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泉山上有清酒

佛系写文

文手2016总结

一大段唠唠叨叨(卧槽这个字数够我更新一篇了):

知道琅琊榜的时候很早,大概是13年末14年初的样子,那时同为胡椒的同学激动地告诉我她最喜欢的小说《琅琊榜》由她最迷的男神胡歌主演了,并且强烈地推荐我去看琅琊榜。当时高三,然而并没有沉迷学习(别学我,就是那时候熄灭了学习的技能)的我自然也百度了一下,唔,权谋剧,男主是个心机满腹的病秧子谋士,不喜。我从小喜欢古装,但爱的却是武侠仙侠那种有很爽的视觉效果且超脱现实的,然后就跟琰琰一样喜欢有情有义脑子不重要,况且当时沉迷于张勇老师的谍战剧《一触即发》和主演钟汉良先生不可自拔,在那个同人坑里玩耍,没什么心思再跳坑,就连男神top1胡歌也关注的少了,故而一直到高考结束,漫长的假期中想起了《琅琊榜》,虽然定妆照感觉一般(对没错我第一眼看确实觉得有点别扭!!!),演员也只认识胡歌刘涛陈龙,但背景实在是好看,据说山影这家公司也很不错,想着我胡好久没什么新剧了怎么着也看看吧,就先买了小说来读。第一遍读小说唯一的感觉就是这部无cp兄弟情为中心的小说真是清新脱俗,给个赞,其他的,嗯,可以吧,挺感人的,人物就郡主妹子的霸气我喜,还有景睿的仁善,有点好奇景禹哥哥,其他的一般吧。然后把小说扔一边去了,直到第一版片花出来才觉得,可以,这剧拍的应该不错。同年年末,买到了一直想看的张勇老师的另一部小说《谍战上海滩》(对就是伪装者原著),看完之后觉得,妈呀我太喜欢明台了好么!台丽不在一起简直天理不容啊!这小说真是我近好多年看完之后最爽的!虽然只喜欢明台曼丽王天风师生党,但是看着爽啊!没两天就爆出消息胡歌饰明台简直开心地飞起来了x,所有的注意力都转移到伪装者上去了。其实看完《谍战上海滩》就在想我一定要给台丽一个圆满的结局,但是知道开拍了之后反而不急,毕竟当时知道这部小说的真是寥寥无几,大多还是钟先生的粉丝也是抱着好奇姊妹篇的心态看的,而且一触就是剧版比小说精彩,我相信谍战也是,于是准备等,等剧播出之后再开坑,说不定还能火一把(不是)。然后基本在《琅琊榜》播出之前注意力全在《伪装者》上,还兴冲冲去探班结果晚了两天收工了(哭唧唧),哈哈不过老胡拍《大好时光》的时候就在我们学校旁边,嘿嘿嘿【迷妹脸】,还是有点遗憾没探到《伪装者》的班,毕竟现在好心水那一众演员。后来我们也知道,《伪装者》确实比书版更精彩,然而加料的基本都是楼诚那条线,自然而然也很多人站了那对cp,我家台丽还是那么冷,在楼诚的圈子里更无法生存,失落的我就放弃了开坑的想法。(然后后来吃了诚台,咳)然后就是《琅琊榜》千呼万唤终上星,对,上星之前我又看了一遍,终于开始喜欢了这个故事,然而还是没爱上主角,配角喜欢的很多,喜欢亲世代和少年小殊,那时候还发愁是不是我胡的脸都没法让我爱上梅长苏。结果...我宗主简直霸气的不能更帅了!真的是看了剧迅速地爱上了宗主,看了同人之后,或许是大家都虐苏哥哥而我一向心疼被虐的,就更爱苏哥哥了,彻底抛弃了旧爱林殊x。看靖苏也是机缘巧合,书版不站cp,剧版站苏凰,前19年我都是个笔直笔直鄙视腐女的宝宝,后来没那么古板了可以理解了,就有点好奇腐女的世界,思索了一番似乎官方开玩笑开过“靖苏”,就去贴吧搜了“靖苏”,看了之后发现也没那么难接受,似乎靖苏这对cp也挺有道理的,然后又看有人说lofter上文多,就在lofter上默默的看文,然后...看到了几篇奠定基础的入坑作,我记着是于无声处的《山河犹在》,脑太的《梅花劫》还有阿穿太太的《离人醉》彻底跳的坑,后来陆陆续续又看到不少好作品,就一直在靖苏坑里没出来,虽然我还是爱苏凰爱bg的。然后在靖苏坑里呢,终于知道什么是攻受了(最开始一两个月我真以为靖苏和苏靖没什么区别来着,别打我),也终于懂啪啪啪到底是个什么机理了(初二以前一直以为亲个嘴就能怀孕,后来知道是我蠢但还是不懂那是个什么过程,然后同人啊全是肉,不过一年我已经从什么都不懂的小白小酒变成了你们口中的污杯酒,冷漠),虽然不是第一次写同人,但挺多挺多的第一次给了靖苏,也越来越爱这对cp。事实上最开始并没有打算动笔,《琅琊榜》太高大上了,觉得自己有限的笔力写靖苏简直侮辱,并且那时候我立志要做后妈,觉得人生没有什么happy ending,he不过是在最美好的时候戛然而止不给你看后续发生了什么,而be已然有了最坏的结局,那个最坏的结局还不一定很坏,至少在心里会一直记得,就像苏哥哥走了,靖王记得的就永远是他的好,他们不可能决裂,不可能最终走向父辈的老路,在很多很多程度上来讲,我觉得原作就是最好的结局。当然有很多作者续写的很好,我很喜欢,我自己写了好多篇也不敢续写什么,只敢发一发小甜饼,一是没有笔力,二是我喜欢原作结局,所以...【摊手】。至于我为什么成了发糖小能手,因为靖苏太虐了。。。。。虐的我只能自己产糖了,哭(说好的不产粮呢!说好的走虐向呢!综上所述,我从知道《琅琊榜》到现在就是一部活脱脱的打脸史!!!!!!!!


