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泉山上有清酒

佛系写文

【靖苏】听,是什么声音?

给 @_(:з」∠)_ 的点梗~现代AU,喂饭+办公桌play

祝贺我胡拿了金鹰双奖!说好的开车!

无证驾驶司机上路预警!迷之结尾预警!

以及,本文除了糖和污,别的什么都没有

写完这篇,只有一个想法——喂,幺幺零吗,有人大庭广众白日宣x

————————————————————————————

阳光透过纱窗挥洒在柔软的床铺,似乎穿透了一层梦。梅长苏迷迷糊糊被拉回了现实世界,一个不满的轻哼翻身避开了此言的光。他习惯性地伸手想抱住什么,上上下下摸了个遍,却没有触到他依恋的坚实温暖的身躯,不觉嘟起了嘴嗯哼几声。

萧景琰推开房门的时候恰好看见梅长苏的睫毛颤了颤,便知晓他要醒了,于是故意停下脚步屏住呼吸。果然,梅长苏下意识的就要往自己怀里蹭,摸不到人还发出小奶猫一样的撒娇声,萧景琰忍了忍,还是没有憋住笑出了声。

自己这精明的爱人,只有在每天早晨将醒未醒,或者某些特殊的时刻,才能露出这般孩子气的模样。

软软的,心都要化了。

“萧景琰,你是不是故意想看我笑话。”一听到这低沉的笑声,梅长苏立刻清醒了,他坐起身瞪了萧景琰一眼,棉被顺着起身的动作滑下,恰好露出了如玉的胸膛和两颗粉嫩嫩的小豆。

萧景琰感觉自己喉头骤然一紧。

他掩饰性地咳了一声,转身带上房门。

“早餐做好了,快点下来吃吧,别迟到了。”

 

梅长苏从楼梯上下来,双手灵活地系着纽扣,萧景琰正在把早餐端上桌。今日他下了自己最喜欢的阳春小面,还烤了一叠梅花酥。梅长苏夹起面上的荷包蛋咬了一口,含含糊糊地问,“你不是总裁么,老大还用担心迟到?”

“我倒是想以权谋私一下,就怕梅总监不同意。”萧景琰拉开梅长苏旁边的椅子坐下,装模作样地叹了一口气,“有梅大总监管着,我这个总裁还不是形同虚设?”

“传闻中耿直的萧总,怎么能不墨守成规呢?”梅长苏长眉一挑,挑衅式地看着萧景琰。

“好啦,长苏,我真没有笑你的意思,就是觉得你刚睡醒的时候很...可爱。”说出这个词的时候,萧景琰竟莫名觉得自己脸上一红,他长指捻起一块热乎乎的梅花酥,递到梅长苏唇边,“呐,给你赔个不是。”

“我会跟你计较这个?”梅长苏状似满不在乎地笑了笑,张口含住点心,要松口时似乎想起了什么,桃花眼一眯,随后小舌调皮地舔了一下萧景琰的指尖。

一股电流从指尖直击萧景琰的内心。

“景琰,快点吃啊,别迟到了。”梅长苏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低头扒拉起眼前的面。

萧景琰放佛听到了自己脑中的弦断裂的声音。

不过他还是暗自深吸了一口气。

你以为这样,我就没有办法了吗?


办公桌表示你们太过分了


“萧总和夫人关系可真好。”蒙挚将文件递给靠在总裁办公室沙发上的梅长苏手中,鬼使神差来了一句,然而收到梅长苏的一个怒瞪,立马改了口,“咳,总监,总监。”

萧景琰赞许的点了点头,语调也比平时多了几分温柔,“蒙经理辛苦了。”他其实暗搓搓地期待着有人称梅长苏为总裁夫人,只可惜迫于梅长苏的威压,并没有人敢明面上这么叫。

“萧总哪里的话。”蒙挚豪气云天笑了两声,又和梅长苏讨论了几句文件细节,接过签好字的文件就要出去,然后突然想起什么停住了脚步。

“总监这是感冒了?声音听起来挺哑的。正好我带着药呢,要不要给你来点?”

“不用了蒙大哥,我带着药呢。”梅长苏被蒙挚的热心肠搞得哭笑不得,顺带着瞪了萧景琰一眼。

“天气转凉,要记得预防感冒啊——”

————————————END————————————


评论(62)

热度(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