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泉山上有清酒

佛系写文

【靖苏十世镜】【宫廷情仇】伯仲正春风(五)

大型靖苏前世今生穿越接龙活动,正在进行时。

以镜为媒,纵渡痴妄,人都言三生三世,他却将十世赋予一人。

五人一世,一世七日。敬请期待。

吃粮烦请关注主页君  @靖苏十世镜 

下一棒选手:@对酒当歌诗意盎然 

前文指路:【一】 【二】 【三】 【四】

活动图来源: @没起个好名字,真是败笔 



————————————————————————————

(五)

虽然靖王不是养居殿的常客,然而他毕竟是个王爷,还是个心智不全的,故奉陛下之命看管着养居殿里那位的也没有拦他。

“誉王哥哥!”小王爷扑进正坐在几案边读着本闲书的人怀里,许久不见,他很是想念这个哥哥。

梅长苏轻顺着少年的发,微微一叹,“哪里还有什么誉王呢,他犯了谋逆大罪,已经被赐死了。”

“不死!”少年听到一个“死”字立刻就急了,双目瞪得滚圆。

“我不是还在这儿吗,”梅长苏赶紧安抚幼弟,“不过,从今往后,你便唤我苏哥哥吧。”

这些日子梅长苏已经想通了,既然他和萧景琰彼此有情,又何必故作仇视?更何况就算他那般伤他,景琰依然要不顾一切的留住他。

虽然方法是激烈了些。。。

但照景琰的性子,也是逼得太狠了吧。

你曾赋予我梅长苏之名,那么往后,我便用此名陪在你身边。

“苏哥哥!”少年犹豫了几秒钟,还是决定听自己最喜欢的哥哥的话。

梅长苏浅笑着点了点头,“找我什么事?”

“苏哥哥,信!”小王爷这才想起了自己原本的目的,急忙忙从衣襟里掏出一封信,蔺晨本意是让他给梅长苏带去庭生归来的消息,然而后来又突然收到一张字条,便改写了一封信。

梅长苏接过信来,开始时还挂着一丝轻浅的笑意,越往后眉越深锁,直看得小王爷疑惑不解,他实在忍不住想要问上一问,却见梅长苏将信丢到一旁的火盆,任由火苗将其吞噬成灰。

“跟你蔺晨哥哥说,三日后丑时西殿偏门见。”再抬头,梅长苏已是面无表情。

少年懵懂地点点头,担忧地看了一会儿苏哥哥,欲言又止,还是离开了。

 


新帝初立,又是因老皇遇刺,再加上洗刷赤焰冤屈,还恰巧赶上四境受敌,众多大事揉在一起,萧景琰忙得脚不沾地。好不容易朝局暂稳,赤焰案重审尘埃落定,靖王主动请缨抗击外敌,这前前后后下来已是一月有余。萧景琰这段日子几乎没出过武英殿,甫一出门清风扑面,紧绷的神经也一下放松了不少。他漫无目的随意闲逛,身边只跟着个掌灯的太监总管,七绕八拐,竟发觉自己到了养居殿前。

很久不见那人,不知他过得可好。

“陛下今日可要宿在养居殿?”高公公见萧景琰停步,自然问道。

萧景琰犹豫了。

上次他强行灌那人情丝绕,又粗暴地要了他,还吐了很多过分的荤言浪语,依那人的心性,应是十分恼怒的吧。

可是还是想见他。

心上之人说出如此狠绝之语,萧景琰虽然多少能看出来他是存心,却遏不住蹭蹭而上的心火。

既然你不顾惜自己的性命,很好,那就由我来帮你。

若能留你在我身边,使些手段又怎样?

于是发展到了那步田地...

“陛下?”

许是自己走神太久,高公公看向自己的眼神似乎疑惑中还夹杂着担忧。

“就歇在养居殿吧,不用留人侍奉了。”萧景琰听见自己这样说。

“是。”高公公领命退下,本来养居殿的值守人员亦跟着鱼贯而出。

萧景琰深吸一口气,推开殿门,即使到现在,他依然没想好该以什么态度面对那人,是继续强硬一些,还是干脆示个弱?

萧景琰没想到面对的会是这般情形。

那人看见他进来,竟露出一个堪称愉悦的笑意,他招手示意他坐在自己身边,递上一盅刚泡好的热茶。

梅长苏今日并未束发,也未着玉冠,柔软的发丝倾泻而下,再配上天姿容颜,竟多了几分说不出的魅惑。

不显端庄疏离,反而更令人感觉咫尺可亲。

“七弟三天前来过,说了出征的事,跟我来告别,由他出面,大可放心。”

“嗯。小殊,你...我...”萧景琰自然听说了靖王去过一次养居殿,本心存些许疑虑,此时一听梅长苏解释,竟自然而然就相信了。他条件反射般接过茶水,想说些什么,搜肠刮肚却不知从哪里启口。

“陛下一月多不来找我,莫不是要行始乱终弃之事?”梅长苏装模作样地眯眼审视起帝王。

“你不记恨我?”这个问题有点傻,不亲耳听到答复却不能叫人安心。

“笨水牛,我什么时候恨过你?”