正式总结开始:

15年12月底第一次知道lofterapp,没有注册,潜水看文。

1月:

潜水看文


2月:

心痒注册,写了第一篇原作向番外 昨日少年(殊琰殊友情向)

【小殊,你们居然耍我!害得我以为...”萧景琰不满地瞪着林殊,抱怨道。

“不然什么?小爷我又不傻,怎么会那么冲动,当然是有目的啊!至于瞒着你,还不是因为你太过耿直,怕你出破绽,只能让你本色出演喽。”林殊瞄到萧景琰发黑的脸色,赶紧补充道,“父帅发觉有耳目,自然是越少人知道这个计划越好。好啦,是我不对,下次不瞒你了。”

“你保证,以后什么都不许瞒着我!”萧景琰并不满意这个解释。

“呃,这个...什么都不瞒你,有点困难吧。”

最终林殊也没有应,萧景琰也没有再逼。

两人之间的配合愈加默契,林少帅与皇七子的威名,渐渐为邻国熟知。

血染沙场,马革裹尸,他们以为,自己的结局早已注定。

谁想到连此,都是奢望。】

和好几个原作向bg冷cp

【“不过没关系,她不同意,我们可以私奔。”莅阳理所当然说出了心中所想,并没觉得丝毫的不妥。

宇文霖确实没想到,她可以大胆到这种地步。

自己呢?是否能这般果决?

“你怎么不说话,怕了?”见宇文霖欲言又止盯着自己,莅阳忍不住嘲讽道。

“莅阳,我...”宇文霖小心斟酌着措词,“我必须回南楚...”

“不必说了。”莅阳毫不留情地打断,“看来你并没有我以为的那般可以托付。”

良久的沉默。

“对不起...”

