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泉山上有清酒

佛系写文

【靖苏看琅琊27】我的宠物小精灵


风起时,叹赤血长殷红颜旧

又一年,看琅琊榜首梅郎归

不经意,已是三百六十五日

凭谁问,病骨一身孤冢湮灭江湖名

终难忘,白衣银甲临危赴难赤焰魂

若爱他,望深爱

时日不可磨,岁月不可摧

每天一集琅琊榜 】【招募及预告

 又一年,看琅琊榜首梅郎归【活动链接汇总】


=====================================


我的宠物小精灵

众所周知,在萧景琰21岁之前,他一直是一个五好少年。

只是这一年临近毕业,学校为了方便毕业生们或考研或出国或就业的抉择,并没有安排太多的事情。萧景琰在大二大三的时候就找过两份不错的实习,到了大四凭他的实力本来可以很快能找到一份不错的正式工作,可不知他是不是突然脑子被驴踢了一脚,忽地生出一股少年时期没有及时行乐的遗憾,于是手一拍脚一跺,毅然决然窝在家里做一个货真价实的宅男。

沉迷游戏的那种。

说来连萧景琰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他会迷恋一款名为《宠物小精灵》的游戏,不过是养只小精灵打打怪走走剧情什么的,他却玩得不亦乐乎,甚至萌生出想养一只小精灵做宠物的想法。

他有时甚至怀疑,是不是某一天吃榛子酥的时候误食了某点心师傅的一颗少女心。

说不定,只是因为小精灵听起来像萧景琰的某个亲戚,都是xiaojing字辈的。

——萧景琰冷漠地想。

总而言之,除了基本生理需求和偶尔出一趟门买点东西,萧景琰基本都在肝游戏。

这一日天降大雪,萧景琰看着空荡荡的冰箱,认命地叹了口气。他用羽绒服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踏着积雪一步一步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整个大地都铺上了一层白霜,车顶上厚厚的积雪就像盖了一层毛茸茸的帽子。入目的尽是白茫茫的一片,没有一个人影,仿佛世间沉淀之后只剩一种颜色...

等等?

路左侧的树坑之中,似乎有什么在动?

一双蝴蝶似的透明的翅膀,一扇一扇的颤动,透过这双翅膀,后面像是有一个小巧的,白白的团子。

会是一只小精灵吗?

萧景琰一面唾弃自己身为一个社会主义好青年怎么能有此等乱力鬼神的想法,一面好奇的,悄悄地接近那“小精灵”。

凑近一看才发现,哪里是个团子,明明更像是个小人儿的背影,他一头乌黑柔顺的长发散落,披着一件毛茸茸的雪白披风,小巧的嫩手抓着树坑里的积雪团成一个团,冻得红彤彤的。

萧景琰忽然就萌生了一种把这个小人儿护在怀里温暖他的渴望。

“你喜欢玩雪?”他斟酌了斟酌,怕吓到了小人儿,轻声开了口。

小人儿背影一僵,翅膀也停止了扇动,过了约莫十秒钟,他缓缓转过了身。

“怎么,不行吗?”

小人儿的声音软软糯糯的,脸蛋白白嫩嫩看起来就想捏一捏,一双狭长的桃花眼里尽是天真懵懂,唇角微微勾起,手中的雪球冲着萧景琰扬了一扬。

萧景琰瞬间受到了暴击。

怎么可以这么好看!这么萌!

“先生,你的眼睛好大。”

经小人儿一声提醒,萧景琰才发觉自己竟然直勾勾地盯着人家瞧了这么久。

我刚刚的样子,一定很傻吧,萧景琰只想捂脸。

当然,虽然内心很雀跃,萧景琰面上却不显山不露水。

“嗯...你愿不愿意,做我的小精灵?我会对你好的,特别特别好,宠着你,什么都听你的。”虽然很想把自己的舌头咬下来,萧景琰依然耿直地说出了心中所想。

小人儿鼓了鼓腮帮子,似乎很是认真地想了想,然后笑道,“虽然我没听懂什么是小精灵,但是,好呀。”

“叫我阿苏吧,你呢?”

“萧景琰。”

“景琰,所以我是该,跟你回家吗?”

