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杯酒

佛系写文

【琅琊番外】十三年(蔺苏友情向)

苏哥哥生日快乐~
(七)

铜镜影射下的面孔被缠绕的布带遮得结结实实,唯有一双眸光中带着不安的眼睛,死死地盯着那映像,不移开一丝视线,却似乎只是想这么看着,没有下一步动作。

良久,那人终是下定决心般地一声长叹,迅速抬手将那一层层束缚解开,轻轻颤栗的手指却将那份焦虑悉数暴露。

铜镜里终于出现一副完整的面庞。

完全陌生的面庞。

饶是心中打过几万遍草稿,视线的冲击,还是令他无所适从。

右眼上一道曲折的疤痕,显得尤为醒目,他一下子就注意到了。

这大概,是他浑身上下留存的唯一一道伤痕了吧。

烈火焚身,剥皮挫骨,往日战场上留下的大大小小难以愈合的伤,却因着这惨烈的新生,被洗刷得干干净净。

然而另一番不可言说的伤痛,却在其他地方,悄然滋生。

比如这道意外的疤。

这么想着,手指也不知在什么时候,悄悄覆在其上。

“我知道这张脸很帅,你也不至于那么自恋一直盯着看吧。哦,顺道,不用谢。”这轻浮调侃的话语,自然是属于琅琊阁少阁主,蔺晨。

那人没有反驳,甚至没有接话,只是僵硬地转过身来,愣愣地盯着像是凭空出现在自己身后的蔺晨。

什么时候,就连有人靠近,自己竟也觉察不出丝毫?

难道这皮囊变了,以前在军中练出来的一切能力,都也随之消退了么?

怎么可以…

蔺晨越发觉得不对劲,面前的人像是失了魂,虽然没有什么表情,却比不管不顾地痛哭一场更令人毫无办法。

在蔺晨还小的时候,蔺老阁主就常常提起林家那个小子,说他闹腾得跟什么似的,要是有一天和蔺晨碰上,一定能拆了整座琅琊阁。

记得蔺晨第一次听到“林叔叔家的林殊”的时候,曾以为他爹在跟他玩绕口令。

林叔叔和林叔,不就是多一个字少一个字的区别嘛。

后来他知道了其实是那个孩子的名字叫林殊,但这个名字,终究只是出现在白鸽衔来的一封一封信里。

蔺晨对林殊这个人还是很期待的,有个陪玩,多好啊!他也不止一次问老爹林叔叔什么时候能带着林殊拜访琅琊阁,可是得到的回复却是,人家林殊少年将军,自是忙得可以,哪像你这么个闲散的人。

这一惦记着好几年过去,没想到蔺晨终于见到传说中的熊孩子林殊时,他却躺在榻上,浑身包扎着布带,似是连动一动都很艰难的样子。

老阁主只是说,林叔叔他们出军时遭人陷害,全军覆没,林殊跌入梅岭雪堆,机缘巧合之下,靠着火寒毒保住一条性命。这刚拔了毒,便成了这个样子。

蔺晨虽然放浪不羁,该看的正经医书却是从未落下过,对这火寒之毒倒也了解。虽然林殊解毒的时候他刚好不在琅琊阁,没见到那般情景,但能选那个法子,又真的能挺下来的,绝对不是一般人。

蔺晨心里,倒是生出三分敬意。

所以他爹让他照顾病人时,蔺晨就这么爽快地应了下来,每日勤来探望,帮着调理。林殊虽然清醒的时候不多,也是很快就记得这么个人,甚至到后来,林殊僵硬的舌苔渐渐恢复,蔺晨来的时候,两人还能插科打诨几句。

初时林殊还口齿不清,每次看到林殊被他的话气的却因为身子的原因没法还嘴也没法动手打他时,蔺晨都会得意洋洋地笑侃。

可惜林殊是谁,这嘴炮的功夫,也不是盖的。一来二去,反而更有长进,以至于当他完全能正常说话时,蔺晨反而招架不住了。

谁也讨不到什么便宜。

不过是图个虚幻的乐子罢了。

蔺晨倒也不遗憾他永远也见不到他爹口中的那个林殊。对,经历了这么多,那个人怎么还能一样呢?不过他真的不在意,这个样子,就很好。

是他蔺晨一生认定的挚友。

听上去好像这几个月就认定一个人太匆忙。

但蔺晨就是这么自信。

虽然这话他一定不会说出口。

不过今天这个模样的林殊,他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

“你...还好吧?”蔺晨觉得,他这辈子都没这么小心试探过一个人。

“想什么呢。只不过乍看到一张新的脸,总要多看两眼才能印象深刻。我总不能连自己长什么模样都记不得吧。”那人却收了悲戚的神色,换成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

“那就去见见我爹吧,也打发打发你那一群一脸生无可恋的部下。你不知道,他们一个个地问这问那,真是烦死了。”蔺晨大大咧咧挥袖一甩,也恢复了平时的样子。

情绪,总是有藏不住的地方啊...

