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杯酒

佛系写文

【琅琊番外】归期有期(聂锋*夏冬)

破五快乐~
(三)

说到金陵城中最不可得罪的女子,非悬镜司少掌使夏冬莫属。不仅不可得罪,最明智的做法应是敬而远之,不要给她任何出现在自己眼前的理由。

这一点,许多世家子弟都深有体会,每当看到这位少掌使寒意森森的笑容,身心便很不给面子地抖上一抖。

有不少孩子都在暗地里嚼舌头,说这皇帝陛下一定是恨极了小孩子,才会出了一道令悬镜司来训练富贵孩童的旨意。

这期中抱怨得最欢的,当然是言侯府家的言豫津,小男孩纷纷地挥舞着粉嫩的拳头,义愤填膺道:“夏冬姐姐简直太丧心病狂了!整天这么凶巴巴的,看以后怎谁敢娶她!”

充当万能垃圾桶的萧景睿习以为常地默默想着,这是豫津第几百几十几次说这句话了,也不换个有新意点的。

不过这夏冬姐姐,确实有点恐怖,自己只是占着年龄大些的优势,才不至于被折磨得那么惨。

对这些言论,夏冬并非听不到,然而她压根就不在意。在她的眼里,严厉一点是为娇生惯养的世家子弟好,反正师父也是这么训练她的,师父的方法,自然是最好的。至于这嫁人的问题,这不是她该关心的,她又不需要依附于男人,还看不起他们呢。

夏冬本就是夏江照着掌镜使的模子培养的,这年龄一到,位份自然也就到了。

夏江将掌镜使的令牌交予夏冬,看着面前从来都是成熟稳重不苟言笑的女徒,不知怎地想起了无意中听到的言论,顿感自己确实该替她操心一下了。

“冬儿,你年纪也不小了,为师帮你物色一门好亲事,也早日成了家,一门心思为陛下办差。”

“多谢师父好意。只是这亲事,方得我亲自试过才是。”

这试过,当然是指的身手。

夏江自知这个徒儿心性甚高,定不能找个一般人。

这赤焰军左前锋聂锋,似乎是个很不错的人选。

彼时赤焰军还是大梁的护国之军,祁王备受信赖,夏江还没有遇到璇玑公主。

故而这桩安排,当真是自然不已。

夏冬听到聂锋这个名字,只是浅浅“嗯”了一声,态度没有丝毫改变。

一代名将又如何?过不了我的关,自然入不了我的眼。

赤焰军这边,欢喜的人多些,但也有“愁”的,比如——

“聂大哥,冬姐可不是好对付的,你得提前想好对策,才能抱得——”

林殊说不下去了,虽然夏冬姿色不赖,但与美人二字联系在一起,怎么想怎么一身鸡皮疙瘩。他也听到了豫津啧的嘴皮子,暗自庆幸没落到除了他爹和祁王兄以外第三个有望管住自己的人手里。

聂锋当然不以为意,不过,他对夏冬,似乎有那么几分兴趣。

女掌镜使迎风劈来的一掌,虽说事发突然,但对聂锋这种身经百战的人来说,快速识别偷袭者已是再自然不过的习惯,故而一掌躲得毫不费力。

夏冬当然没指望过一击而中,若真的中了,这大将军,恐怕就应该解甲归田了。

她快速收住自己的步子,一个后空翻再度回击。

二人就这么缠斗下去。

都是武功好手,胜负很难快速分出,然夏冬终是年轻女子,练得都是狠辣以求迅速制胜的功夫,面对聂锋这样实打实的壮年男子,自是有几分吃亏。

夏冬思虑一番,突然从腰间抽出佩剑,运足内力直逼聂锋门面。这一招速度极快避闪是来不及,不过这姿势恰巧将右肋尽数暴露,那人只需攻击此脆弱之地,再一个反转必胜券在握,只是如此,便难免将她所伤。

夏冬倒要看看,聂锋会怎么做。

那人避也不避,只是在她靠近时握住她的手臂,往边上偏离了一点点,助她收力,任由发丝为剑锋所斩。

“下次,不可这样轻易。”

说罢收回手,如江湖中人比武完毕后礼仪性地一揖。

“早闻夏大人在武学方面颇有造诣,今日得领教,果真名不虚传。”

“聂将军客气了。输于聂将军,在下心服。不过,来日方长,还愿多向聂将军讨教才是。”夏冬亦回礼,仿佛就像经过了一场平常的比试,只是,他俩都明白话里的深意。

“随时恭候。”聂锋就这样告辞。

等人走远后,女掌镜使才勾起一个满意的笑容。

成婚大典,赤焰军将士齐齐道贺,军中之人多好酒,且酒量极好,这喜庆之日,更是一壶一壶猛灌,新郎官聂锋,免不了被众人团团围住劝酒,然而令人惊讶的是,本该在房中静坐等待的夏冬,却早已掀了红盖头,施施然越过众人立于聂锋身边,接过伸到他面前的一杯酒。

“不如,让我代劳吧。”笑意极淡,却极其坚定。

一杯又一杯。

即使涂了胭脂粉黛,穿上大红喜袍,夏冬依然是夏冬。

“这夏大人喝一杯的时候脸就红了,我本以为她撑不了多久,没想到,她竟是喝一杯脸红,一千杯还是脸红的豪量。”蒙挚边喝边呵呵感慨道。

多年之后,他说了同样的话,只是当初面对的那群人,消失的消失,蜕变的蜕变。

夏冬本不安儿女情长的心思,只是既能寻得佳偶,必然是一生一世不负。

就算他过早离她而去。

看到聂锋的求救信,听到师父陈述的桩桩件件赤焰军谋逆的证据时,她几乎是立刻相信了所有的内容,虽然她也不愿意,然而师父的话她从不怀疑,更何况聂锋的尸骨,谢玉亲手交给了她。

从此她恨,恨祁王,恨林家,恨赤焰军,甚至恨靖王,恨霓凰与林殊的一旨婚约。

但她没有垮,因为她是悬镜司掌镜使,因为她是疾风将军的未亡人。

她确实没有抱希望于聂锋还活着,但她早已决定只为一人而守。

苍天垂怜,十三年过去,小孤山上的一冢坟,竟变回了身边人。

纵然他白毛遍体,骨骼弯曲,言语不清,已让她完全认不出。

但好歹是活着的啊。

她没有任何犹豫便紧紧抱住了他,不用确认身份,她信那就是他。

同一天,她得知了另一个更令她惊诧的消息。

原来梅长苏,竟是小殊。

那个也曾笑嘻嘻唤着她冬姐的小殊。

这么久了,却一点的没有发现。

她忽而明白,林殊用十三年重回金陵,只为安七万亡魂。

聂锋用十三年重回金陵,只为再见自己一面。

面容可变,其心不死。

好在锋哥,不用同小殊一般,他们之间,还有未来可言。

相互依偎着,并肩着,便是最大的幸福。 


评论(4)

热度(39)

  1. 叶君_学习!清杯酒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琅琊榜冷CP粮食向抱团取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