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杯酒

佛系写文

【靖苏/璞臣】Evil angle(二)

一篇放飞自我怎么高兴怎么写的文,长苏采臣双生子设定~
继续@清杯酒的老攻 
——————————————————————
“采臣,你可总算来了,迟到了半小时可不够意思啊!”戚猛一曲《精忠报国》嚎到一半,见宁采臣推门进来,对着话筒“抱怨”起来。默默在角落里不那么明显地捂着耳朵的列战英和直挺挺抱臂坐在沙发中央努力控制住要裂开的面部表情的萧景琰齐齐转过头,像是见到了救星。
“戚猛也唱累了吧,让采臣露两手。”列战英只是挤眉弄眼地示意,结果萧景琰直接就说了出来,虽然这是心声吧,可是...
“嘿你嫌弃我——!”
宁采臣火速关上了厅门,露出一个抱歉的笑,“不好意思啊,家里有点事,要不我请你们喝酒吧。”
“嗨,那怎么合适呢,就来瓶纯生吧!”戚猛乐呵呵地,也不继续唱了。
萧景琰清楚地看到,宁采臣的眼角抽搐了一下,似乎右眼皮上有什么违和的东西,在昏暗的灯光下看不真切。
“你是不是眼睛上沾了什么?”他说着就要伸手帮忙,吓得宁采臣赶紧后退了一步。
“什么都没有嘛!”他“大力”糊了一把,“估计是灯光问题。”
“这样。”萧景琰点点头,“嗯,那个,我记得你说过不喝酒啊。”
“一点点可以。”宁采臣眯眼笑了起来,“说好了我请就我请。”他潇洒地转身出去了,房门关上的一刻,他抬手按了按贴在右眼上的“假皮”。
没想到萧景琰还挺细心的,自己差点就露馅了。
不如...
隔壁的小哥看到面前走过一个咬唇笑得邪魅的男人,足足有两分钟没能迈步。

“呐,不够再要。”再回去时,梅长苏已经恢复了宁采臣一贯单纯懵懂的模样,笑起来露出两颗虎牙,大眼睛闪着光。
“谢啦!”另外三人也不客气了,直接抄起瓶子灌了起来,喝了不到一半,列战英突然提议,“光喝酒也没啥意思,不如我们来摇色子,谁的点数小就...呃,真心话大冒险?”
虽然在场的四人对这个游戏没什么太大兴趣,但也想不出什么玩法,四个人也就勉勉强强玩了下去。一开始萧景琰一直都是赢家,问的问题无非就是你这学期有什么安排?寒假计划?大学规划?高中趣事?之类正经得不能再正经的问题,搞得活脱脱一个社会调查,终于这次萧景琰点数最小,颓靡的三人终于提起了兴趣。
“采臣,快问个有爆点的!”
梅长苏虽然极其想问一些刁钻古怪又尴尬的问题,然而到底还是有一丝丝“良心”顾忌着亲弟弟的形象,或者说怕玩脱了被识破,于是磕磕绊绊小声道,“嗯...那就问,感,感情经历好了。”
“高中的时候谈过一个,她告的白,我觉得不讨厌就没拒绝,一起看过电影,不过看到一半我就出去等她了。最多牵过手,家长不知道,持续了一个月,实在找不到感觉就分手了。”
哎???
三人满脸状况之外的表情,头一次遇到这么实诚的哥们儿,还没等问就全交代了???
“还有什么想知道的?”
“咳,下一轮下一轮。”
几杯酒下肚,梅长苏平时本来也因为有“大夫”管着不怎么喝酒,很快便不胜酒力,满面酡红眼神漂移,只是一个劲儿呆呆地笑着。
“看起来采臣醉了,我扶他出去透透气,你们继续。”萧景琰起身拉走了梅长苏。外头凉风一吹梅长苏的神智瞬间回来七分,然而他依旧装出一副迷迷瞪瞪的样子。
“要回去了?我的包还在呢。”梅长苏摇摇晃晃就要往回走,脚下一跌直接撞到了萧景琰身上,唇有意无意蹭过了萧景琰的脖子。
“唔,你的肩膀好硬。”梅长苏小声抱怨了一句。萧景琰僵着身子,揽也不是,推也不是。
刚刚为何有些酥酥麻麻如电流通过的感觉?
“你……”

宁采臣能感觉到,自从过完十一假期回到学校后,萧景琰对他的态度有些微妙。
他好几次都觉得萧景琰看着他欲言又止,这是发生什么了?
宁采臣自己都快受不了要主动问的时候,萧景琰终于说话了。
“那天…我会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
“啊???”
——————————tbc———————————

评论(9)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