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杯酒

佛系写文

【靖苏】背对背牵手(三)

和 阿微 @霏й微 的联文

甩锅放毒的日常(?)

只有想不到

没有写不到

注意避雷!狗血!OOC!有毒!!!史上最文不对题

前文走tag或链接

————————————————————————————

萧景琰再度醒来,入目的跟他上回睁眼的景象一样。

嗯,很好,自己只是累了睡了一觉并做了个稀奇古怪的梦的可能性完全被否决了。

他揉了揉突突跳动的太阳穴,正欲起身,却被一只手按住了。

“歇...一...会...”

这回他是听懂那个稀奇古怪的人说了什么了,他顺从着没有动,却忍不住盯着那人瞧。

果然上天都是有嫉妒之心的,这样好看的一个人,家境又如此殷实,可惜说话只能像个智障儿童,老天不公的时候萧景琰会偷偷埋怨甚至心底如同一个恶婆婆一般稍稍诅咒两句,可当老天真的公平了,他又反倒同情了。

“等...我...”

那人又艰难地说了两个字便离开了,萧景琰呆呆的盯着他费力开合的唇瓣发愣,等人消失得没影了才意识到另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他!他!他!那个男人之前强吻了我!

不过那人的唇还真是极品美味,暖暖的,软软的,甜甜的,嗯~~

呸呸呸!萧景琰你想什么呢!不就是...不就是一个吻吗!你一个大老爷们儿还因为一个吻就把自己卖了???

还好男子的脚步声解救了萧景琰要上天了的思绪,跟在好看的大佬后面的还有一人,哦,是那个不速之客。

“他...”

“放心好了,人都醒了,唇红脸半红眼睛不红的,除了这儿,应该没有别的毛病。”没正经的男子伸出食指试图戳萧景琰的脑门,眼看就要成功,却被“啪”地一声无情地打离,顺道收获一枚新鲜不新奇的白眼。

“哎我说没良心,我可是认真的,我问他那几个问题他可是一个都答不出来。”

萧景琰老老实实点了头。

没想到啊没想到,车祸失忆摔不死,经典狗血场景,真让自己赶上一个。

可惜萧景琰的结论下的太早了。

“不过呢,你也别太着急,忘记了再告诉他一遍不就好了嘛。哎,我跟你讲啊,”“没正经”不知从哪儿变出一把折扇,边扇边坐到了床边的凳子上翘起二郎腿,“你呢,是萧景琰,一个穷酸小书生,性子倔的跟头牛似的,整天惹我们家没良心生气,哦,没良心就是他,梅长苏,你说他聋就聋吧,说话不利落就不利落吧,偏偏还是个睁眼瞎,不知道受了哪门子蛊惑喜欢上了你。可怜本阁主如此风流倜傥才冠绝伦貌比潘安的高富帅竟然只能单恋!哎,伤心往事莫再提。”自称阁主的男人假模假样摸了一把眼泪,“不过呢,没良心能看上你,大概也是因为他其实听不见你在说啥,否则早一个枕头糊上来了,有哪门子可能将你奉若神明般的初恋。你那会儿也还算有良心,知道我们长苏好,倒也没辜负他。可是后来呢,你跟长苏在一起久了,见的世面也多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勾搭上一个姓柳的小姐,就要跟人家私奔抛弃我们长苏。你去找人家柳小姐的时候出了车祸,车翻滚下了悬崖,但是你命大啊,它卡树干上了!还是长苏没日没夜去找你才把你救回来,结果你倒好,干脆一下忘个干净了。”

萧景琰觉得自己脑容量明显不足,这么...惊心动魄跌宕起伏的故事,真的是他的人生?

自己还是一个抛弃了初恋的渣男?

这真是哗了汪了!

“蔺——晨——”这是萧景琰第一次听见梅长苏如此清晰地说出两个字。

咬牙切齿的。

————————————tbc————————————————

下一章关键词:默契,笔尖回忆,重新开始?所以我为何也会哑?

评论(7)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