 

 

萧景琰觉得自己真是人品爆棚了,不仅捡回来个小精灵,这个小精灵还会说话,会笑,会关心他,能揉,能抱,能打啵(虽然阿苏会脸红着瞪他一眼),还长得那么好看,相比之下什么皮卡丘小火龙妙蛙种子之类的简直弱爆了好吗?!有了阿苏之后,萧景琰完全放弃了手机游戏,整天只想看着阿苏,哪怕什么都不做也好。

然而阿苏沉迷上了电视剧,小手抱着薯片嘎嘣嘎嘣嚼,眼睛盯着大屏幕。

不过阿苏并不是全神贯注在电视剧上的,萧景琰惊讶的发现阿苏特别聪明,经常看了这一段对话,就能猜到接下来发生什么,萧景琰本来是鄙夷那些没事闲的用剧透来秀智商的人,可是每次阿苏放下了薯片改玩着自己的衣服的时候,萧景琰都会凑上去巴巴地问阿苏又猜到了什么。

这个时候阿苏会用睿智的头脑有理有据地分析,萧景琰认真地听着,末了会拿手指蹭蹭阿苏的脸颊,夸一句阿苏真棒。

刚开始阿苏会白萧景琰一眼,说他像逗小孩一样,久而久之倒也习惯了,还能主动抓住萧景琰的手指蹭一蹭。

只是——

“景琰,为何剧里的人要上班,你却不用啊?”

萧景琰老脸一红,第二天就雷厉风行找了一份工作。

废话,当然要赚钱养阿苏不能被他瞧不起了。

这一天他下班回家,并没有见到每天都飞来迎接自己的小精灵。

“阿苏?”萧景琰焦急地唤着。

“我在。”沙发中传来闷闷的回声。

“你怎么了?”萧景琰连鞋都没来得及换就冲到阿苏跟前担忧地瞧着他。

“昨天晚上你跟我讲了你之前的事,可是我呢,我的过去是什么样的?”阿苏的翅膀耷拉着,把自己团成了一个团。

“你不记得?”萧景琰问道。

“曾经有个人告诉我,我的记忆被封印了,只有有缘人才能开启。”

“那...你的有缘人?”

“从来没人瞧见过我,除了你,所以...”

“我要怎么做?”萧景琰立刻像打了鸡血似的,一听说能为阿苏做些什么,他怎能不激动?

“把你的手给我,闭上眼,想着我。”

萧景琰听话地照做。

 

 

耳边忽然传来匆匆而过的一排脚步声,萧景琰想睁开眼探个究竟,到底顾念着不能坏了阿苏的事,强忍住紧紧合着眼皮。等他觉得自己面部肌肉都僵硬了,终于听到阿苏一声“好了,睁眼吧。”
睁眼一瞧,阿苏笑盈盈的瞧着自己,桃花眼里闪着戏谑的光。
一瞧就是故意耍自己呢。
萧景琰在心里撇了撇嘴,面上依然笑呵呵的盯着阿苏瞧。
好像有什么不一样了呢。
平时小小的阿苏,此刻看得清清楚楚的,仿佛每一缕线条都放大在自己眼前,而且似乎换了一身水蓝色的衣袍呢。
等等?!
萧景琰低头瞧了瞧自己的装束,一身锦织红袍,腰间挂了一串饰物,自己的身体看起来也缩小了很多,而且脚…似乎悬于空中了呢。

一只软软的小手拍过来堵住了他即将冲口而出的嚎叫。
“你瞧瞧身后。”
萧景琰一偏头,发现自己也长了一双和阿苏一样的,透明的,蝴蝶的翅膀。
萧景琰心花怒放,终于不用跟阿苏跨种族恋爱了!!!
“你不问问我们在哪里?”阿苏有些惊讶的瞧着萧景琰。
啊…忘记了重点了。
“咳…这不是一下子发生了太多事大脑没转过来嘛,”萧景琰尴尬的掩饰,“所以这就是你的过去?”
“我也不知道,”阿苏难得耸了耸肩,“我刚刚观察了一下,这里应该是某个风云人物的宫中,那群匆匆而过的侍女端着的美酒佳肴皆是上品,奇怪的却是看他们的神色似乎很是紧张,像在偷偷摸摸做什么怕被人发现似的。嘘,有人来了。”阿苏拉着萧景琰一眨眼就飞到了一片树叶上,居高临下观察情况。
“他们能看到我们?”萧景琰问。
“以防万一。来人看起来像是皇帝,旁边跟着的一个是内务总管,另一个……武将的话,大抵是禁军统领之类的。”虽然两个人都不明情况,很明显,阿苏的判断力还是强于萧景琰的。
萧景琰点点头,两人继续趴在树叶上“窃听”,没多久,只见一个小太监颤颤巍巍爬起来,然而手脚极不协调地像宫苑深处跑去,被自己的衣摆绊了一跤。



