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杯酒

佛系写文

【靖苏/璞臣】Evil angle(三)

放飞自我

耿直琰(?)*腹黑苏(?)

??璞*单纯臣

长苏采臣双生子设定

继续 @清杯酒的老攻 

坚称自己是直男的阿苏就跟坚定的认为自己是清水girl的阿酒一样可爱😏

——————————————————————————————

(三)

“梅——长——苏!”昨日喝酒上头难得窝在被子里睡了个懒觉的梅长苏哼哼唧唧着摸起手机,凭着感觉找到了免提键,就听到他弟弟破天荒地唤了他的大名。

“怎么了?”梅长苏一个激灵,头脑瞬间恢复清明,揭开被子踩上鞋不换衣服就要蹭蹭蹭往外跑,这可不得了了啊,他家乖宝宝采臣一定是出了大事!

“我还想问你跟萧景琰怎么了呢!”

“我还以为出什么事了呢,一惊一乍的。”听了宁采臣如此一问,梅长苏又重新栽回了床上,懒洋洋满不在乎地抱怨。

“这难道不是事儿?”宁采臣简直要抓狂了,萧景琰莫名对自己说什么会当没有事发生过,能有什么事?他再三追问,萧景琰却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含糊的提到了昨天KTV,可是他宁采臣昨天可是老老实实待在家里念书的呀。宁采臣怀疑地思考了很久会不会真是自己记忆混乱了,思考了良久才猛然意识到另一种可能性。

梅长苏!

他说怎么昨天看他哥穿了一件明明是自己的风格的衣服梳了个和自己一样的头型眼角含笑就出去了,回来时明显喝了酒迷迷糊糊的站不太稳,后来宿舍微信群里还多了一张灯光昏暗的照片。

宁采臣扫了一眼觉得没什么兴趣就没点开,后来一点才看见,上镜的明明还有“自己”嘛!

于是宁采臣只能装作无事地抄起手机躲进宿舍楼的一个角落,压低声音“审问”他哥。

“哦,就是我昨天没站稳摔他怀里了。”

“就这样?”宁采臣显然不太相信。

“不然你以为呢?没想到啊没想到,我那单纯的如一张白纸的弟弟也会生出龌龊的想法?还是萧景琰清纯可爱不做作,天下第一耿直呀!”梅长苏痛心疾首道。

宁采臣捂住话筒,眼睛左转右看,脸颊红扑扑的,确认十米之内没有其他人,才悄悄呼了口气,“哥,你跟蔺晨待久了,说话风格越来越像他了。”

“拉倒吧,怎么能把你哥和他相提并论呢。行了行了,我去忙了。哦,昨天我只是不小心亲了萧景琰一下,没什么别的。”

宁采臣呆愣愣地盯着被挂断的手机,脸更红了。

亲,亲了一下?

这,这叫没什么?

 

萧景琰觉得最近宁采臣有些奇怪。

他自己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所以自从跟宁采臣...算是明说了那句话之后,他就没把那事放在心上。

可宁采臣本来好好的,为什么那天从宿舍消失了十几分钟回来就变得十分怪异,经常用奇怪的眼神偷偷瞟自己,问他怎么了,还会脸红。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约莫两周,后来宁采臣好像总算不再琢磨那个小意外了,和萧景琰的关系恢复正常。与此同时,那个号称是宁采臣因为“脸缘”认识的好友梅长苏,频频出现在他们学校。

不过这样也挺好的,那位梅先生温和有气度,懂的还多,都说成熟有文化的男人最有魅力,萧景琰还是很欣赏梅长苏的。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感觉梅长苏对自己也格外关注。

“g...长苏。”宁采臣每次叫梅长苏的名字时总有些微妙的变扭,梅长苏笑言是因为宁采臣看到这张几乎一模一样只是偏成熟一点的脸,总是不由自主的以为他是他的哥哥,久而久之,也没有人会去多想什么。

“长苏。”由于熟谙起来,萧景琰也微笑着同梅长苏打了个招呼。

不过今日难得梅长苏没有跟萧景琰多扯几句,而是急匆匆拉着宁采臣说有事先走了。

宁采臣被强塞进车的后排,前排的“司机”转过头来,笑嘻嘻的,“采臣好呀,我是来看看让长苏念念不忘的那个萧景琰究竟是长了几个脑袋。”
“胡说什么!”梅长苏本来是打算坐在副驾的,听了这话将半阖上的后门再次拉开,示意宁采臣往里坐些钻进了后排。

“采臣啊,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哥喜欢上了萧景琰!”梅长苏的合作商兼好友蔺晨放肆地大笑,笑得这辆车都在颤动。

“我梅长苏是个直男!直男好吗?!像埃菲尔铁塔一样笔直!你诬蔑我,我是可以告你的!”梅长苏愤愤道。

“哎,你敢不敢跟我打个赌?最后你肯定弯了,还是被那个耿直宝宝萧景琰掰弯的。”蔺晨才不相信这种“宣言”,毕竟俗话说得好,信誓旦旦立的flag都是最后打的脸。

“赌就赌!采臣,你就当个见证人,我们俩谁输了,谁就叫对方一个月大哥!”

“哎,好弟弟!”蔺晨在梅长苏爆发之前,快速踩了一脚油门。

“哦。”

今天的宁采臣,依然处在状况之外呢。

————————————tbc——————————————

预计璞璞下章上线

评论(10)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