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杯酒

佛系写文

【靖苏】江湖风未歇(ABO)(一)

新年开个新坑,旧坑就不填了怎么样,本来说了撩完就跑的,结果没跑,就那它当818粉丝福利好了哎嘿嘿,我,我争取放假之后一周三更。。。如果大家热情高的话~

加了个abo插件,当然插件的目的只是为了显示就算我写的宗主多么多么攻(然而不一定能描述到位),奈何他是个O啊【痛心疾首脸】,如果有妹子不喜欢插件记得跟我说啊~

17年快乐哦朋友们~~~

江湖AU

ABO设定,乾元=Alpha,中庸=Beta,坤泽=Omega,不喜误入!

————————————————————————————

(一)

“这是刚给你做的大氅,这是我调的治伤膏药,很管用的,这是多给你备的一盒点心,路上要是几百里遇不到食铺记得先垫着点儿,这是...”林静拉着萧景琰的手,一样一样叮嘱道,萧景琰认真地听着,一一应下。

“母亲忙活够久了,休息一下吧,您别担心,我能照顾好自己的,等安定下来了,我就想办法接您一起。”萧景琰给林静倒了杯茶,低声安慰。

“江湖之中,人心难测,你向来心思单纯,我怕你吃亏。”林静锁着眉头,低低叹了一声。

“母亲放心,我也没有什么值得人盯上的。”

林静看到萧景琰笑,也跟着笑了。

“你这孩子。”她嗔怪地瞪了一眼,“你父亲突然让你们离开山庄去外面拜师,我总觉得没那么简单。”林静的目光虽然在茶上,却仿佛透过茶水,看到了什么更遥远的东西。

当今武林以赤焰为尊,赤焰派年头不久,最初的创始人是前北堂主龙吟剑传人林燮,而现任掌门萧选是武林第一大家萧家的这一任家主,萧家一脉在几辈之前是皇亲,然而先祖厌倦皇室争斗,自请入了江湖,经营多年终有一番成就,也就这么一直传承了下来。虽然百余年过去,萧家骨子里属于王者征服的性子还未散去,萧选就是一个有雄心壮志的人,他一连挑战了那时小有名气的“唇枪舌剑”言阙,“风过无痕”谢玉还有“万夫不当”林燮,也不知怎么就将这三人收入麾下,甚至林燮都将自己一心经营的赤焰给了萧选掌管。赤焰虽然人才辈出,风评也很好,但真正让天下江湖人都尊赤焰为大的,还是因为十年前那时的第一魔教北渝向天下宣战,各大正派结为联盟也抵挡不住攻势,江湖人心惶惶,还是赤焰准少掌门萧景禹和北堂主林燮带军血战于梅岭,终于将这颗武林毒瘤连根拔除,第二大魔教离燕见势不妙宣布退战,其他不成势的小门派也都纷纷倒戈。只是那一役赤焰损伤极为惨重,萧选长子和林家全家也都牺牲于此,各派感赤焰高义,推举萧选做了武林盟主。

就在一月前,武林盟主萧选宣布将选萧氏也是赤焰的下一任继承人,为彰公平,让三个乾元儿子分别拜师学艺,凭实力挣这个位置。

“还不是那次我们三个都败给了冬姐,父亲觉得脸上挂不住了。”萧景琰苦笑,悬镜帮与赤焰派向来交好,那日夏江带着徒弟来拜访,说要切磋一番,结果他、萧景宣和萧景桓三个乾元均输给了身为中庸的夏冬,当时萧选的脸立刻就黑了。可是这都在萧景琰意料之中,萧选从不管培养他们兄弟的武学造诣,原来都靠长兄萧景禹指点,若林燮来山庄,有时也会指导一会儿,后来他们不在了,萧选也没指派其他人,萧景琰自己还算勤奋,没有门道也绕了不少弯子,更别提他的两个哥哥了。

