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泉山上有清酒

佛系写文

耿直皇子成精苏

本文又名:恶搞三十题

就是趁着愚人节娱乐一下。

然而似乎并没有很娱乐。。。

由于明天会断网,提前发喽

祝大家天天开心~

——————————————————————————————
1.

林殊小的时候就是个调皮捣蛋的混小子,每每闯了祸就装个乖卖个萌,然后义正严辞地把锅往萧景琰背上扣。
在无端背了2的n+1次方个黑锅后,再耿直的孩子也该炸毛了。
“景琰,小殊还是个单纯的小团子,怎么跟他计较。”这是静·胳膊肘往外拐·嫔·小殊最好了景琰你怎么能不好好待小殊·凉凉。
哼!他要是单纯的小团子,我就是大梁最傻白甜的小公举!萧景琰忿忿地想着。
于是,萧·真·傻白甜·景·七公举·琰华丽上线~
2.

林殊和穆霓凰时常喊萧景琰水牛。
萧景琰表示这简直不可理喻,我明明生的精瘦高挑颜好手美跟水牛哪有半毛钱相似!
当林殊再次笑着不停地喊着“水牛,水牛”,穆霓凰甚至还摆出两只牛耳配合的时候,萧景琰终于不想再忍了。
“好!我今天就水给你们看!”
然后一头埋进池塘咕噜咕噜。
从此以后林殊在说出“水牛”这个词之前总会确保周围没有水源。
而彼时会有着爆棚少女心的穆霓凰则受到了惊吓,绝口不提。
所以当梅长苏理所当然地拉郡主出来背锅的时候,萧景琰理所当然的不相信。
废话,就算少女心不在了,那pi的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次方平方公里的心里阴影面积是区区十三年就能消除的吗?
3.

寒风雪夜里出征是常有的事。
然而一向自诩不怕冷的萧景琰面对呼啸的西北风时还是忍不住瑟缩。
抬眼发现旁边的林殊只穿着一层薄甲。
“小殊,你不冷吗?”
“他们都说我是小火人,这点温度耐不了我何。”林殊洋洋得意。
“哦。”萧景琰似是认真地思考了一番,忽而一把扯开林殊的衣领,握着手中的羊腿贴了上去。
“你,你想干吗?!”林殊有点方。
“凉了,借你烤烤。”萧景琰一本正经。
………
萧景琰我是小火人不是小火炉好伐?!不要以为有个火字就真能燃起来!!!我又不是火焰精!
4.

言豫津非常郁闷,萧景睿就是喜欢跟着林殊哥哥,可是偏偏林殊哥哥喜欢捉弄他。
“景睿,你到底为什么非拉着我做林殊哥哥和景琰哥哥的拖油瓶啊?”小豫津十分不解。
“大概是只有面对林殊哥哥的时候我才能意识到豫津你是个多么乖巧的娃。”萧景睿认真思考了一番答道。
什么嘛!我小言公子可是世界上最乖巧可爱的宝宝!
明明就是看着林殊哥哥总欺负我你幸灾乐祸!
哼,等哪天他欺负你一个看你招架得住!
于是后来…
T^T景睿我错了真的不是咒你,我把我自己赔给你欺负好不好?
5.

蔺晨不止一次从他爹口中听到林殊的大名,简而言之,就是一只捣蛋精。
嗯,对于什么雪夜逐敌千里之类的蔺晨一向都是直接忽略了,重点都抓在例如把言家小子绑树上的事。
其实第一次听说林殊这个人的时候,蔺少阁主是懵逼的。
林叔叔家的林叔,爹你确定没在跟我玩文字游戏?
6.

蔺晨跟着自家老爹去梅岭的时候,远远地就看见了一只大型毛绒玩具。
他怕老爹嘲笑他这么大个人了还惦记着毛绒玩具,于是故意把他爹支开,然后一阵风似的冲到了玩具跟前。
嗯,看起来挺软的,抱着应该舒服,就是这毛忒脏了点,要好好洗洗。
哪个毛孩子随便乱丢毛绒玩具!这么丧心病狂的事情都做得出,太没天理了!
蔺晨本来是打算将玩具抱起来的,然而打量着自己洁白的长衫,最终还是决定先拎着吧。
这毛绒玩具怎么这么硌人。
咦???它怎么动了,是我眼花了吗?
“爹!不得了了!毛绒玩具成精了!”蔺老阁主隔着老远就听到了自家儿子的鬼哭狼嚎。
林·毛绒玩具·精·殊想糊蔺晨一嘴毛。
7.