“情出自愿,事过无悔,既然我们斗不过天命,又有什么办法呢。”

没有挽留,没有眼泪,敢爱,也能断的彻底。】(【叹回首 宇文霖*莅阳】

以及当时的第一cp殊/苏凰

【“霓凰,你是怎么认出我的?”这个问题,梅长苏已是思考了许久,除了太奶奶神志不清唤他小殊时恰巧被她听到,自己又失神多握了她片刻的手,他俩之间本没见过几次,也应该不会露出什么要紧的破绽。

 

“我承诺过,就算你变了模样,我也会将你认出。”女将骤然褪去了英武之气,笑容,恍若十多年前的那个少女,得意洋洋的模样。】(【殊凰/苏凰 不负相思】

最开始都是抱着写正剧的心态配原作的逼格,想写番外,写前传,写那些作者一带而过的故事


3月:

上一学期期末崩溃,决心收敛产出减少,偶然想起以前室友的一个脑洞,突发毒

【见小小苏似乎要脱离自己的怀抱,景琰赶紧收紧臂弯,柔声安抚道:“别怕,我会保护你,会帮你的。”可随即他又神色一滞,话语间竟带着几分委屈,“可是我没脑子。”
“没关系,我有啊!”小小苏展开一个明亮的笑容,将怀中的脑子珍而重之献给景琰。】(【靖苏 卖脑子的小小苏】)                                  

又想起室友上学期有毒的英语课,再发一毒,首次写诚台

【就算是打破了第一层隔阂,明诚依然是个不多话的性子,只是听着明台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时不时礼貌地点头回应。

明台有些着急,这个小哥哥似乎散发着一股子忧伤的气质,连带着他也跟着一起惆怅起来。

明台忽然想起,哥哥姐姐说了,阿诚哥过去的生活很不好,有什么心理阴影。

大概就是像自己刚失去姆妈时一样吧?

“Hakuna,Matata”

“啊?”明诚没有听明白明台刚刚说了句什么。

“Hakuna,Matata”明台又坚定地重复了一遍,看明诚还是疑惑不解,便解释道,“我也是刚知道的,就是说,愿你今后的每一天,没有烦恼,没有忧虑。”

明诚鬼使神差地信了。】 (【诚台 Hakuna Matata】


4月:

受毒余晕的影响写了段子集,这也是迄今为止lofter生涯里热度最高的一篇

【苏先生,我喜欢你。”萧景琰脸不红心不跳地说着大实话。

“额,殿下看上了哪家姑娘不好意思表白,先来找苏某练手?”梅长苏虽这么说着,眼睛却不敢看那人,耳尖亦悄悄泛上了薄红。

“我看上的就是你。”萧景琰肯定道。

“如果苏某拒绝呢?”
“先生不会拒绝的。”

“为什么?”

“第一次见面先生就说宣——我;后来又建了密道,说招之即来是本分。我二人数次彻夜相伴,早已不分彼此,就连母妃都对先生欣赏有加,刚刚母妃单独留下先生,恐怕就是为我说媒还怕我在咱俩都不好意思,所以寻个那么拙劣的借口就把我支走了,是不是是不是?”一脸期待。

梅长苏真想扔一句——你想多了。

然而这么误会总比让他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好。

可是...

我怎么感觉这画风走向正朝着我不可预知的方向狂奔?

“就算先生不是人,我也不会嫌弃先生的。”见梅长苏许久没反应,萧景琰又补充道。

嗯,还是那个耿直boy,货真价实的...】 (【全员向主靖苏靖 耿直皇子成精苏】

继续苏凰

【既以此身许国,再难全心念家。

她在自己心里设了一座孤坟,为父亲,为林殊,为赤焰军,为南境将士,为全天下的沙场英雄。

我所以为最深沉的爱,莫过于分开之后,我将自己活成了你的模样。】(【殊凰/苏凰 忍别离】

正式入靖苏坑开始写靖苏,依然是个有毒的题目但却是个不算太不正经的文,收到了很多红心蓝手,很开心

【麒麟才子自觉这是他十来年来最手足无措的时刻。

然而游戏还在继续。

梅长苏心神不宁,毫无意外地输了。

“大...大冒险吧。”梅长苏唯恐萧景琰深究刚刚的问题,换了一种选法。

萧景琰却突然挂上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这园中春意盎然,不妨请先生折一枝花,送给刚才那位中意之人。”

这要求着实巧妙,变着法儿问真心话。

“若是苏某中意之人在千里之外呢。”梅长苏强定心神,眼睛却心虚地不敢直视萧景琰。

“那也无妨,先生可先折一枝花交与飞流,由他代为保管,就当是完成了这要求。”

