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杯酒

佛系写文

【靖苏】落跑新人(上)

阿微 @霏  微 的点梗,我终于开始还债啦~

点梗内容:洞房晚上阿苏要跑路 琰琰发现了 一起跑路 两个人身无分文带上飞流一路卖艺到江左

哈哈哈为了方便跑路我把景禹哥哥拉出来当皇帝了,靖王爷靖王妃设定~

——————————————————————————————

锣鼓喧嚣,十里红妆,万人空巷,言笑晏晏。

这皇城,很久没办过这样盛大的喜事了。

先帝在位时夺嫡之争持续了十余年,国力日渐衰微,朝中大臣多趋炎附势,只揣摩上位者心思不办实事。幸而大梁正值盛年,又有祁王靖王两股清流勉励支撑,才不至于到岌岌可危的地步。后来麒麟才子入世,扶明君,正朝风,祁王殿下即位,朝廷也经历了一次大换血,总算结束了内耗,朝局日益清明稳固。而也正是因此机缘,靖王殿下对这位麒麟才子青眼有加。

“谁对谁青眼有加还不一定呢。”第一次听到传闻的时候,梅长苏在心里嘀咕道。

“是是是,多亏梅宗主屈尊垂青小王,小王才有机会求得宗主芳心。”萧景琰低声笑着,眉眼间柔情满溢,若是让靖王府的府兵们瞧见靖王爷笑靥如花的模样,只怕惊得连兵器都拿不动了。

梅长苏这才惊觉自己不小心把心中所想说了出口,不禁暗恼自己近来在靖王面前真是愈发放纵,早没了当初谦恭守礼保持距离的冷然。

“王爷抬爱了。”梅长苏嘴上这么说了,却是瞪了那笑着的人一眼。

麒麟才子入朝之前本是江湖第一大帮派江左盟的宗主,虽因身体原因武功不精,却仍凭着无双智计坐稳了江湖之首的位置。江湖与庙堂向来明面上划着一道沟壑,这梅宗主却因胸怀天下自愿放弃了原本闲散自在的生活,着实令人心生敬意,想来靖王也是因此而欣赏他。而靖王则是皇族中唯一一个军旅之人,培养出江湖人的豪气与侠义当今社会男男成婚也并非惊世骇俗天理不容,既合二人心意,又可稳固朝局,新帝也乐得同意靖王爷愿与梅宗主结亲的请求,当下大笔一挥,御赐圣旨,成就一段良缘。

此刻梅宗主正坐在微微颠簸的花轿中,入目都是喜庆的红。他偷偷掀开一点轿帘,只看得人山人海,也没甚么有趣,上下摸了一阵,方找到一个他满意的物件。梅长苏随手把玩着它,有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转着的是什么,不禁面上一红。

“蔺晨!”梅长苏咬牙切齿低声骂道。

听闻梅宗主要嫁人,头号损友蔺少阁主当然不会放过这个调侃的机会,当即千里加急将自己递送到金陵,故作风流扇着万年不离身的折扇,眉飞色舞道,“我就说金陵这摊浑水别搅进来,你看看,把自己搭进去了吧。”似乎是觉得自己过于幸灾乐祸,又立马一变脸做出个痛心疾首的模样。

“我!愿!意!”梅宗主理所当然掷地有声回了三个字。

蔺晨绷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笑够了,又凑到梅长苏耳边,故作神秘,“梅宗主,做决定之前要慎重啊。”

梅长苏不理他。

“你要是一旦嫁入了靖王府,出来可就困难了。”

“那有什么难的,跟景琰说一声不就行了。”梅长苏不以为意。

“啧,就我看那萧景琰对你的占有欲,肯定恨不得寸步不离跟着,哪里舍得放你出门那么久。哎,我是不是想的有点远了,他能不能放你下床还是一回事呢,我这儿有个好东西给你至少能舒服点,哈哈哈哈哈。”

“蔺——晨!”梅长苏抄起收编的茶杯就要往蔺晨脑袋上招呼,蔺晨却早有准备眼疾手快从怀里掏出个小瓶往梅长苏手上一丢就溜走了,只是那魔性的笑声还萦绕府中。

“飞流,把他给我打出去!”梅长苏气急败坏地吼道。

萧景琰进来的时候,差点被迎空飞来的茶杯砸个正着,好在他身手不凡一把抓住,才不至于遭受池鱼之灾。

“长苏,怎么生这么大的气?”萧景琰也不恼,将茶杯放回桌上就坐在梅长苏身侧揽住他的腰。

“没什么,斗嘴而已。”梅长苏赶紧将小瓶往袖里藏了藏。

“没想到先生斗起嘴来如此生动,果然先生还有很多面值得本王探索。”萧景琰轻轻咬了一口梅长苏的耳朵,低声道。

想到这个,梅长苏面上更熟透了。

现在想想,近来看着自己时那毫不避讳如狼似虎的眼神......

可能还真需要考虑一下能不能下得了床的问题。

呸呸呸,想什么呢。

梅长苏心里狠狠地鄙视了一番思想龌龊的自己。

然而他还是抖了一抖。

皇族结婚礼节繁复,好不容易一切尘埃落定,已是夜幕漫天,萧景琰今日被多灌了几杯酒,又是终于娶到了心上人,不自觉面上挂着一个大大的傻气而又甜甜的笑容,入了房门就要去揭红盖头。

只是——

这喜床上只有一身叠的整整齐齐的喜服和花冠,哪有半点人影?

萧景琰一下子清醒了过来,急急唤人。靖王府的侍从见王妃不翼而飞,纷纷惊吓万分,跪了一地请罪。

明明不久前人还好好的坐在那里,也不见有他人出来进去,怎么就丢了呢?!

萧景琰原地静止了一会儿,突然冲到马厩,跨上他的马就跑。

这是要闹哪样?!新婚之夜王爷和王妃都跑了,什么意思?!

靖王府众人目瞪口呆,都忘了拦住王爷。

 

到城门的时候,梅长苏的心脏仍然砰砰乱跳个不停。

景琰看到自己不见,会是什么反应?是着急?还是愤怒?会不会掘地三尺闹得人仰马翻也要把自己找出来?

怎么头脑一热,就真听了蔺晨的挑唆,让飞流带着自己跑了呢。

梅长苏放缓了速度,犹豫着要不要回去,飞流自然注意到了这个变化,疑惑不解地瞧着苏哥哥。

突然,他绷紧了神经,直勾勾盯着另一个方向。

梅长苏顺着飞流的视线看去,正好看到一个疾驰而来的身影。

那人见了他,急急勒住缰绳,一个翻身跳下了马,一下子就抱住了梅长苏。

“大婚之夜,王妃是要跑去哪里,竟敢丢下为夫一个人,该当何罪,嗯?”

 

————————————TBC————————————————

后文指路:【下】 【番外】

评论(45)

热度(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