梅长苏在琅琊阁的时候,总是会时不时触景伤情一番。

当然这十有八九都跟他竹马萧景琰有关。

“景琰说好了给我带鸽子蛋那么大的珍珠的,也不知他找到了没有...”

蔺晨一听到“鸽子蛋”三个字,就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到了他们家鸽子窝。

还好,一只蛋没少,一只鸽子也没少。

不行,我得好好看着。

萧景琰你竟敢觊觎我们家鸽子蛋?打死你本少阁主也绝对不答应! 

8.

蔺晨本来没打算把飞流捡回来的,毕竟之前有过不怎么好的一次捡毛绒玩具的经历。

然而他跑了几步之后还是心软了。

万一天上掉馅饼撞大运了呢,总归要比之前那个省心吧。

事实证明他想多了。

9.

梅长苏泛舟湖上对峙双刹帮的时候,一阵大风呼啸而过。

恰恰好此时飞流不在他的舟上。

众人都以为梅长苏那么纤细的身子骨一定会随风而去,毕竟连壮汉都被吹的位移了几步。

然而惊诧地发现梅长苏稳稳地站在原地。

谁特么说他不会丝毫武功,你站出来老子保证不打死你!

莫非那风是他吹的?风精?

机智如我提前在鞋底涂好了502,梅宗主得意地笑。

10.

面对太子和誉王的轮番招揽,梅长苏不动声色地喝着茶,做出一副“我就静静地看着你们不说话”的样子。

没有人想到他此刻的内心是相当狰狞的。

哥就欣赏你们这种被哥卖了还要帮哥数钱的人。

顺道还有一场撕逼大戏可以围观。

11.

“苏先生请留步。”

梅长苏顿住步子,心下一叹,该来的还是来了。

两人沉默地走着,梅长苏脑子中光速运转着搪塞的借口。

终于找到了一个没人的地方。

“先生,听说你是麒麟化身,反正这里也没别人你能不能化个真身给我看看?一眼,就一眼,绝不贪心!放心,我发誓不会外传的!”霓凰郡主一脸星星眼盯着梅长苏。

说好的高冷郡主呢?

再说了麒麟才子就必须是麒麟吗?我这么风流倜傥哪里就四不像了?

梅·麒麟·长苏就这笔账默默记在了蔺晨头上。

12.

梅长苏:“我想选你,靖王殿下。”

Excuse me?

Are you serious??

What are you talking about???

不过...

嘤嘤嘤他竟然选我激动地要飞起来了!!!

13.

“宣苏哲觐见。”

梁帝看着这传说中得之可得天下的麒麟才子,是有几分气质。

心里暗暗打了鼓。

然而闲聊之时,每每视线瞟向苏哲,他总是专注于眼前的柑橘,一个一个欢快地吃着。

梁帝顿时就放心了。

不就是个吃货嘛,给点吃的就灿烂,不足为虑。

14.

得知苏先生要在苏宅和靖王府之间修一条密道,列战英激动地一晚上睡不着觉。

密道哎!卧室里的密道哎!这是要私会的节奏!

可是那宅子不是蒙大统领推荐的吗?

我记得蒙大统领似乎有一个跳房顶的癖好?

莫非他早就看穿了一切?

喔~

列战英了然地笑,

行啊,看起来憨憨的,没想到如此深藏不露。

嗯,也就自己还能跟他有一拼吧。

15.

“林殊哥哥,到底是怎样残忍的事情,才能让你从一个人硬生生地变成了麒麟?”穆霓凰红着眼睛哭诉道。

梅长苏本因着与自己的妹子相认也一时激动留下热泪,听了这话骤然一咽。

“咳...咳咳...”

霓凰你能不能别跟麒麟干上啊!明明重点是才子!才子!

16.

“殿下招之即来,是苏某的本分。”梅长苏很是尽职尽责。

萧景琰看了他半晌,忽然伸出手来拨弄了两下。

“啊?”梅长苏没懂。

“你咋不来捏?”萧景琰有些生气,前脚刚说完后脚就不认我还在这儿呢!