萧景琰不厚道地笑出了声。
阿苏没有笑。
“照刚才的情形来看,这里是东宫,然而皇帝和太子不知因何事关系闹僵,这次皇帝来东宫完全是心血来潮。但即便如此,东宫之人接见圣驾也不至如此战战兢兢,一定是太子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果见皇帝叫住了落荒而逃的小太监,盘问过后怒气冲冲大步流星向内走,身后伏侍的宫人要小跑着才能跟上。阿苏扇扇翅膀盘旋在皇帝头顶,萧景琰默默感慨了一句自家小精灵媳妇儿无与伦比的聪明,也不怎么协调地跟了上去。

隔着重重宫门,也能听到内殿里的礼乐声和玩乐声,萧景琰心想这个太子也太荒淫无度了,但是看皇帝炸了毛一般瞪着殿门,还是觉得不解,明明这个皇帝,看起来也不像个勤政为民的,就算是因为在丧期,在他身上,看着总有点违和。



“说我不修德政,父皇的德行就好吗?”



这么大嗓门的一句话,连萧景琰和阿苏都听见了。
萧景琰本以为太子药丸,可皇帝就算气到拔了剑,也没有当面责骂太子,虽下令封禁东宫,亦没有下明旨。
“没想到这个皇帝还是挺宠不争气的太子的。”
“无非就是一个蠢材好把控而已,”阿苏不以为然,“不过让我感兴趣的事,那位公公都抖如筛糠劝谏皇帝了,这没什么奇怪的,奇怪的是那位大统领,不仅对太子此行没有丝毫的意外,也没有说情或者请皇帝息怒的意思,反而像在凝眉思索着什么。”
“这背后,一定有一位高人在搅弄风云。”




萧景琰还没想明白阿苏话里的意思,忽然发现场景已经不知何时发生了转换,那位大统领悄摸摸去了另一个人的府邸,那个人…
和自己长得好像!



阿苏的脑袋像拨浪鼓似的在那位萧景琰和这位之间来回转,鬓角上的小痣都笑开了。
“原来大统领是你的人,没想到啊。”
更令萧景琰目瞪口呆的,那位和自己很像的靖王拉开了书柜,竟然露出来一条密道!
自己竟有这种癖好?
偏偏阿苏还好死不死的调侃靖王殿下一定是想密道藏娇夜夜私会。
萧景琰满脸通红地哼了一声。
应玲的是一个少年,似乎存在沟通障碍,不过那靖王好像能理解少年的意思,目光柔和循循善诱。
萧景琰清楚的看见靖王听到“毒蛇”这个外号时努力憋笑的表情,而后一脸期待的问那叫飞流的少年先生称自己为什么,笑容骤然冻结。






白袍少年张扬的身影隔着时空迷糊而来,那一声“水牛”的调侃,仿若搅乱了平静多年的水波。



“你很怀念他。”阿苏定定的瞧着萧景琰,肯定道。
“嗯…”萧景琰愣愣地点头。
气氛瞬间降到冰点,不论是这个世界的靖王和大统领,还有萧景琰和阿苏,都陷入了沉默。
好在这时候有脚步声响起。
“你的小娇妻来了。”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阿苏勉强笑着戳了戳萧景琰。
然后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
因为进来的白衣公子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



“是你啊,小娇妻。”之前莫名的阴霾在“阿苏”走进这个密室之后一扫而空,萧景琰坏笑着搂紧阿苏,在他软软的脸颊印上一个吻。
这么吻的感觉真好,真想每天都能这样。
“别闹。”阿苏在萧景琰怀里轻轻挣动,“听他们怎么说。
那位跟阿苏长相相似的苏先生只有一瞬间的呆滞,而后一脸理所当然地把锅甩给了飞流和某个叫做霓凰的郡主。




“你骗我都不带打草稿的。”萧景琰恨恨道。
“你怎么知道苏先生就是那白袍少年?”阿苏嘴唇微张。
“跟你一样,直觉。”萧景琰点了一下阿苏的鼻子,“也只有靖王,当局者迷。”
“他大概是不敢接受吧…”
“有什么不敢的?就算容颜大改,性情大变,先生依然是最值得倾心相待的。况且,又有什么比人还活生生站在自己面前更好的呢?”
阿苏没有回答,只是扯出了一抹苦笑。