“小殊!”萧景琰扯了个大大的笑容,将人揽入怀中。

还好,还好,我没有失去你。

一辆简易儿童车

梅长苏于黑暗中缓缓睁开了眼。

身为皇子,谁没好奇偷看过几篇话本子,他年少时也曾暗笑故事里所谓的才子佳人因情爱两字神思不属患得患失,恨不能此生只执着于情这一字,以为自己断不会困于此,没料到一朝心动,竟比话本里的故事还要跌宕起伏。

真是苍天饶过谁。

他伸手去探萧景琰的鼻息,确认人已经睡熟,揉着酸疼的腰肢坐起。

今夜两情相悦,不免多折腾了一阵,热水沐浴后更觉浑身上下绵软无力。他还是撑着身子穿好衣服,将备好的信放在枕边。

景琰吾爱:

余诺汝今生相伴,当不食言,唯有一事未定,今去平定此局,再无后顾之忧。现朝局初稳,赤焰一案善后之事甚多,皇长兄遗腹子庭生前日自楚回梁,仍需悉心教导,陛下亦有未竟之事,不可擅离朝堂。待你我二人各尽其责,留于庙堂也好,退隐江湖也罢,长苏都愿与君同行。最后瞒你一事,莫要心急,等他日重聚,定将如实相告。

长苏亲笔

另,长苏其名,意在告别过去,重获新生。

“我们走吧。”梅长苏说话时本对着虚无的空气,话音落时,却凭空出现了一个身形如鬼魅般的少年。

世人皆知皇七子武功高强,却很少有人真的知道他的功力到了何种地步。

是以没人能想到,这静悄悄的夜,有位皇子无声无息入了养居殿,带了另一位对外宣称过世的皇子一路西行至偏门,一闪拐进了一条小巷。

“你来了。”早已等候在那里的司命星君上下打量着梅长苏。自从下凡过后他也没怎么跟这位昔日旧友打过交道,只觉得他这一身黑披风煞是罕见,衬出几分肃杀之气。

“我可没想好要帮你。”

“可是你来了。”

梅长苏不可否置,蔺晨向来了解他,若是不屑一顾的事,自己根本不会出现。
“先说好了,我答应只是为了景琰,什么天庭的那套我不想再管,还有梁国,灭我滑族,就算国破我也不会有丝毫怜惜。” 

“是是是,他萧景琰的天下,和大梁国的天下,当然不一样了。”

梅长苏瞪了蔺晨一眼,却没有反驳。

蔺晨自然知晓梅长苏所说之萧景琰为谁,而名为萧景琰实为飞流的少年只听得他二人在叫自己的名字,却似乎又说的不是自己,一时反应不过来,视线在两人之间来回流转。

“十世镜已失踪数十年,为何会落入渝人之手?”

“不知道,”蔺晨倒是答得理所应当,“只不过那本属于你的玉符是由宝莲灯幻化而成,如今秦璇玑带着它投向了大渝。我已向镜妃娘娘核实,她确实感应到十世镜出现异动,大渝欲借宝莲灯和十世镜之力,如此看来不会有错。”

“那个人现在在哪儿?”

“你放心,我已将他易了容貌,不会有人认出的。”

 


又三日,靖王亲帅大军北上抗渝,禁军统领蒙挚为其副将,号称麒麟才子的苏哲做为监军同往。

新帝亲自城门送军。

萧景琰冥冥之中有种预感,他心心念念的人就在这浩浩荡荡的队伍里,他醒来时确实焦急确实愤怒,可那寥寥数字,却抚平了情绪上的冲动。

可他还是不安,不是怕梅长苏是在设计骗他一去不回,而是总觉得有什么不在他们的掌控之中。

萧景琰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快处理好手头的事情,去寻那人。

靖王虽然孩童心智不善领兵,但他与蒙挚作为大梁数一数二的高手,光是在军中坐镇,就足以稳定军心。再加上那位麒麟才子竟也是个文武双全之辈,还带了两个神秘人士。其中一人用兵如神,在战场上银袍长枪睥睨天下的气度竟有如当年的赤焰大帅,另一人以面纱遮容,运筹帷幄算无遗策。行军之人本有所不满,数日下来也都一个个心服口服,又因着小王爷一口一个苏哥哥一口一个玉哥哥唤得亲切,也不去好奇打探他们什么来路,只觉能战才是重点。

绝魂谷,山路崎岖,峭壁丛生。

梅长苏独自一人顺着巨石攀爬,石的棱角擦破了他的手掌,他却好似浑然不觉。

好不容易到了顶峰,梅长苏早已气喘吁吁,努力平复了好久也没能抑住身体内部的不适,反而俯身咳了好久。

崖边站着一个人,虽斗篷遮住了背影,梅长苏只消一眼便知,那是他姨母秦璇玑无疑。

“玲珑真是悲哀,竟生出你这么个不济事的儿子。”秦璇玑转过身,嫌弃地瞟了梅长苏一眼,“果然是你。”她本以为梅长苏因筹谋刺杀先梁帝之事已被赐死,却听眼线说新任梁帝从天牢中秘密带出一个人。她原来是不太信的,可是前日交战之中遥遥一瞥,竟真看到了这孩子。于是她密信一封,邀梅长苏前来绝魂谷。

