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杯酒

佛系写文

【靖苏】不识君

写残了的一篇,就当是个脑洞吧………
———————————————————————
不识君
幽冥路,忘川河,奈何桥前叹奈何。
梅长苏排在长长队伍的尾端,遥遥望着姿态各异的灵魂,他们喝了孟婆汤,通通换了一副茫然的神情,顺着一条路,去向同一个归处。到了这里,任你生前辉煌几何,落魄几许,孟婆汤饮尽,前尘过往,再无瓜葛。梅长苏百无聊赖地玩着自己的手指,若是二十年前他会恐慌,十五年前他会大义凛然,十年前他会怨怼,五年前他会不甘,可到了如今,竟是一派平静。最大的心愿已经完成,回首这一生,波澜壮阔有余,虽不可说毫无留恋,却当得起不枉此生。
若要说放不下的,也确有一人,只是那人早晚坐拥天下,他的未来还会有很多人陪,就算少了自己这么一个,也没有太大关系的吧?
梅长苏如此安慰自己。
景琰...
汤水被递到眼前,梅长苏下意识接过,正要一饮而尽,一只枯槁的手按住了他的胳膊。
“这位先生,你的寿数未尽,来此实属意外。若想重回阳间,老婆子可以助你。”孟婆看着他,慢吞吞道。
“如若我放弃阳寿,可有什么补偿?”梅长苏想了想,问。
“可圆你一心愿。”
“那便用我的寿数,换景琰一世安康,大梁百年兴荣。”言毕,他不再迟疑,饮了孟婆汤,潇潇洒洒地走。
“小殊。”
似乎有人在唤他,但他已不会再停留。

“小殊。”萧景琰一寸一寸抚摸冰冷的牌位,“我知道你会怨我。”
他以血祭了妖魔,以求换得梅长苏重生,那魔提出了条件,要他那颗赤子之心。
若是别的,萧景琰定会毫不犹豫给出,可唯独这一样,他犹豫了。
不是不舍得,而是那人最看重的,就是自己的赤子之心。那人唯一的愿望,便是希望自己不改初衷。
“可我希望你能活着。”他取出那块曾经盖在这个牌位上的红布,缓缓将它遮住。
“苏先生若要规劝朕,只要你在我身边,定不会让我走入歧途。如果你不愿再入朝堂,也不用担心,我已留好密诏,纪王叔、言侯、蒙卿、战英他们均已知晓,只要我做出什么危及大梁之举,他们会立即扶庭生上位,诛杀昏君。萧景琰答应梅长苏的,决不食言。”
不负天下不负卿。

琅琊山,琅琊阁。
安安静静躺在榻上的男子眼皮颤了颤,慢慢睁开了眸。
“苏哥哥!”少年人狂喜的呼唤打破了静谧,支着手臂在边上闭目休息的蔺晨一个激灵,跳起来搭上男子的脉。
他看到了一个无措的梅长苏。
“你...”
“你是...”
两人同时开口,蔺晨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最后那味药虽起了作用,却损了梅长苏的记忆。
飞流还眼巴巴地等一个回答,蔺晨无奈,却不得不实话实说,“你苏哥哥应该是记不得了。”
他以为少年会同他置气,要一个完好无损的苏哥哥,却没想到飞流沉思了一会儿,一脸认真道,“醒了,就好。”
能醒便好。
梅长苏从蔺晨口中知道了自己的名字,也知道自己原本是天下第一大帮江左盟的宗主。
虽然蔺晨的故事有很多很让他疑惑的地方,比如他一介书生怎么会是江湖霸主,收服众多高手,比如向来滴水不漏的江左盟,怎么会让宗主受了如此严重的伤还不闻不问,不过他并不打算探究,既然天意让他遗忘,他便不纠结过往。
蔺晨听他这么说着实松了一口气,惹来梅长苏疑惑的打量,但梅长苏倒底没问什么。
现今天下太平,虽密报说萧景琰性情变得有些古怪,尤其行事更是雷霆手段,完全不像之前那个天真不知变通的皇子,可既然没出什么乱子,蔺晨也懒得操心,大概是故人去后,那人终于明白没有人能为他遮风挡雨了。

春光正好。
蔺晨飞流和梅长苏三人出来踏青,路上梅长苏想起他将笛子落在了客栈,匆匆回去取。
许是脚步太匆忙,他一不留神撞到了一个人。
“这位先生,再急也要看着人。”那人一看就是个贵族,傲气不可方物,冷冷瞥他一眼,也不顾梅长苏被撞得踉跄,掸了掸衣袍,挥袖而去。
真是个傲慢无礼的人。
梅长苏耸耸肩,往另一个方向去了。
蔺晨见他心情不佳,随口一问,梅长苏撇了撇嘴,愤愤道,“我不跟他计较,反正萍水相逢,用不着记住这么一个人。”
此后,再无重逢。
——————————end—————————
蔺晨以为长苏失忆是副作用,实际上是因为饮了孟婆汤
景琰认得出长苏,但他已经不在意了

两人的心愿都实现了,只是,造化弄人呀【摊手】

评论(61)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