......

来你个头!

梅长苏甩了个大大的白眼。

17.

“小殊!”蒙挚一面大步走进苏宅一面自然而然地叫着。

然而在看清宅子里的人时一下子僵成一座雕塑。

“大统领,刚刚叫苏先生...小殊?”萧景琰瞪圆了鹿眼,声音颤抖着确认到。

“靖王殿下听错了,我明明叫的是小苏,只不过向来发音不准才让殿下误会了。”蒙挚打着哈哈。

“可你叫苏先生的时候叫的挺准的啊。”萧景琰不信。

“那肯定得准啊!不然一口一个“输”先生,多不吉利!”蒙挚脸不红心不跳。

好像也不是没有道理?

18.

“小殊!”蒙挚一面大步走进苏宅一面自然而然地叫着。

然而在看清宅子里的人时一下子僵成一座雕塑。

“大统领,刚刚叫苏先生...小殊?”萧景琰瞪圆了鹿眼,声音颤抖着确认到。

“额,殿下请恕臣欺瞒!苏先生其实...额...其实苏先生和家父有交情,结为了兄弟,所以...所以他也算是我的小叔...”蒙挚胡编乱造着,稳住自己的视线不看向无数眼刀飞来的地方。

和蒙大统领的父亲有交情?这么说苏先生至少得有五六十岁了,可是他看上去比自己还年轻啊!哎,霓凰郡主好像说苏先生是麒麟化身,可是他这么瘦弱原型总该是小一点的动物啊,狐狸还差不多。

梅·强行狐狸精·长苏不想说话,等着靖王先开口。

“请问先生是如何保持鹤发童颜皮肤白皙柔顺有光泽的?”萧景琰想了想觉得直接揭穿人的身份不妥,还是换个温和的方式让他自己坦白吧。

“有颜任性。”梅长苏凉凉道。

19.

靖王:“母亲,我想小殊了。”

静妃:“那位苏先生,我看就很好。”

靖王:“母亲,我想小殊了。”

静妃:“将这盒点心带给苏先生吧。”

靖王:“母亲,我想小殊了。”

静妃:“等你以后再回首这段岁月,会发现也是有朋友在扶持的,莫要忘了苏先生从一开始就相助于你的情谊。”

靖王内心OS:为什么我一提小殊母妃就转移话题到苏先生身上?

静妃内心OS:我都这么暗示你了还不懂!到底是不是我亲儿子!

20.

我想静静。

是静静不是靖靖。

也不是静姨。

(亦不是大姐明镜)

21.

“萧景琰你给我站住!”

听到梅长苏愤怒值max的怒吼,

萧景琰下意识的步子一抖,

然后,

啪叽,

与地面来了一个亲密接触。

梅长苏:我让你站住没让你坐下。

好吧殿下你摔疼没有?

为什么那么想笑。

稳住,梅长苏,你要稳住。

22.

“七天,只有七天!”夏江目眦俱裂对梅长苏吼道。

“什么七天?”蒙挚摸不着头脑。

“没什么,生理期而已。”梅长苏淡淡道。

“生理期?”蒙挚更不能理解了。

“大概就是他看我气郁结滞胸胁刺痛五心烦热面黄肌瘦误以为我也有生理期这种东西于是好心喂了补药。”梅长苏解释道。

“他真的会那么好心?”蒙挚不相信。

“毕竟他是个男人,大概并不知道手里拿的药是什么。哦,或者他只是想讽刺一下我结果反而侧面论证了他眼瞎。”梅长苏气定神闲。

23.

“苏先生,我喜欢你。”萧景琰脸不红心不跳地说着大实话。

“额,殿下看上了哪家姑娘不好意思表白,先来找苏某练手?”梅长苏虽这么说着,眼睛却不敢看那人,耳尖亦悄悄泛上了薄红。

“我看上的就是你。”萧景琰肯定道。

“如果苏某拒绝呢?”
“先生不会拒绝的。”

“为什么?”

