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杯酒

佛系写文

【靖苏】猜测与眼见为实

小梨 @汀菱棠琅 生日快乐呀~今儿手感不好,不要嫌弃~

写前面的时候我都不好意思说这是靖苏,后面画风莫名染了毒?

——————————————————————————

猜测与眼见为实

若论这大梁禁宫中最安宁的地方,非芷罗宫莫属。
主人静妃娘娘不像其他妃嫔那般一心想着争宠,反而似乎走了另一个极端,对皇帝是否记得后宫中有她这号人物丝毫不关心,每天不是做一做点心,便是捯饬捯饬药圃,倒也自得其乐。

“娘娘,内廷司新呈上一些榛子,您瞧瞧?”小梨托着一盘新鲜的榛子呈到静妃面前。在原先的芷罗院,现在的芷罗宫有些年头的宫人都知道,静妃娘娘的独子靖王殿下最爱的点心就是榛子酥了,静妃娘娘也乐得忙活,整个宫内时常飘着榛子的清香,只是最近不知怎的,静妃娘娘有几日没有做榛子酥了。小梨只当是前些时日的榛子不太新鲜,趁着内廷司黄主司见静嫔升位至静妃来巴结的工夫,要了一盘榛子。

可静妃手里攥着那本这几天一直反反复复翻阅的书——好像是靖王殿下上次入宫的时候带给她的,她瞧也没瞧,直接摆摆手,“以后不用要那么多榛子了。”

“是。”小梨行了一礼便退下了,她不像小新那样活波好奇心强,总是问东问西,她相信静妃行事一定有自己的道理,而这她是不需要清楚的。
小梨是个文文静静的姑娘,混在刚入宫的一群小宫女中并没有什么显眼的地方,她也不急于表现什么,只是安静的低头候着,安静的被分配进了芷罗宫。

她本来也没有想傍一位位高权重的娘娘,只觉得在宫中安安稳稳的过了这些年便好。她很幸运,遇到了当时还是静嫔的静妃娘娘。静妃从来不摆什么主子的架子,对她们也都很好。小梨又是其中最为稳重又通透的,深得静妃欣赏。

靖王步履生风从小梨身侧经过,小梨停下行礼,靖王似乎注意到小梨手中的东西,回头神色怪异地看了一眼,又进到内室去了。

最近靖王殿下和静妃娘娘都有些奇怪,静妃娘娘好像多了什么心事,而靖王殿下,看起来没有以前那么冷漠了。

小梨隐隐的猜测,大概可能因为某个什么人吧。

 

树大招风,就算静妃安分守己从不逾矩,但皇帝对她的日益宠爱却毫不意外的为她招来了麻烦。

皇后娘娘很会找时机,选择了梁帝和靖王都不在京中的时候下手。小梨只能干看着静妃娘娘受了委屈,被困在这一方天地里束手无策。她深知身为一个无依无靠的宫女,就算侥幸逃出去也会在去靖王府的任何一个地方被重新抓回来,可小新成功逃了出去。

小梨希望自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小新拼命逃脱只是为了救娘娘,可她还是觉得,这顺利的有些不太正常。

小梨隐隐听见小新声泪俱下的向靖王殿下讲述静妃娘娘这几天的遭遇,好像还控诉了什么,苏先生。

对于苏先生,小梨也有一丁点的耳闻,苏哲以三稚子击败北燕人一事也传到了这个角落,莫非这位苏先生,其实是跟靖王殿下有些关系的?

靖王怒气冲冲地离开了芷罗宫,小新喏喏地在静妃难得严厉的斥责中抹着眼泪退下,小梨见他们都走了,才来到静妃身边,轻声问,“娘娘不阻止殿下吗?”

“景琰的性子我清楚,这种时候他也不会听我的,倒不如给他一个教训,让他认识到轻易误会一个真心待他的人,会有多么的追悔莫及。”静妃盯着面前已经凉了的茶水,神色是难有的憔悴,“这几天,帮我盯着点儿小新。”

静妃是个聪明人,这点小梨很清楚,而现在,这个聪明人要出手了。

“娘娘放心。”

 

小新到底还是经验不足,很容易就中了套。小梨看着懊恼自责的靖王殿下和听闻苏先生进了悬镜司之后心疼不已的静妃娘娘,愈发肯定了自己的猜测,那位苏先生,果真不是一般人,一定与静妃和靖王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到后来一切尘埃落定,自从苏先生去了北境之后一直郁郁寡欢的,已经登基为陛下的靖王殿下和成为了太后的静妃娘娘终于因为苏先生的归来恢复了活力。小梨终于见到了只闻其名未见其人的苏先生,她的词汇并不丰富,只想到一个词来形容,君子端方。

苏先生隔三差五便会来芷罗宫拜访静太后,而陛下似乎每次都那么巧,与苏先生心有灵犀一般的前后脚前来,有时候只是用一顿膳,有时候三个人会闲聊到傍晚,然后陛下和苏先生便相偕离去。他们三个也都不再年轻了,不太可能有过多的欢声笑语,但每个人的面庞都是温暖和煦的。

小梨有时也会听到角落里有小宫女议论两句,说什么陛下和苏先生早已互通心意,已经是不是秘密的秘密了。

这个时候小梨虽然会上前训斥两句不可胡言,但她自己心里也在好奇,陛下和苏先生到底是个什么关系呢。

作为一个少女,虽然少女心并不泛滥,总也还是有的,那两人都是举世无双的奇男子,倒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

这天晚上小梨躺在榻上,脑海中勾勒着白日温馨和谐的图景,迷迷瞪瞪睡着了。

等她睁眼的时候,却不是在熟悉的芷罗宫的榻上,倒像是...偶尔会去的养居殿。

她四下瞧了瞧,周围尽是些橘子桃子之类的水果,还都跟自己一般大,还没反应过来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就被一只白皙玉手一把拿起,没错,是拿起。

“景琰,我想吃梨子了。”这是苏先生的声音,却不似平日听到的那般温和沉稳,反而带着撒娇的鼻音,而且,他唤了陛下的名字。

信息量太大,小梨一时没意识到自己变成了真的梨子,只顾兴冲冲地探听“机密”。

“梨性寒凉,不适合冬日食用。”陛下虽然说着拒绝的话,却一点都不生硬,而是满满的宠溺。

“你给我焐热就好了呀。”梅长苏将“小梨”举到萧景琰跟前,笑着看他。

“嗯...有道理。”萧景琰虽是这般说,却从梅长苏手中拿走了梨子放回盘中,抱住梅长苏一个深吻。

“哎,不是说好的吃梨子的吗?!”

“我只是说有道理,并没说同意了。”

“萧景琰!”

第二天早上,小梨将自己埋在被子里,破天荒没有立即起身。

我好像知道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end——————————————

评论(9)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