事到如此,梅长苏也逃不掉,只得摘下一株桃花,却终是没有唤飞流来,而是直接扔进了萧景琰的怀里。

“不用这么麻烦了,殿下代为保管就好。”梅长苏低声道,声音里竟难得带着几分委屈与羞赧,这下不只耳根,连脸颊都泛上了绯红。

萧景琰低低笑着:“先生何必这般不好意思,本王已经表明心迹,自当不会不给先生面子。”】 (【靖苏 真心话大冒险】

开始连载,但是4月开坑的那几篇已经被藏起来了


5月:

满200粉,答谢,这篇文是我个人比较喜欢的一篇

【梅长苏!”蔺晨见梅长苏带伤归来,气得只是恶狠狠指着他的鼻子,除了吼了名字竟一句话也说不出。”

“总要有个令人信服的理由,不是吗,”梅长苏惨白的唇虚弱的扯出一个笑,“莫名暴毙,你不好解释。”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是要瞒着萧景琰。”蔺晨怎么会看不出他的真实想法。

“最后一次了,我就骗他这最后一次。”梅长苏喃喃道,听到这个名字,难免流露出一丝不忍。

蔺晨不再多话,只是取了匕首为他拔箭,梅长苏只是在箭尖与血肉分离的时候闷哼了一声其余时间什么反应也没有,倒像他根本不是这具身体的主人。

这些年,再痛,也都化成了习惯。

曾以为年少时马革裹尸的梦变得遥不可及,如今却近在咫尺,当是欢喜的,又怎么会痛呢?

只是景琰啊...

我终究又要丢下你一眼,只愿你能走出这阴影,寻一个你自己的未来。

没有我的未来。】 (【靖苏 梦魔】

期末脑回路清奇开始写《寻他》,当时只想着你们不要打我就好,没想到真有人喜欢,感谢~

【萧景琰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已在原地怔愣了许久,只顾着直勾勾盯着那人,看他跟那少年一起放花灯。

那男子似乎察觉到了这灼热目光,偏过头看了一眼,浅浅一笑,弯弯的桃花眼无意显风情,却自带三分魅惑。

“先生,可是也想一道放花灯?”他的声音,如外表一样温和好听。

“好......”萧景琰鬼使神差便应了,然后感觉手里被塞了一样物件。】靖苏 寻他(tag)

发糖属性爆发

【夏:这金陵城内谁不知道梅长苏是靖王的人。

靖:夏首尊既说了苏先生是我的人,刚刚父皇又说招本王的人去问话要事先经过本王的同意,那么本王就告诉你,我不同意。

夏:你————————】 (【靖苏】 耿直boy教你如何撩苏


6月:

被十世镜活动宣传语吸引,入群,从此正式踏入靖苏圈子,认识了很多好朋友,认识你们真好~

开点梗,没想到竟收到了那么多梗,到现在都没还完债的我哭唧唧

“殿下久等了。”熟悉的声音毫无征兆破空而来,紧接着鼻尖萦绕着一股药香,萧景琰猛地抬头,没抓稳的棋子顺着棋盘滚了两翻,仰面躺在盘上。

梅长苏收了油伞,一圈水珠沿着伞尖滑落,在台阶上留下一滩水渍。他拾阶而上,坐在萧景琰身边,盯着棋盘,表情有几分好看。

“殿下这是...要找苏某对弈?”

“久闻麒麟才子饱读诗书,应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不知本王是否有这个荣幸向先生请教?”萧景琰真这么顺势接了。

梅长苏眼角一抽。

“我棋艺如何,你应是最清楚的。”

“士别三日即更刮目相待,不知多少个三日过去,我怎还会清楚?”

年少时林殊和萧景琰常见人以棋会友,心里痒痒便也央着萧景禹教他们,只不过林少帅于除行军打仗之外的事情向来耐心不足,哪里静得下心来坐住,长进自然不如踏踏实实的萧景琰。然而不知是否真的是天性不善棋艺,梅长苏修习良久,竟亦琢磨不出门道。

“先生迟来许久,总该给个道歉的诚意。”

梅长苏见萧景琰认真地盯着自己,无奈地叹了口气。

“好吧,还望殿下不嫌弃。”