“母亲是发现了什么吗?”见林静依然在出神,萧景琰忍不住问道。

“没什么,”林静掩饰地笑笑,“别想那么多,专心做你自己想做的事。”

“孩儿知道了,时候不早了,我走了,母亲自己保重。”

 

不出所料,萧景琰是第一个到萧选那里的,又过了几柱香的时间,萧景宣和萧景桓才带着一帮随从过来。萧选见状也没说什么,只是冠冕堂皇嘱咐了几句就让他们离开了。三人同时下了山庄,翻过两座山头,并行到了第一个岔路口,便是分道扬镳之时。萧景琰沉默地牵着自己的马准备向右拐去,本来一路都破天荒没有刁难他的萧景宣和萧景桓却在这时默契地拦住了他的去路。

“让开。”萧景琰声音不大,就像是普普通通的对话,却连一个眼神也不分给拦路的人。

萧景宣和萧景桓同时讽刺地笑出了声,又上前了一步,属于乾元的威压逐渐释放出来,萧景琰也不得不用自己的来抵抗。

“战英,我们走。”萧景琰偏过头对一直跟在他身后的小伙子道,然而他们刚迈出一步,周围就被分别跟着萧景宣和萧景桓的两帮人围得水泄不通。

萧景琰和列战英只有两个人,相比之下,劣势尽显。

“这个时候,二位倒是团结。”萧景琰冷哼一声。

那两人并不因此而恼,反而你一言我一语嘲笑了起来。

“景琰啊,你的破布包裹里装的什么啊?娘亲做的榛子酥?哈哈,就你这样有什么资本去拜师,不如直接滚回娘胎里养着。”萧景宣毫不掩饰鄙夷的眼神。

“七弟也老大不小了,总不能一直靠着他娘,怕是良心发现自己想出来打工了。可是照他这个脑子啊,也就能做点屠宰之类的体力活了。”萧景桓摸了摸下巴,眼睛眯成一条缝。

......

“你倒不如让战英现在就回去给静姨太报个丧,趁着那婆娘还没太老,省得听到消息后哭得一命呜呼了。”

本来萧景琰想着忍一忍就过去了,然而那两人越来越过分,等到嘲讽的对象变为母亲的时候,萧景琰再也克制不住爆起的青筋,扬起拳头就要往萧景宣的胖脸上招呼。然而力道还未蓄起,却先响起了笛声。

悠扬的笛声无端带来一股冷凛的气息,明明已经冬去春来,却仿佛寒风回潮,刮得花瓣枝叶刷刷掉落个干净,一朵朵血红的寒梅迎风绽放,不需要任何依托,铺满大地,傲雪而立。

是一曲《梅花三弄》。

所有人顺着笛音看去,一袭白衣的公子坐在桃树上,交叠的花瓣和散落的长发遮住了他的面容,只能看到一个剪影。

“切,就是个吹笛子的文人。”萧景宣不甚在意,继续向萧景琰挑衅,“有本事你就来啊。”说完自己先挥了拳头。

“啊!”笛声落,惨叫声起,几乎是同时。

玉笛在击中对象后打着旋儿飞回来处,众人眼前一花,靠在桃树上的那位公子无声无息落了地,远远望去,只见他面上戴着一个精致的银色面具。

“上!嗷——”萧景宣气不过,甩着手吩咐手下替自己出头,萧景桓的人纷纷看向自己的主子,萧景桓皱着眉若有所思,轻轻摇了摇头。

戴着面具的白衣男子唇角一勾,端起笛子复又吹了起来,只是这一次,每一个乐符都成了极具杀伤力的武器,明明还是动人心魄的曲调,只要稍微懂点武的人便能感受到乐音背后支撑的真气,前去攻击男子的人一个接一个倒在地上翻滚,没有一个能接近到距他五米以内的地方。