“第一次见面先生就说宣——我;后来又建了密道,说招之即来是本分。我二人数次彻夜相伴,早已不分彼此,就连母妃都对先生欣赏有加,刚刚母妃单独留下先生,恐怕就是为我说媒还怕我在咱俩都不好意思,所以寻个那么拙劣的借口就把我支走了,是不是是不是?”一脸期待。

梅长苏真想扔一句——你想多了。

然而这么误会总比让他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好。

可是...

我怎么感觉这画风走向正朝着我不可预知的方向狂奔?

“就算先生不是人,我也不会嫌弃先生的。”见梅长苏许久没反应,萧景琰又补充道。

嗯,还是那个耿直boy,货真价实的...

24.

听到飞流着急的喊声,萧景琰匆匆忙忙冲进了梅长苏的帐篷,将人抱了起来。

苏先生好轻啊,颠两下都能颠得动。

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萧景琰试着颠了颠梅长苏。

好像好好玩儿的样子!

一下,两下,三下...

昏迷中的梅长苏感觉自己上了一个会自动跳的蹦蹦床。

他挣扎着睁眼,看到的就是萧景琰十分开心的颠着他玩。

萧景琰没想到梅长苏会突然醒了,一时愣了没接住...

“飞流,把他扔出去!”声嘶力竭的怒吼。

被萧景琰的举动惊呆了的飞流回过神来。

然后萧景琰就被抛上了天空。

在重力加速度的作用下落回了地面。

当然是在营帐外。

周围的将士自动变成了目瞪口呆.jpg

25.

蔺晨看到聂锋内心无比激动。

上天垂怜,终于又送了我一只毛绒玩具!

这个毛绒玩具好像还挺听话的。

就是年龄大了点。

没关系,这都不是事儿。

玩具才是硬道理。

26.

从九安山回来后,萧景琰发现苏宅多了一个陌生人。

那人长得算是英俊潇洒,嗯,那飘逸的长发绝对是百分百的潇洒,还总是拿着个扇子做一副玉树临风的姿态。

“你是谁?”萧景琰总算有机会逮到他。

那人大手一挥,展开扇子扇了两把,悠悠自得吐出两个字,

“你猜!”

27.

萧景琰一大早带着列战英拜访苏宅,被飞流拦在了外面。

“你苏哥哥还没起吗?”萧景琰问道。

“苏哥哥,蔺晨哥哥,睡觉!”飞流答道。

“什么!都睡一起了!”列战英一下子跳了起来,大声嗷嚎。

“别把人吵醒了!”萧景琰十分不满地瞪了他一眼。

“殿下,他们都睡了,你能忍嘛!”列战英有点惊讶与自家殿下的定力。

“大晚上的睡觉难道不正常吗?”萧景琰反问。

列战英像看外星人一样盯着自家殿下,难不成他不知道睡是什么意思?

是我太污了?

不可能,我们殿下不可能那么纯洁!

他一定是在装作很纯洁的样子唬人。

然后连自己都骗过去了。

这个演技我给满分!

殿下人家好崇拜你~~~

28.

梁帝生日宴,文武百官齐齐请愿,逼梁帝重审赤焰之案。

梁帝心中滔滔怒火奔腾而来,一下秒就要爆发。

“你将永远失去你的爸爸!”

梁帝指着萧景琰,一咬牙,一跺脚,声音尖利。

萧景琰&梅长苏:......

文武百官:......

29.

梅长苏终于与众人相认。

太子殿下早就哭成了小哭包,萧景睿和言豫津也禁不住啜泣,蒙挚一会儿叹气一会儿又像是活跃气氛干笑两声,飞流一脸呆萌看着他们。

只有穆霓凰一个人反应还不那么激烈,毕竟她反应激烈的时候他们还什么都不知道,有时间优势。

然而被蒙在鼓里的穆青只觉得果然只有自家姐姐才具备真男主的气度。

连剧本也无法挽救的事实。

他们那群在姐姐面前都是女主好嘛!

当然这“他们”也包括穆小王爷自己。

我这么可爱的蓝孩子,当然是女主啦!

30.

Lo主本来打算多些几段的。

然而梅宗主正满脸堆笑朝lo主走来。

那个在一篇文里让我成精多次屡次欺负我耿直的琰琰玩坏我们所有人的就是你吧?

于是乎lo主决定——

三十六计,走为上!

团成一团滚走

——————————————End——————————————

评论(36)

热度(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