“雨这么大,我以为你不会来了。”萧景琰落下一子,视线垂落在棋盘上,并没有看梅长苏。

“不是怕有一头蠢牛只知道傻等,特意来看看。”梅长苏的声音掺杂着几分笑意,执棋的手却不像表情那么闲适,来来往往转了好几圈,方才小心翼翼的落下。

萧景琰不可否置,没什么犹豫又下了一子,抄起杯子仰头灌了一大口白水,却发现梅长苏飞快地做着什么小动作。

“苏先生是要悔棋?”他一把抓住梅长苏的手腕。

梅长苏被人抓包,面上有几分尴尬,使劲抽了抽手,却没有挣开。】 (【靖苏 闲敲棋子落灯花】)

“陛下真的要这么做?”

“朕意已决。”

“如行此法,需取半缕魂魄,依牵引之术去得您心念之人所在时空,但是转世之后,记忆不复。”

“朕都清楚,无需再考虑了。”

你未完成的诺,就让我替你来完成。

只希望到时你能认出我。】 (靖苏十世镜伯仲正春风(五)】

“痛快!萧少侠果然名不虚传,是长苏输了。”

“承让。”萧景琰手腕一翻,剑收回鞘,亦欠身回礼。

梅长苏大笑两声。

“我梅长苏说到做到,萧公子的请求,我已应了,只不过平息此事还需做些准备,先请萧公子暂留琅琊阁几日。”

“景琰替萧梁山庄全体谢过梅宗主!”萧景琰诚心诚意。

“叫我长苏就好了,景琰。”

梅长苏突然狡黠地眨了眨眼睛,笑容也不似刚才那般淡雅而疏离,更同阳光般温暖而生动。“长苏...”萧景琰恍若魂魄出窍,只呆呆地看着梅长苏的笑靥,不知不觉就这么应了。

若是你,只消一眼,顷刻沦陷。】 (【靖苏十世镜十年灯(一)】


7月:

还梗的日子那么快啊那么快

皇族结婚礼节繁复,好不容易一切尘埃落定,已是夜幕漫天,萧景琰今日被多灌了几杯酒,又是终于娶到了心上人,不自觉面上挂着一个大大的傻气而又甜甜的笑容,入了房门就要去揭红盖头。

只是——

这喜床上只有一身叠的整整齐齐的喜服和花冠,哪有半点人影?

萧景琰一下子清醒了过来,急急唤人。靖王府的侍从见王妃不翼而飞,纷纷惊吓万分,跪了一地请罪。

明明不久前人还好好的坐在那里,也不见有他人出来进去,怎么就丢了呢?!

萧景琰原地静止了一会儿,突然冲到马厩,跨上他的马就跑。

这是要闹哪样?!新婚之夜王爷和王妃都跑了,什么意思?!

靖王府众人目瞪口呆,都忘了拦住王爷。】 (【靖苏 落跑新人】)

终于写了一篇台丽

“女孩子别玩枪,小心走火。”明台的声音贴着耳畔传来,温温柔柔的,手上的力度却不曾松懈,捏的于曼丽的腕有些疼。

这一次她又故意跟明台找上了同一个目标,看到她的时候,明台只有一秒的惊讶,随即换成一个笑容,“这么巧啊,锦瑟小姐。”

“看来我们很有默契。”于曼丽双手勾上了明台的脖子,故意凑近了几分。

“不如跳一支舞?”】 (【台丽 killer】)


8月:

假期咸鱼ing,入匿名群,这个时候开始变污的?毕竟曾经的我认为靖苏这么神圣的cp怎么能由兽类的欲望来亵渎=_=

这一睡,就睡到了日上三竿之时。

不过梅长苏转醒的时候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的意识已经醒来,却依然不肯睁开眼,只觉阖着眼皮似乎也没感受到什么亮光,以为时辰尚早,模糊轻哼一声翻个身就要继续进入梦乡。

天气好像也凉快了一点,还有小风呢,梅长苏舒服得蹭了蹭枕头。

耳畔传来不合时宜的一声轻笑,熟悉的好听。

“嗯?”梅长苏露出一个心满意足的笑,却又好似突然想起什么,难以置信睁开了眼。

入目便是那张牵系心间永远都看不厌的容颜,他坐在床头,一手撑着脑袋就这么瞧着躺在榻上的梅长苏,另一手握着一把蒲扇,轻而缓慢地扇着,嘴角噙着一丝宠溺的笑意。

“醒了?”】 (【靖苏 夏日荷塘】

十世镜接龙圆满结束撒花,又开了几个坑,写了三章以内就藏起来了哈哈哈


9月:

寻他断更3个月之后复更

为榜砸和我胡写贺文

翌日,梅长苏和穆霓凰来到林氏宗祠,当着列祖列宗之面互诉衷情,两人执手叩了三个头,祭了一炷香,相携纵马离去。

萧景琰批折子的手顿了顿,仰头望向窗外,这个时辰,他们应该走了吧。柳皇后不知何时站在他身后,双手搭在萧景琰肩上,轻轻揉了揉。

“陛下放心,苏先生和郡主,一定会过得很好。”

“小殊说前两次我去城楼送他,他都差点回不来了,这次说什么也不肯再让我看着他离开。”萧景琰低低笑了笑,不知是心酸还是调侃,“只是金陵城又少了两位故人,总觉着心里有几分空落落的。”

“臣妾会一直陪着陛下的,还有母后。”

“梓童...”萧景琰拉过柳后的手放在手掌,抬眸相视。

所谓幸福,不过执一人之手,共赏日出日落,相携终老。

如此而已。

风浪过后,愿,顺遂无忧。】 (【苏凰/靖柳 执手天晴】

“殿下这是何意?”梅长苏疑惑不解地盯着萧景琰,迟迟不肯接递来的暖炉。

“是景琰误会先生了,这个,就当做一个小小的赔礼。我知道赔礼不能说明什么,更不能挽回什么,我会用行动,来向先生表明歉意。”萧景琰觉着,这是认识梅长苏以来,自己对他说过的最真挚的话。

然而梅长苏只是轻轻笑了笑,移开了视线,给自己斟了一杯茶。

“殿下说笑了,苏某确实无意救卫峥,是殿下硬逼着,才不得不出手的。只是苏某愚钝,想不出什么万全的招数,只能用自己来赌一把了。不过赌局,倒一向是我擅长的。”

“先生不必把自己说的如此绝情,本王自有判断。”

“难道在殿下心里苏某不是个没有天性没有良知的人吗?”梅长苏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挑眉看向萧景琰,却见人眸中一闪而逝的伤痛,自觉有些过分了。

“苏某的意思是,殿下本就是主君,主君对谋士做什么,怎样看待谋士,都是理所应当的,而谋士为主君出谋划策,亦是心甘情愿的,殿下不必放在心上。”

但是他不敢再与他对视,怕在他眼里,又看到什么让他惶恐,又沦陷其中的神色。

良久的沉默。

梅长苏在等着萧景琰负气离开,或者驳斥他什么,可是都没有。

他忍不住偷瞟一眼,却看到那人仍然直直的伸着胳膊,握着那只暖手炉。

“景琰自知口才不如先生。不过,若是先生今日不肯收下这个暖炉,景琰就当先生没有原谅我。”

“殿下是在威胁我。”梅长苏叹了一口气,双手接过了暖炉,余光之中看见萧景琰活动了一下酸疼的肩膀。

这头耿直的水牛啊。

梅长苏细细把玩着手里的暖炉,似乎跟原来的不大一样。

外观不再是清一色的黄铜,上面还缀着一枝寒梅。

只是这装饰用的图案,反而显得有些突兀。

“谢谢。一看就是殿下选的。”梅长苏轻飘飘来了句。

萧景琰一愣。

再看去,确实有几分怪异,有些画蛇添足的意味。

当时只顾想着先生喜欢梅,又喜素雅,于是挑了这么一只,以为投其所好。

只是...

哎?似乎刚刚先生的语气,像是在嘲笑我?】 (【靖苏 暖手炉】

在群里对戏

梅长苏:【装作慢慢忍住哭泣,在袖子后面偷偷笑了一阵才将袖子放下】我知殿下与臣妾初次相识,谈不上什么情分不情分的话,臣妾只是想问一句殿下,殿下以后想要如何?