但又何必戳破呢?

“少帅...”幸存下来为数不多的赤焰军人,看到林殊终于出现在视线中,不由得红了眼眶。他们低下头去,不敢看那张全新的面庞,似是这样,就可以逃避一切。

“从今往后,不要再叫我少帅了。林殊已经死于梅岭,活下来的,是梅长苏。”梅长苏再见昔日的部下,心中自是激荡万分,然而流露再多的情绪又有什么意义呢?养伤的日子他已经想好了,这条路,他必须义无反顾地走下去,哪怕要背弃一切过往,哪怕要以林殊最不屑的手段,都要走下去。

或许是他年少时太猖狂,以为自己可以由着性子胡来,做事只要不坏大局都是感性占大比重,眼里黑白太过分明,以为自己可以永远做一个干干净净的少年,以为自己一生都是铁血沙场的武将。

所以上苍跟他开了如此大的一个玩笑。

林殊所有的一切,恰恰是梅长苏没有的。

他的亲人,他的友谊,他懵懂的爱情,他的青春,他的豪气,他的信念,他钟爱的银袍长枪,他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待遇,他狂傲的天性...全都燃烧烬在梅岭的熊熊大火里。

从今往后,一切重新开始。

“少帅!”那些旧部不愿听到这么不吉利的话。更何况少帅就是少帅,他永远都是他啊。

“你们都是以后要助我重返金陵的人,若连个称呼都改不了,又怎能成事!”梅长苏不自觉疾言厉色,不知是气他们,还是在气自己。

“我对你们那些破事没什么兴趣,不过,你也知道,习惯是一时半刻改不了的,何必那么性急呢。你也不是明天就要回金陵,劈头盖脸找人算账的。”蔺晨本不欲搅和进去,但看着梅长苏一直在跟自己过不去,忍不住插了句嘴。

“罢了,慢慢来吧。你们也都辛苦了,让大家担心了。”梅长苏没再坚持,只是深深地了一礼。

这又哪里是,林殊会有的反应啊?

在琅琊阁的日子似乎很是清闲愉悦,梅长苏不过是每日泡泡茶读读书,再跟蔺晨拌几句嘴。

一切重新开始。

待到老阁主云游,赤焰旧部被梅长苏派到各处开始着手布网,琅琊阁中,通常都是梅长苏与蔺晨二人相伴。

虽然他亦是从不在话语中流露什么,但梅长苏心里,确实是感激蔺晨的。

最艰难的日子,有这么一个人陪在身边,他懂他,他助他,他总是一个乐天派的模样,也将他的心境感染。

若不是到了琅琊阁,若不是遇到蔺晨,梅长苏,大概更不像一个鲜活的生命体。

“长苏!长苏!”一日梅长苏如往常般执书细读,却听见蔺晨风风火火冲进来,不住地嚷嚷。

他只是瞥了一眼,除却觉得蔺晨似乎比原来更壮实了,倒也没有别的什么。

“干什么,这么大吵大嚷。”

“你看,我给咱俩捡了个孩子!”蔺晨语气很是兴奋。

梅长苏对此话只能表示深深地无奈,但他还是认真的看了下,果然,蔺晨怀里多出一个孩子,怪不得刚刚看起来身形见长。那孩子像是十岁左右的样子,眸色中满是惊恐,还带着几分嫌弃,努力试图脱离蔺晨箍着他的手,却总不成功,不由得焦躁起来。

“这孩子?”

“东瀛。”

梅长苏明白了。

原来是个可怜的孩子。

“既如此,我们就把他留下吧。”

“你不说我也会这么做的。”蔺晨理所当然。

梅长苏轻哼一声没有理他,反而冲那孩子露出一个暖暖的笑意,温和道:“以后跟着两个哥哥好不好?就叫你...飞流吧。”

小孩子瞪大了眼睛不再挣扎。几分钟后,忽然重重点了点头。

“飞流!好!”

日子过得极快,飞流慢慢从小孩子长成一个半大少年,而江左盟以及他们的宗主梅长苏的声誉也渐渐流传江湖。

“琅琊榜首,江左梅郎,麒麟才子,得之可得天下。你也真会吹。”蔺晨依然是那个嘲讽的调调,那哈哈大笑声却显出几分不自然。

“那就拜托蔺少阁主,将这句自吹自擂之话,传得属实一点。”

该来的,终归要来。

梅长苏知道,蔺晨不会拦他,他一向尊重他,支持他。

蔺晨知道,他拦不住,也没有资格拦。 

那便尽力,帮他最好自己能做的事。

哪怕其实,本不需牵扯进来呵。


评论(7)

热度(28)

  1. 叶君_学习!清杯酒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琅琊榜冷CP粮食向抱团取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