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杯酒

佛系写文

【靖苏】落跑新人(洞房番外)

 那些叫嚣着要肉番的,你们赢了。。。

@霏  微 好啦这回彻底还完了!

无证驾驶司机注意!!!

你们有没有觉得我上下番外是三种风格。。。

前文指路:【上】 【下】

——————————————————————————————

萧景琰踹开房门的那一刻,梅长苏惊讶到忘记了挣扎。

这确实是自己在江左盟时住的屋子,瓷器的摆设,屏风的位置,墙上悬挂的梅花图...每一样物件都摆在熟悉的地方。只是这里看着又跟以前大不相同,墙上窗上贴了几张大红双喜,连桌上也放了喜字剪纸。几缕红绸带绕梁盘旋,将这间屋子都覆上了喜庆的颜色。原本素色简约的床榻挂上了红鸾帐,被褥亦是红红火火的。许是因为太阳还未落山,红烛并未被点燃。萧景琰将梅长苏轻放在榻上,又转回去关好了房门。梅长苏细细打量着新增的摆设,手指不自觉捻起一小片床单,却触上了什么柔软的布料。他低头一瞧,床上竟还放着两身喜服。

虽不似皇家喜服那般繁琐,的的确确是喜服。

萧景琰此时已坐在他身边,轻轻环住他的腰身,声音极尽温柔,“成婚一生只有一次,虽然是你自己跑了,礼数却不可不补齐。我想,这么重要的日子,长苏也不愿留有缺憾吧。”

梅长苏终于知晓为何前几日他似乎看到萧景琰放飞了一只信鸽,当时萧景琰含糊了两句就过去了,没想到却是为了准备这个。

骄傲如梅宗主,从未想过自己会以男子之人嫁于他人。

只是如果这个人是萧景琰的话,他愿意。

心甘情愿。

“当然。”梅长苏同样温柔地回应,两双深情的眸子骤然相接,直叫周遭空气都沉溺其中。

我很感动,真的。

两人除去外袍,换上喜服。那日成婚,梅长苏一直蒙着红盖头,故而两人都是第一次看到彼此这般打扮的模样。梅长苏平日都是穿淡色的衣服,给人以清高出尘之感,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今日穿上大红,倒也衬得白皙的脸庞像是抹上一圈红晕,在配上一双勾人心魂的桃花眼,反而添了说不清道不明的魅惑。而萧景琰亦很少配这么浓烈的颜色,只觉得焕发的英姿中沾染上了世俗的幸福,完全不同于初见时气度凌云却冷漠孤傲的模样。两人相视而笑,只一个眼神就能懂得彼此的沉醉着迷。

梅长苏忽然眼前一暗,红盖头顺着发丝垂下,遮住了他全部的视野。他感觉手里被塞了什么东西。

应该是同心结。

很快,盖头又被一点点挑开,萧景琰仔细端详了梅长苏一阵子,才终于舍得把红盖头全输揭下。

“盖上又揭下,你也不嫌倒腾。”

萧景琰只是笑笑,倒了两杯合卺酒,酒液入肚,萧景琰顺手将瓢放在桌上,欺身将梅长苏压在身下。

“这算什么,好不容易穿好的喜服,不也是很快就要脱下来?”

上车!


飞流意识到,回到江左盟之后,他就没见过苏哥哥了。

说是要先去沐浴,可也不至于这么久吧?

于是飞流决定去苏哥哥房里看看。

只是才走两步,就被蔺晨拦下了。

“小飞流啊,你可千万别去打扰你苏哥哥的好事。”

“好事?什么?”

“等你长大之后就懂了。所以,要阻止大叔们去找苏哥哥哦。”

“好。”飞流懵懂地点点头。

————————————番外END————————————

评论(39)

热度(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