萧景琰:【看人总算不哭了,心中舒了一口气,可又被问到未来如何,绞尽脑汁想了想,也不知道怎么办,只得实话实说】以后啊…我也…不知道,要不,走一步算一步?【觉着既然人家已经嫁给了我,这么回答是不是有些敷衍伤人感情,默默低下了头】先生可有什么想法?

梅长苏:【低头】陛下因为殿下逃婚已经很不高兴了,说毁了好日子什么的,殿下若是想躲过去的话,就得跟臣妾演的相敬如宾才行……不过……就怕殿下不愿……

萧景琰:没有没有【赶紧摆手】我只是…怕委屈了先生

梅长苏:【再度欺身上去贴着人,手放在人腰带上】臣妾不觉着委屈,若是殿下不弃,那今日殿下就把欠臣妾的洞房花烛……补回来吧

萧景琰:【感受着人越贴越近,整个身子都僵直的不像话,脸上发烧,想来已是红的通透,神思不属之际,迷迷蒙蒙听到一句洞房花烛,谁的洞房?本宫不是…拒绝娶亲了吗?再看已经贴上来近乎双唇相接的人,竟是苏先生,这么说,我要娶得人是他?认清眼前人,身体竟比理智先一步做出反应,低头吻住那瓣近在咫尺的唇,辗转碾磨数十秒才肯放开,低低笑了笑】没想到本宫的太子妃竟是先生,更没想到先生如此性急,这么迫不及待就要洞房花烛,好啊,那我们继续吧】 (【靖苏 一念执着(精分琰琰梗)】


10月:

咸鱼期,本月没产几篇粮,反而作了个死,事实证明flag倒了

“朕就说,朕的皇后如此优秀,怎会不被百姓爱戴呢?长苏这下信了吧。”梅长苏站在驿馆的庭院里赏花,萧景琰从背后环着他,下巴搁在他肩膀上,温热的气息吐在梅长苏耳畔。

“陛下有先见之明,倒是臣偏激了。”梅长苏既不看他也不躲,语气平淡无波。

“长苏可是生气了?朕一向不善言辞,你又不帮朕解围,朕就只好找一个拙劣的借口了。”萧景琰满满的都是委屈,在梅长苏颈边蹭了蹭,“哪里比得过你有先见之明呢?从我还是个默默无闻不知变通的无为皇子的时候,你就能选中我。”

“也对,陛下之前还说臣没有天性良知,岂不是比臣还偏激而目光短浅。”梅长苏转过头,挑眉似笑非笑看着萧景琰。

“所以还要有劳皇后殿下的教导辅佐啊。长苏,你现在可愿放下那些世俗芥蒂与我相守?”萧景琰如捧至宝般捧起梅长苏的脸,深情注视着那睿智的双眸。

“傻水牛,从我同意做你的皇后的时候,就下了决心啊。”梅长苏回以一个灿烂的笑容,倾身上去吻住了萧景琰的唇。

万里江山,与你携手,共创海晏河清。】 (【靖苏 道听途说】


11月:

参加活动每天一集琅琊榜

一双蝴蝶似的透明的翅膀,一扇一扇的颤动,透过这双翅膀,后面像是有一个小巧的,白白的团子。

会是一只小精灵吗?

萧景琰一面唾弃自己身为一个社会主义好青年怎么能有此等乱力鬼神的想法,一面好奇的,悄悄地接近那“小精灵”。

凑近一看才发现,哪里是个团子,明明更像是个小人儿的背影,他一头乌黑柔顺的长发散落,披着一件毛茸茸的雪白披风,小巧的嫩手抓着树坑里的积雪团成一个团,冻得红彤彤的。

萧景琰忽然就萌生了一种把这个小人儿护在怀里温暖他的渴望。

“你喜欢玩雪?”他斟酌了斟酌,怕吓到了小人儿,轻声开了口。

小人儿背影一僵,翅膀也停止了扇动,过了约莫十秒钟,他缓缓转过了身。

“怎么,不行吗?”

小人儿的声音软软糯糯的,脸蛋白白嫩嫩看起来就想捏一捏,一双狭长的桃花眼里尽是天真懵懂,唇角微微勾起,手中的雪球冲着萧景琰扬了一扬。

萧景琰瞬间受到了暴击。

怎么可以这么好看!这么萌!