一曲毕,白衣男子收了笛子,抬手拂去了发间沾上的桃花,骤然目光一凛,手指一弹,桃花如离弦之箭般飞出,紧接着一声闷哼,原是有一人想趁他不备袭击,还没完全爬起来,喉间便被插上一根银针,粉嫩娇贵的桃花被血色染红,徒生了几分妖冶。

“多好的花,可惜弄脏了。”男子掸了掸衣袖,似叹息,似冷酷。

“江左盟宗主果然名不虚传。”一直沉默的萧景桓突然拊掌笑道。

“江左盟?梅长苏?!”萧景宣瞬间脸色一白,“我,我不是...”他极力想解释。

如果说武林由以赤焰派为首的正教和以离燕帮为首的魔教双面对立,江左盟便是其中特殊的存在,它不属于人称正教魔教的任何一方,而更像是链接两面维持均衡的桥梁,遗世独立,不参与纠纷,也没有人有闲心去找江左盟的茬儿。

江左盟还有一点与众不同,就是他们的宗主是个坤泽,这在以乾元为尊的武林,不仅是罕见,而是绝无仅有。

“不必对我说什么,”梅长苏挂上了一个温和的浅笑,却没有一丝笑意,他站在一众血气方刚的乾元之中,也为显露出丝毫不适,“我只是被扰了小憩,一时有几分不痛快罢了。梅某告辞。”他随意拱了拱手,不再多看一眼多问一句转身就走。

“梅宗主,梅宗主。”萧景桓腆着脸追了上去,梅长苏冷冷地一瞪,照理说坤泽屈从于乾元是天性,然而身为乾元的萧景桓却被梅长苏这一个眼神激得心底一抖,立刻噤了声。

“呃...梅宗主慢走。”他好不容易找回自己的声音,却只能看着人渐行渐远。

萧景宣和萧景桓向着不同方向离开了,萧景琰本来如一个局外人般冷眼旁观,此时见他俩走了,默默追着梅长苏离开的方向去了。

“你为何一直跟着我?”走了小半个时辰,梅长苏似乎终于受不了停住了脚步。

“我想求梅宗主收我为徒。”萧景琰双膝跪地,磕了三个头。

梅长苏似乎没有料到会是这个发展,沉默了几秒后才道,“你应该知道,江左盟宗主从不收徒。”

“我知道,但还是要试一试。”萧景琰十分坚定。

梅长苏搓着手指思索了一番,忽然笑了,“都说萧七少无意庄主之位,没想到只是个烟雾弹而已。”

“那个位置我真心无意,不过是想在外面谋个出路接母亲出来过日子。”

“可是江左盟,不是你用来当跳板的地方。”

“我...我并无此意。”萧景琰难得有几分慌乱。

好在梅长苏并没在此点上纠结。

“你也看到了,我生性阴狠,并不适合教你这种心思纯正之人。”梅长苏冲着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那人努了努下巴。

“不过是一针迷药罢了,这等人,梅宗主还不屑于取他性命。”

“你倒是很有眼力。”梅长苏看向萧景琰的眼神里终于生了几分兴趣。

“家母医女出身,我跟着母亲学过些皮毛。”

“静夫人若不是入了萧门,当能成为一代大家。”

萧景琰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竟从梅长苏的声音里听出一丝惋惜。

“医者本就是为了济世救人,只要医心不改,医术不忘,在哪里都是一样的。”

“你说的对,”梅长苏赞许地点点头,“走吧。”

萧景琰呆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大喜过望,“梅宗主肯收我为徒了?”

那清澈鹿眼中不加掩饰的欣喜,竟令梅长苏也心里一软,不觉露出一个真心实意地笑,虽然依旧只是个浅浅的弧度,“你要是再不跟来,我就要反悔了。”

“来了,师父!”萧景琰急忙起身跟上,一阵清风掠过,将梅长苏的发丝吹扬,再擦过萧景琰的鼻尖,留下了淡淡的桃香。

————————————tbc——————————————


评论(64)

热度(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