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泉山上有清酒

佛系写文

【靖苏】小段子系列

祝鱼总@子非鱼 生日快乐!没什么逻辑的小段子一发,ooc有,实力卖萌的琰皇一枚,帝后设定有,生子有,注意避雷!
———————————————————————
靖苏小段子系列
(1)
江左梅郎记忆力奇佳。
然而琰皇陛下对此并不开心。
“苏某是动辄言利,眼中没有天性和良知的阴诡谋士,陛下不肯采纳苏某的意见也是自然。”
“陛下比苏某更懂军人情义,军中铁血,军务一事还是陛下更有见地。”
这分明就是故意的!要我听你的就直说嘛!
琰皇陛下心里苦,琰皇陛下哭唧唧,但他并没法反驳,自己说过的话,哭着也要吞回去。
至于悠闲游哉品着茶的江左梅郎,梅郎表示,怼个人还不用自己想台词,也蛮爽的。
重点是效果好!

(2)排排团子砍铃铛梗来自@昔我往矣 
琰帝梅后新建好的“情趣密道”内,几个小团子正在争吵不休。
“剑是我带来的,该由我来砍!”这是举着小短剑直蹦哒的殊团子。
“我和父皇长的像,我来比较有氛围。”这是想去抢剑又怕伤人的琰团子。
“我还和你长的一样呢。”这是一本正经盯着铃铛瞧的牛团子。
“我来!”
“我来!”
“我来!”
他们都没注意,在争执的时候已经有人悄悄接近铃铛,亮出了匕首……
“啪。”
苏团子的隔壁被按住了,他一转头,看到一只梅团子。
“这是个不错的主意,不过——”梅团子清了清嗓子,朗声道,“都别争了,我已经叫甄叔购进了一排铃铛,很快就能到货了,大家都有份。”
琰帝梅后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排小团子砍铃铛的场景。
小团子们见到双亲,挥短剑的小胖手更卖力了。
梅长苏噗地笑出声。
“卿卿——”萧景琰一脸懵逼。
“哦,孩子们问我为何密道里要拴铃铛,我就给他们讲了一段故事。”
至于什么故事……那还用说吗?
吾儿叛逆伤透我的心。
琰皇陛下捂住了胸口。

(3)
总被老婆孩子欺压的琰皇陛下下决心要翻身。
然后“偶遇”了一只月半鸽子精。
鸽子精甩甩飘逸的长发,不怀好意地凑到琰皇耳边。
“陛下若是想收获长苏的心疼的话,不如装个病吧。”
“装病?”
“对,长苏对此定会感同身受的。”
琰皇陛下感觉心里更中了一箭。
然而他还是没忍住暗搓搓采纳了建议。
得知琰帝病了,梅后果然体贴备至,嘘寒问暖悉心照料。
只是这饮食——朕不想天天喝药膳粥啊!
于是琰皇陛下偷偷在枕头底下塞了榛子酥。
“行了,别装了,这么苦的药你还真灌得下去。”在琰帝又一次“舍生取义”强喝了一碗苦药并且愈发蹬鼻子上脸求亲亲抱抱举高高后,梅后终于无情拆穿了他。
“啊???”琰帝想不明白哪里露了破绽。
“久病成医,要是连是不是真染了伤寒都看不出来,这么多年药罐子算是白做了。”
没有拆穿你,只不过是想遂了你的心愿而已。
至于喂了那么多苦药就不是我的锅了。
琰帝生无可恋地瘫在床上。
“藏了那么多榛子酥,还不赶紧吃了,回头引老鼠了。”梅后点了点暴露在床沿的碎屑。
果然还是斗不过呀,琰帝认命地将藏在各个角落里的榛子酥都挖了出来,却迟迟没有吃。
“怎么了?”梅后疑惑。
“吃了榛子酥,就不能亲苏苏了。”琰帝邀上梅后的唇。“你才是最大最甜美的榛子苏啊,我一个人的。”
————————这个要打end么?———————

评论(25)

热度(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