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杯酒

佛系写文

【靖苏】闲敲棋子落灯花

殿下 @黑丶景琰 的点梗,就当生贺送了吧哈哈~不许嫌弃我!

时间线在苏苏出征北境回来后到太子登基前,至于苏苏为什么没挂,没挂不好嘛!哪儿有那么多为什么!任性!然后太子妃被我吃了。。。

来不及了只能码个没什么剧情的小甜饼。。。强迫症凑了1500。。。

————————————————————————————

闲敲棋子落灯花

乌幕一寸一寸吞噬掉湛蓝的天空,当夕阳的最后一隅隐于地平线下时,不知怎地飘落了几缕雨滴,开始只是试探性的将地表舔湿,然后不满足似的,愈加狂放地沁染万物,弹奏一曲伶仃轻乐,自娱自乐。

萧景琰本来是站在院子里的,靖王府本来就不大,又被演武场占据了大半地方,只勉强剩下一个小院,本来萧景琰也没打算打理些什么,要不是当年林殊好梅,非让他栽满梅树,恐怕就要荒废了。

刚过去的那个冬日的梅花开得格外的好,梅长苏出征的时候,萧景琰时常会来靖王府,也不为什么,大概就是这里离苏宅比较近,虽然主人不在,总留有那么一星半点的气息,可以让他略略安下心。只是这傲雪红梅灼灼风华,却失了来采摘品赏的人,开得再艳,也不过是一树孤芳。

什么时候竟怜起花来了?

可是自己呢,将来龙袍加身,如果身边没有了那一人,就算万民称颂,又有何意趣?

不过是同病相惜。

不,不会的,他会回来,他答应了的。

虚无缥缈的承诺,不见结局,总有些侥幸的希望。

好在梅花落尽,竟真换得梅郎归来。

只不过梅长苏暂时搬离了苏宅。

今夜,约人故地重游。

雨水打湿了发髻衣袍,萧景琰走到廊下,看着暮色一点点加深。

已经过了约定的时间良久,可那抹素雅的身影还是没有出现。

初来时的那份心潮澎湃,似乎也被这倾盆雨露丝丝抚平。

可是他还是会等。

已经等了十三年,外加三个月,再多等三个时辰又何妨?

不如找些事情做吧。

靖王府绝大多数东西都搬到了东宫,只剩下一些不怎么用的,萧景琰翻了好久,竟从柜子的角落里翻出一个棋盘。

他搬了个小桌到廊下,点燃一纸油灯。

修长的指节有节奏的敲打着棋子,配合着穿林打叶声,倒像是一曲合奏。灯芯随着风雨摇摇欲坠,一撮灰烬掉落,穿过火焰,开出一朵燃烧的花。

花灭灰飞。

“殿下久等了。”熟悉的声音毫无征兆破空而来,紧接着鼻尖萦绕着一股药香,萧景琰猛地抬头,没抓稳的棋子顺着棋盘滚了两翻,仰面躺在盘上。

梅长苏收了油伞,一圈水珠沿着伞尖滑落,在台阶上留下一滩水渍。他拾阶而上,坐在萧景琰身边,盯着棋盘,表情有几分好看。

“殿下这是...要找苏某对弈?”

“久闻麒麟才子饱读诗书,应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不知本王是否有这个荣幸向先生请教?”萧景琰真这么顺势接了。

梅长苏眼角一抽。

“我棋艺如何,你应是最清楚的。”

“士别三日即更刮目相待,不知多少个三日过去,我怎还会清楚?”

年少时林殊和萧景琰常见人以棋会友,心里痒痒便也央着萧景禹教他们,只不过林少帅于除行军打仗之外的事情向来耐心不足,哪里静得下心来坐住,长进自然不如踏踏实实的萧景琰。然而不知是否真的是天性不善棋艺,梅长苏修习良久,竟亦琢磨不出门道。

“先生迟来许久,总该给个道歉的诚意。”

梅长苏见萧景琰认真地盯着自己,无奈地叹了口气。

“好吧,还望殿下不嫌弃。”

“雨这么大,我以为你不会来了。”萧景琰落下一子,视线垂落在棋盘上,并没有看梅长苏。

“不是怕有一头蠢牛只知道傻等,特意来看看。”梅长苏的声音掺杂着几分笑意,执棋的手却不像表情那么闲适,来来往往转了好几圈,方才小心翼翼的落下。

萧景琰不可否置,没什么犹豫又下了一子,抄起杯子仰头灌了一大口白水,却发现梅长苏飞快地做着什么小动作。

“苏先生是要悔棋?”他一把抓住梅长苏的手腕。

梅长苏被人抓包,面上有几分尴尬,使劲抽了抽手,却没有挣开。

林殊同萧景琰下棋的时候,经常见势头不妙,便大声嚷嚷着“错了错了!”,一边明目张胆的将已经布好阵的棋子重新排列。萧景琰一开始还义正言辞的指正林殊这样做是不对的,引来一阵争吵,久而久之也就习惯由着他了,反正他高兴,自己输棋也不吃什么亏的不是?

“我就是悔了,景琰,你让不让?”梅长苏大概也是想到了小时候的事,不觉林殊的性子上身,“理直气壮”起来。

“让。”

能得伊人不疏离,让他一世又如何?

————————————End——————————————


评论(7)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