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泉山上有清酒

佛系写文

【琅琊番外】此心何寄(言阙*林乐瑶)

O不OOC我也不知道,毕竟剧里没涉及,提到过豫津像年轻时候的言侯,个人感觉说不定苏哥哥后来的性子有点像他亲姑,哦,只是突发奇想 至于林帅应该不会是小殊的性子吧,就随便来了 
(五)

午后,春日微暖。

星星点点的几朵红梅依然傲立枝头,不肯随着春风化去。廊下一少女婷婷而立,昂首看着那几株残梅,若有所思。

“乐瑶!”少年的喊声令她收回视线,那人小跑几步驻足在她跟前,带着一成不变的欢喜。

“气候刚刚回暖,虽是午后,但你这身子易受寒,还是别在外面站这么久了。”少年离得近了,发现林乐瑶只穿着一件单袍,不觉剑眉微皱,将自己的披风摘下裹在她身上。

“这不是想着春来了,红梅也快落尽,趁机多看几日么。”林乐瑶顺从接过披风,脚下却没有挪步。

“知道你爱梅,但也记得多穿点。”少年也就由着她。

“是,言公子难得教导起人来,岂可不听?”林乐瑶笑侃着,言阙在她的鼻尖就势一点。

“怎么,我就讲不得大道理?”

“要是被人知晓了一向伶牙俐齿唇枪舌剑的言公子竟把这了不得的嘴上功夫用在这些小事身上,岂不降低你的身份。”

“你的事怎么是小事!”言阙有些不满,但看着林乐瑶眉眼弯弯,也只得半带笑半无奈叹了口气,“要是他们知道我还说你不过,不是更没面子。”

林乐瑶笑意更甚。

“我说,你都把我们林府当成后花园了,三天两头往这儿跑,也不嫌麻烦。”

“这不是找林大哥有事嘛。”

“我大哥在前厅呢,你绕到后院做什么。”

“来看你啊。”

无论是否在说实话,言阙从来都脸不红心不跳。

林乐瑶虽然预料到由此答案,但女孩子的脸皮到底是薄些,于是轻咳一声转移了话题。

“听我大哥说,你们要去闯荡江湖?”

“是啊是啊,我早就想去了!成天被困在朝堂上多无聊啊,还年轻呢就该出去闯闯!萧选哥听到的时候,整张脸都黑了呢,他是皇子,不能随随便便说走就走。晋阳姐姐似乎也想去,但是她就更不可能了。”言阙听到闯荡江湖,眼睛立马就亮了,兴奋地说个不停。

“要不是我从小就体质不好,还真想跟你们一起去江湖闯闯,这将门的女儿却不谙武艺,真是白糟蹋了这个身份。”林乐瑶垂下了眸,叹息道。

“乐瑶...”

“放心,我懂,只是平白感慨两句罢了。”林乐瑶恢复了暖暖的笑意。

“我这次去,一定给你带好多好玩儿的回来,保你身临其境!”言阙从不过多纠缠在林乐瑶的心思上,见她都那么说了,自然就此揭过,说些愉快的事情。

“好啊,记住你说的。”

“一言为定!”

言阙其实是想着,等他去江湖上找些新巧的聘礼,回来之后直接向林乐瑶求婚。反正他俩青梅竹马,其中的心思身边的好友也看得清楚,皇帝和双方父母也没有不同意。

可等他回来之后,一切都变了。

有人说茫茫江湖,人心叵测。

可到底险恶不过庙堂。

无情应是帝王家。

快意恩仇的那半年,竟是青春最后的告别。

即便那时他也不过二十岁。

萧选被陷害,五王之乱,兵起夺权...一件又一件,他们不得已全身心投入到这场争斗中。

当年同游的五人,最后也只剩了言阙、林燮和谢玉三人。

萧选在忘友坟前起誓不负扶植之情,定当全力保大梁昌盛,以慰亡灵时,言阙就站在他身边。

经过重重阻碍终于力推萧选登基时,言阙以为可以结束了,他以为可以和乐瑶共白首,见证大梁盛世。

所以当诏林氏乐瑶进宫为妃的旨意传来时,他觉得自己的听觉一定是紊乱了。

怎么...

林燮找到言阙的时候,后者在金陵城郊的荒林里喝闷酒,一坛一坛的照殿红,就这么仰头一灌,压根不在意有多少顺着嘴角流进了衣襟。

“这好酒,不是用来这般狂饮的。”林燮坐到言阙边上,顺手抄起一坛酒。

“他明明知道!他明明知道我和乐瑶早已两情相悦!”言阙开始时并没有理睬,直到久的林燮以为他不打算回应的时候,他突然一声大吼。

“是,他知道。”无可否认。

“那他为什么!”

“因为他是君。”林燮没有任何的表情变化。

“君?但是君也不能丝毫不顾别人的感受!更何况没有我们他萧选根本坐不到这个位置!当年,当年他说了什么!不负情义?呵!这才第二年,登上皇位两年他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言阙一把摔了酒壶,声音因愤怒而微微沙哑。

“坐上那个位置,多少都会变的,你总不会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吧?虽然两年,确实也太快了些。”林燮发出微不可查的一声叹息,“你嘴上也注意点,好在听到这些话的是我,要被有心之人听去...”

“那他能怎样?这就杀功臣吗?!”此时的言阙,其实心寒多于愤怒。他不愿相信,原来情义,如此脆弱。

“言弟,乐瑶是我亲妹妹,我自然和你一样希望她幸福。虽然后宫女子多薄命,然而陛下也是...挺喜欢乐瑶的,我看得出来。我这么说可能有些自欺欺人,但既然无可改变,陛下做的又不是什么大是大非之事,也容不得我们插手,只能如此期盼了。”林燮心里有多宠这个妹妹,只有他自己知道,可谁叫那个人是帝王呢?

“你还是一如既往相信他。”言阙终于不再发火,转而带着一丝嘲笑。

“选择了,便相信。”

“那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有一天他毫不顾惜往日情谊,做出更加过分的事情,你会后悔当初的选择吗?”

“我选择了他,是因为当初的他值得我扶助,若他日他不念旧情,只能说明帝王之位太弑人性情,我无法敌过。”

“九死不悔?”

“九死不悔。”

“哈哈哈,哈哈哈哈...”言阙放肆地大笑,林燮的神情,一直很坚定。

“如若她过得好,我自然会放手。”

言太师一家曾经担心,言阙会做出什么疯狂举动,好在他只是失踪了大半天,醉气熏熏被林燮送回来,然后第二天,一切正常,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至于林府众人,在听到林乐瑶一句“乐瑶自然明白如何做出正确的选择,不必挂心”之后便安下心来。

言阙和林乐瑶没有相见。

不如不见。

又是一年春风回暖。

皇族春猎,已满十岁的皇长子第一次出现在随行队伍中。

宸妃亦在随行之列。

时隔多年,言阙第一次看见大梁宸妃,不是林家乐瑶。

她还是一副弱柳扶风的模样。

只是原来隐在笑容之中的一丝俏皮,尽数变成了温婉端庄。

她不是少女了。

他亦不是少年了。

他们不再是以前的身份了。

“参见宸妃娘娘。”

“言卿免礼。”

再见,已是初识。 


评论

热度(42)

  1. 叶君_学习!玉泉山上有清酒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琅琊榜冷CP粮食向抱团取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