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杯酒

佛系写文

【靖苏】不期而遇

祝尘 @和光同尘 生日快乐~
全文欢脱卖萌纯糖无逻辑……
帝后设定~
注意:什么扬州东关街藕粉圆子黄桥烧饼之类的都是穿越过去的!有特殊意义的穿越~
—————————————————————
不期而遇
烟花七月,帝后二人南巡扬州。
七月的江南时常烟雨朦胧,两人运气不大好,从到扬州之日起接连五日都在下雨,萧景琰顾虑着梅长苏的身子,限制着不让人出门。梅皇后快要无语凝噎了,自己又不是纸做的雨水一浇就烂了,就算他不是原来那个小火人了——要是小火人不是更被水克嘛!身体也已经与常人无异并不需要被那么小心对待了,萧景琰那头大倔牛还是说什么都不肯放人,啧,如果可以,真想好好和他打一架。
然而想想只是想想,在软磨硬泡无果后,梅皇后相当乖巧的在皇帝的陪伴下当起了宅男。
好不容易熬到老天放晴,萧景琰却对梅长苏说他今天要去访查民情,让梅长苏自己在府里好好休息。
访查民情就不能带我吗?!
那你为什么把我拉出来南巡?!
咦,好像是我自己要求的。
哦。
梅长苏抚额长叹。
不过,要是想让他好好待着,梅长苏就不是从前的林少帅梅宗主当今的梅长苏了。
梅长苏成功地拐到了一个盟友——飞流。
本来飞流小朋友见苏哥哥不听话非要往外跑是不情不愿的,然而一听说有很多很多好吃的,“不要!”一秒钟变成“好!”
唯爱与点心不可辜负。
这是小飞流的处事原则。
梅长苏是最清楚这个原则的人。
于是梅长苏牵着小朋友蹦跶蹦跶出门去。
嗯,应该是不小的小朋友牵着梅长苏。
东关街一向热闹非凡,小摊商贩、园林景致、琳琅美食,汇集一处。飞流一见一盘盘可口的佳肴,早就按耐不住蠢蠢欲动。梅长苏也不忍心吊着他胃口,挑了一家看起来合他心意的店,挑了个偏僻的位置。
藕粉圆子清香爽口,轻轻咬破又有悠香的黑芝麻流出,口齿留香。梅长苏惬意的吃着美食,又看飞流早已将两腮撑得鼓鼓,不由得轻笑出声。
果然还是出来一趟比较有意思。
都怪萧景琰,总是闷着不让尽兴。
意犹未尽地闲逛了良久,梅长苏见太阳已有落山的趋势,想着萧景琰也快该回去了,要是看不见自己定要着急,便催着飞流回去了。
还抱着一兜黄桥烧饼。
哪里买的?别人送的!
送点吃的来讨好皇后还不正常?
可惜大抵是念叨萧景琰念叨得多了,没走两步竟看到熟悉的身影迎面而来。
怎么办?偷跑被抓包了?急,在原地等!
那是不可能的。
梅长苏瞬间心虚背过身去之后,转念一想自己有什么必要那么虚?
出来都出来了,那就光明正大的出来。
于是他深吸一口气,脸不红心不跳继续前进。
然后完美的与萧景琰擦肩而过。
???
水牛你耳朵不好就罢了眼神也不行了?!
梅长苏愤愤地转过身,就见萧景琰直直地走向烧饼摊。
巧合的是摊前站着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
两人攀谈起来…
原来你是这样的萧景琰!
“飞流,我们回去!”
“水——牛?”飞流指指萧景琰,疑惑不解地问苏哥哥。
萧景琰回府的时候,觉得今天的梅长苏很不对劲。
自从他从北境归来两人坦诚心意,还没有如今天这般浑身散发着冷嘲热讽的气息。
“小殊,长苏?你怎么了?”萧皇帝莫名其妙。
“陛下今日过的可好?”梅长苏勾起一抹冷笑。
“没有你陪着,当然不好,”萧景琰倒是答得毫不迟疑,“不过今日的确太过奔波,将你留在这里没陪你出去逛逛是我的不是。”
梅长苏听了这话倒是受用,态度也缓和了不少,“怎么补偿?”
至于那女子,怎么比得上我梅宗主的风姿?萧景琰能看上她才是真脑子进水。
嗯,就是这么善变。
“你定。”
“那我可得好好想一想了。”
萧景琰低笑两声,将人轻轻环在怀中,埋在颈间蹭了蹭,“皇后慢慢思考。”
梅长苏被温热的气息撩得不由自主缩了一下脖子。
萧景琰却在梅长苏身上嗅到各种点心的混合香味,从他的视角向前一看,正好对上桌子上那袋烧饼。
“你出门了?”
“派人去买的。”梅长苏一本正经地回答。
“这样,”萧景琰貌似相信了这种说法,“我本想着亲自买来带给你,没想到你不需要。”萧景琰扬了扬手中提的袋子,声音竟有几分委屈。
“谁说我不需要,我的给飞流,你的是我的。”梅长苏一把将袋子夺过来。
你送的跟其他的怎么能一样。
事实上,只有萧景琰自己清楚他在东关街上看到了梅长苏。
至于为什么不揭穿,当然是,体谅他多日未得出门的心情啊。
只是远远的跟着,确保他绝对安全。
有我在你身后守护,你做什么都可以。
你问飞流知不知道?
水牛!苏哥哥!放心!
————————End——————————

评论(30)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