傻子都知道,不可能是叙旧这么简单。

“景桓无能,只能助姨母刺杀萧选,无力再筹谋其他。”梅长苏毕恭毕敬行了一个晚辈礼。

“助我?呵,难道你身上没有流淌着滑族血液?还是说杂种就是杂种,不忍心对你父家下手了。你在萧选眼中不过是一颗棋子,再怎么优秀,因这身世他也不会放心你。”秦璇玑冷哼。

“无需姨母提醒,这点景桓还能自己领悟。”

“你还真是看上了萧景宣那个小子。亏我还本以为这是一招妙计,没想到你先把自己搭进去了。也对,当初玲珑姐姐对萧选不也是这样嘛,我竟然没能提前扼杀这个苗头,倒是我的错了。”

“姨母多虑了。”梅长苏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多说无益,”秦璇玑从腰间扯下一枚玉佩,正是昔日梅长苏的那枚,“我已寻得灭梁之法,秘密就藏在这玉佩之中。你是选择助我,还是...”秦璇玑眼神有意无意扫向悬崖峭壁。

梅长苏轻笑两声,“景桓虽愚钝,却也不傻。不过,姨母当真以为我独自一人前来?”

“当然不会,你带来的人自有人替我解决。”秦璇玑露出一个嘲讽的笑。

“哎,姨母确实聪慧,只可惜还是太过自大了。”梅长苏惋惜地叹了口气,秦璇玑其人早已入魔,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他只能对不起这个姨母了。

利器破空,秦璇玑就算反应再迟钝,也不会听不到。她虽然已年老,功力却没有退步,饶是林殊这般骁勇战将,也不能讨得半分便宜,更何况这个壳子本不是他自己的。

招式过百,两人依然胜负难分,这时突然窜出一个影子,梅长苏只觉眼前白光一闪,然后就听一个兴冲冲的声音喊道,“得手了!”

这一刻所有人的神经都有所放松。

不妨秦璇玑眸间狠厉一闪,直接扑向离她最近的林殊,双双跌落悬崖。

梅长苏并不想杀秦璇玑,毕竟她是他的姨母,但他一定要让她无力再去找景琰麻烦。只不过秦璇玑其人向来决绝,如若失败,也定要拉人陪葬。

只是...

林殊的身子掉落悬崖,魂魄却飘了出来。

“额,我本来也没想缝地那么严实,就怕出现今天这样的意外嘛。”蔺晨尴尬得挠挠头,“本来你们两个也需要合魂,这样一来倒省事了。”

宝莲灯再度现世,麒麟神君被天雷劈散的魂魄也重新归一。

当年麒麟神君持宝莲灯下凡寻封印十世镜的有缘人,如今兜兜转转,竟还要去做同一件事。

只不过那有缘人,他不想再把他牵扯进来。

可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数,龙琰帝君自开启十世镜起,注定逃不脱羁绊。

 


因着宝莲灯的指引,十世镜也并不难寻,渝军心思全放在了扭转败局之上,哪里还在乎什么只是传说中威力无穷看着却平淡无奇的所谓宝物。待到梁军大获全胜,靖王将大军暂托蒙挚,自己带着监军和监军身边的神秘人说另有要事,先行离开。

昆仑山吸天地灵气,在其间修炼的凡人也更易得道。

昆仑一派初立,尚是籍籍无名时,一日突然来了三名男子,一看就是不凡之人。

“十世镜关乎天地稳定,还请昆仑道人妥善看管,不可落于他人之手。此物名为宝莲灯,如若十世镜有异,宝莲灯自会有所反应。”

那三人只说要将十世镜封于山洞,昆仑派弟子退守洞外,直至第二日黄昏,仍不见有人走出。

众人好奇进入,除了一面宝镜,哪有半点人影?

他们朝天三叩首,只当是仙人下凡拯救人间。

 


大梁皇都。

萧景琰终究还是没能等来归人,只收到了不知所踪的消息。

不知所踪?呵,你果然还是在骗我吗?

他愤恨了好几日,直到太后说——

“就算小殊要跑,也没必要捎上靖王这孩子吧。”

梁帝秘密去了钦天监。

时空交错。

萧景琰看着字条上的四个大字。

“陛下真的要这么做?”

“朕意已决。”

“如行此法,需取半缕魂魄,依牵引之术去得您心念之人所在时空,但是转世之后,记忆不复。”

“朕都清楚,无需再考虑了。”

你未完成的诺,就让我替你来完成。

只希望到时你能认出我。

 


我曾愿抛却皇室束缚,只与你携手江湖。

然而江湖的水,从来都不是风平浪静的。


评论(54)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