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泉山上有清酒

佛系写文

【靖苏】卖脑子的小小苏

脑子有毒的产物😂

绝对没有黑琰琰的意思!
脑洞来源于《卖火柴的小女孩》,然而毕竟距离看童话的时间久远,我又懒的考究,所以走向什么的基本都是私设😳
HE保证!
慎入!慎入!慎入!
苏哥哥还有靖宝宝我对不起你们T^T
—————————————————————
卖脑子的小小苏
寒冬腊月,生猛的西北风瑟瑟呼啸,早已光秃秃的树枝被这力道带的断裂,旋转翻腾着扑向地面,却也无法安生待在一处。万物尚且如此,又何况行人呢?街上的行人都穿着厚重的冬衣,努力将脖子缩在衣襟中,步履匆匆,没有一个人愿在这种天气中多待一刻。
小小苏独自走在寒风中,臂上挎着一个大竹篮。他裹着几层破旧的长衫,这显得他的身形有些沉重,可为了保暖,只得穿着这不伦不类的装束,原本就羸弱的身子在冬风呼啸中更加显得摇摇欲坠。今日螺市街的摆摊小贩竟像约好了一样踪迹全无,小小苏从天色未明之时便守在这里,目送着稀稀寥寥的过路人,却从未上前一步向他们推销自己的商品。他骨子里的傲气不允许自己去低声下气的恳求,只有默默的站在这里,似乎在期待着有人能主动上前解了他的困境。
暮色越来越沉,小小苏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看样子必须要主动了,否则不把这篮子东西卖掉他是回不去的。他只得强压下心中升起的种种鄙夷,努力挪动僵硬的腿脚向前走去。多数府门都已紧逼,他实在是拉不下脸来去敲门,只得边走边留意着是否有路过的行人,总算在前方的拐角处发现了一个。
“先生,先生!”小小苏忙出声唤道。那人似是很不愿意的停下了步伐,一脸不耐烦地看着奔跑靠近的小小苏。
“咳…咳咳…”剧烈运动导致小小苏气息不稳,但他顾不上顺气,趁着人还没走赶忙举起篮子在人眼前晃了晃,“先生,您需不需要买几个脑子?”
那人脸色变得古怪,随即染上几分怒气。
“神经病!”他啐了一口,急匆匆离开了。
小小苏无法,只得提着篮子继续前行,走了不知多远,道上突然冲进来一群官兵,中间护着一个穿着貂裘披风的骑马者,那人一身雍容华贵,一看就是个有身份地位的。小小苏也不顾被推搡着,大喊着,“你们有没有人缺脑子?我这里有上好的脑子,质地…”
还没等他说完,腹下传来猛的痛感,原是那官兵一拳打在他腹上,恶狠狠地骂道,“你这刁民冲撞了誉王殿下,还敢用言语侮辱,真是不想活了!”
小小苏看见马上那人黑如锅底的神色,刚想解释一番,身上却又铺天盖地的痛感袭来,那些官兵围住了他,毫不留情地拳打脚踢,还将他的篮子抽走掷到地上。篮子里的脑子咕噜咕噜滚出,还泛着银白色的光晕,看起来倒有几分好看,可惜那群人哪顾得上欣赏,大脚一碾将脑子碾得粉碎。等到终于没有下一番的欺凌,马蹄声和脚步声都渐行渐远的时候,小小苏终于动了动疼痛不已的身子,挣扎着爬向那篮脑子。
还好,还有一个完好的。
小小苏露出一个舒心的笑容,将那脑子稳稳地护在怀里。
寒风似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大片大片的雪花夹杂而落,小小苏多次想站起来,却一直没有成功。天空中突然绽开了一朵巨大的烟花,接着,更多的烟花照亮了黑暗,小小苏仰头凝望着,也是好久没有看到如此漂亮的烟花了。
原来,今天是年夜啊。
在小小苏小的时候,每年年节他都是小孩子中最兴奋的一个,他喜欢五颜六色的烟花,经常蹦蹦跳跳玩个不停。那时他有疼爱他的父母,有志同道合的好友,他聪明机灵,生龙活虎,自恃不知天高地厚,自觉人生志得意满。可后来他的父母竟被姨父所害,亲舅舅也相信了这一面之词,自己也落得一身病骨,成了孤苦无依的孤儿,迫不得已寄人篱下,干着这般活计。他本也想过一死了之,可是父母之冤未雪,自己只能强撑着活下去。
可惜看自己现在这个样子,终是撑不了几个时辰了吧?
小小苏苦笑着,身上的伤被牵扯到又是一波剧痛。
对不起…
我真的要离开这个世界了…
小小苏放弃了挣扎,任由雪花将他埋住,意识模模糊糊之际,忽觉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小小苏使劲睁开迷离的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英俊的侧脸,那人原本冷硬的线条在此时倒是格外柔软,他是自己的表哥,也是儿时的好友景琰啊。
景琰望向小小苏的眸中尽是温柔与怜惜,他一开口,低沉而令人心安的声音便将小小苏包裹。
“你醒了?还痛吗?”
小小苏坚定地摇头。
景琰仔细打量着他,小小苏并不避讳他的目光,良久,景琰终于叹了口气道,“那就好。”
见小小苏似乎要脱离自己的怀抱,景琰赶紧收紧臂弯,柔声安抚道:“别怕,我会保护你,会帮你的。”可随即他又神色一滞,话语间竟带着几分委屈,“可是我没脑子。”
“没关系,我有啊!”小小苏展开一个明亮的笑容,将怀中的脑子珍而重之献给景琰。

评论(44)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