的,而是它的熟悉度。

景琰?他怎么会在这儿?

梅长苏稳了稳心神,依然是那个礼数周全的苏先生:“殿下来访,苏某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先生不必讲这些虚礼。”萧景琰心里生出几分不满,可看到梅长苏的神情,又化作了担忧,“先生的亲人,定也不愿见到先生如此自苦。”

这话有些贸然,萧景琰也不清楚是否会起到反作用,但他不知从什么立场,只能如此安慰他。

“让殿下费神了。”梅长苏试着扯出一个笑意,但没有成功。他也不再费力,或许是看到了熟悉的人,他突然就想倾诉一番,隐晦地倾诉,“苏某的亲人为奸人所害,连尸骨都不能安葬故里,苏某无能,十余年也没能为他们做些什么。”

十余年……这个敏感的时间让萧景琰一下就想到了赤焰案,原来苏先生的家,也曾遭到赤焰那般过往么?他虽不知道那又是怎样一个故事,可这短短几句,足以令他感同身受。

于是他给了梅长苏一个亲人般的拥抱:“如果先生愿意,从今往后我便是你的亲人。”

你也是我的,萧景琰默默在心里道。

被纳入熟悉的怀抱的那刻,梅长苏觉得,他又回到了家。

————————————end————————————

我都不知道这算不算糖了【摊手】

评论(41)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