萧景琰和阿苏跟着靖王和苏先生进了内室,听着他们三人的对话,一语不发。萧景琰偷偷打量着阿苏,生怕自己又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惹他不开心,但阿苏只是盯着交谈着的三人。
“说到底,缘分还真是个奇妙的东西,”阿苏突然转向萧景琰,又恢复了他惯常的笑容,“你瞧,靖王虽然不知道苏先生是谁,依然没来由的信任他,愿意听他的意见。而苏先生呢,会不自觉的放松自己,哪有和主君商讨大事的时候谋士还心不在焉收拾书的。他们的举手投足之间,言谈之间,都更像是朋友。你看那位大统领,虽然也在这谈话中,却像与他二人分隔开似的。”





听阿苏这么说,萧景琰的注意力才转移到那三人身上,果见靖王与苏先生时常像是猜透对方所想一般相视而笑,只不过苏先生总是不加掩饰的盯着靖王,目光温柔的像要溢出水来,靖王却只是保持着矜持,偶尔往先生那里看上一眼…






别怂啊!眼神赤裸裸点有什么的!
萧景琰心内吐槽着,只有当先生做到你身边时你不受控制的盯着他衣服下摆瞧甚合朕心。



而且从苏先生对局势的分析来看,和阿苏分析得几乎一模一样哎!

萧景琰更加佩服阿苏。
“看来是我想多了,原以为蒙大统领是个深藏不露的人,没想到他真跟他名字一样蒙。”

乍一听阿苏开口,萧景琰以为自己不小心把心中所想说了出来,吓了一大跳,后来才知道自己大惊小怪了,赶紧点头应和。
“也不能有了神队友,就真不动脑子吧。”阿苏继续道。
“因为阿苏就是我的脑子啊。”萧景琰不假思索。
“说你了么。”阿苏嗔道,脸颊却偷偷爬上了薄红,“还是靖王好,懂苏先生的想法,还不会轻薄于先生。”
苏先生只一个眼神,靖王就顺着他的意思接了话。
“可是我宠啊。”萧景琰大言不惭。

那边靖王和蒙大统领要和苏先生告辞,靖王先起身离开,苏先生却暗暗使小动作招了招手,示意蒙大统领过来。



这个动作很阿苏,萧景琰暗自点评道。
蒙大统领一脸黑人问号。
“书…”苏先生终于受不了小声提醒。
“哦!书——苏先生告辞。”



我说大统领你能再大声点吗?

靖王果然感到疑惑转过身来,却只是眼神在二人之间巡视了一圈,又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离开了。



萧景琰真想扶额长叹一声。

还没等他叹完气,阿苏就拽着他的袖子跟着靖王和蒙大统领穿过了密道。

“我倒是想看看这位大统领会找什么借口要书。”阿苏狡黠地眨了眨眼,明显看好戏的样子。

“殿下这里有好多书呀!真是博览群书!”



萧景琰和阿苏翻滚着笑成了一团。

如此简单粗暴的方式,可以,这很蒙大统领。

靖王似乎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这书是蒙大统领自己想要,还是有人叫你帮他要的。”



两人以为会有什么意想不到的转机发生,然而这一次蒙大统领并没有掉链子,直接圆了回去。

“怪不得过去的我会选择这么一位队友,关键的时候,还是靠得住的。”阿苏似笑非笑看着萧景琰。

哼,就知道欺负我。

不过我跟靖王不一样,我可是会欺负回去的,嘿嘿...

 

 

再度回到家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阿苏大概是“奔波”了一晚上,很快就窝在萧景琰怀里睡着了。萧景琰瞧着他安详的睡颜,心里不能更满足。

原来你的过去就有我,现在有我,未来,也依然会有我。

以后的每天晚上,阿苏都会带着萧景琰一起探索属于他和他的故事。

这个故事很久远,久远到早已忘却。

这个故事却又很亲近,冥冥之中指引着他们再度相遇。

随着记忆一点点被挖掘,阿苏能时不时化作正常成人的模样,他和苏先生很像,唯一不同的是他眼角眉梢都带着笑意。

萧景琰看着他,抱着他,吻着他,仿佛拥有了整个世界。

当最后一章故事落幕,萧景琰的心就像塞了一团棉花,只能静静的瞧着梅长苏,说不出一句话。

梅长苏上前一步,轻轻拥住了他。

“我一直欠你一句,我回来了,这次真的不走了。”

“我一直都在等你。”

陌上花开,君可缓缓归矣。

——————————————完————————————



评论(48)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