“先生,你的眼睛好大。”

经小人儿一声提醒,萧景琰才发觉自己竟然直勾勾地盯着人家瞧了这么久。

我刚刚的样子,一定很傻吧,萧景琰只想捂脸。】 (【靖苏看琅琊27 我的宠物小精灵

活动靖苏最佳助攻

宫羽又到外间拿来一个壶,萧景琰掀盖一瞧,是一壶白水。
“姑娘…可是对我有意见?”萧景琰本想斟酌一下措辞,可斟酌了斟酌,还是觉得没什么比此言个更能表达他的疑惑。
“此话怎讲?”宫羽也是一愣。
“为何姑娘只给我白水,却不奉茶呢?”
宫羽似乎呆了一呆,随即以袖遮住半面,似是在笑。
“宗主怕万一我们遇上殿下的时候招待不周,特意告知了殿下的喜好。殿下向来爱水,以茶反而是疏忽。”
都说细节见真心,看样子先生,真的很了解自己,很在意自己的感受呢,还特意嘱咐了江左盟的其他人将就着自己的喜好。
萧景琰心里浮上一丝暖意。
他知我甚笃,交我以诚,我又有什么理由不好好待他?】 (【靖苏最佳助攻 知心】)

突然良心觉醒,复更寻他,迎来创作第二高潮(并没有)

值得一提的是我可爱的cp宝宝南南生日,用半文言写了个贺文~~~


12月:

期末修罗期再度来临,只写了生贺和助攻文

“是我糊涂,我不该说那种话,但我,我是真的怕委屈了你。”

“景琰,”梅长苏抬手抚平萧景琰无意识皱起的眉头,“我既答应成为你的皇后,就说明我不觉得委屈,你还能埋没我?况且就算是为你,委屈一点又有什么关系呢?”

“萧景琰为林殊背了十余年的黑锅,后来又被林殊骗了十三年,即使故人归来,却不肯透露一星半点的消息,放你独自哀伤,独自撑着,再后来又执意抱着一去不回的念头去北境,不肯考虑萧景琰的心情,那才叫委屈。”

“这是林殊欠萧景琰的,也是林殊心甘情愿还的。林殊愿意陪在萧景琰身边,早在很多很多年前,就已经决定了,后来辗转归来,为赤焰,为林府,也是为了你。”

那一年你我埋酒树下,我在心里说,这十年,我要成为靖王府堂堂正正的主人,不管这条路多么难走,林殊心悦萧景琰,矢志不渝。

“小殊...”萧景琰喃喃地唤着,他还是第一次听梅长苏表明自己的心迹,直率如林殊尚且掩藏了自己的感情,何况梅长苏?

原来不是自己自作多情。

“林殊欠萧景琰的已经还了,那么萧景琰欠梅长苏的呢?”梅长苏话锋一转,眉梢眼角藏了几分促狭,“梅长苏可是无端被卷入的,还得承受萧景琰的责骂怀疑,多委屈啊。”

萧景琰一愣,随即明白了梅长苏的意思,也笑了。

“景琰对先生多有得罪,那么就请先生盯着景琰,借机讨回来罢。”

“现在,我只想讨回我的马和弓,秋猎在即,总该准备一番。”

“可是言侍郎告诉朕,皇后污蔑夫君主上,是不是应该先治个罪?”萧景琰眉峰轻挑,将正欲逃跑的梅长苏揉进怀中。】 (【靖苏最佳助攻 离家出走】

历时半年多,终于,终于,终于完结了寻他,撒花!!!!!!!

“早安。”梅长苏撑开昏沉的眼眸,入目的便是萧景琰撑着头看他的身影,见他醒来,挂上一个大大的有些傻气的笑容。

“早安。”梅长苏强撑着酸软的腰肢,勾住萧景琰的脖子,送上了他们成亲后的第一日的第一个吻。


这一年,欣赏到了很多优质文章,点了4536个喜欢,87个关注

这一年,认识了很多很好很优秀的宝宝,写了136篇文章,收到了6372次喜欢,拥有了806位粉丝。

祝大家新年快乐!学生党们期末顺利!

往后的日子还要一起愉快的玩耍,好好爱靖苏呀

么么哒,感谢遇到你~

评论(34)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