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泉山上有清酒

佛系写文

【琅琊番外】叹回首(宇文霖*莅阳)

本来打算顺着时间写的,然而架不住脑洞。。。就插了几篇可以与题目相关的在前面。。。依旧是混乱的文风。。。(二)

皇室的女子命运大致都是注定的,不是嫁于权贵之臣,便是与外族和亲,故而通常只有一旨赐婚诏书发下时,群臣才能听到某个公主的名号,然而仅仅是这一瞬即忘而已。当然,也不会有人去关心在意。

不过凡事都有例外,比如这晋阳、莅阳二位长公主,便是大梁第一对扬名的姐妹花。

这名声,让当时的太后十分头疼,太有个性的女儿,并不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

晋阳倒还好,好在有一个赤焰军统帅林燮让她青眼相睐,能敛住她张扬的性子,既遂了她的心意,又是一桩必要的联姻,太后自然不吝成全。至于莅阳...唉...太后不禁揉了揉太阳穴。

莅阳长公主性如烈火,傲气如霜,一般的人不敢娶,就算敢娶,她也瞧不上。

彼时的太后还是很疼女儿的,见她不乐意,又想着莅阳的年纪也不大,便先由着她几年,慢慢想办法。

谁知道事情的发展远远偏离了她所能接受的轨迹。

那一年皇族秋猎,北燕培养出一名极佳的骑士,在赛马场上赢了大梁所有的皇族,梁帝面上挂不住,却也毫无办法,这时莅阳长公主骑骥而出,无视目瞪口呆的大梁宗亲和面露不屑的北燕骑士,简简单单的说了一个“请”字。

掷地有声。

燕人看到莅阳长公主刀锋般的眼神,气势不觉下了几分。

梁帝虽然拿不准莅阳此举有多少把握,但只能让她一试。

号令下,策马飞驰。

桃花马,石榴裙,青丝飞扬。

在场的每个人,无一不记得这个剪影,即使从那之后,再没有人见过如此风姿绰绰的莅阳。

梁帝知晓自己这个妹妹有修习骑术,但没想到她真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境地,看到莅阳率先冲过终点线,不由大喜,笑眯眯地赏赐于她。

莅阳自是至终,都保持着清冷,却傲气尽显的微笑。

英雄难过美人关,这样的美人,更是无法不引人注意。

在大梁为质子的南楚晟王宇文霖,远远地看到那个英姿飒爽的背影,心念一动。

“这是谁?”他问身边的人。

“莅阳长公主。”

“莅阳...”宇文霖默念着这个名字,不知何时嘴角染上了一抹浅浅的笑意。

可能多年之后,莅阳都不知道自己当初为什么会对宇文霖动心,可能是他身为质子身上却依然带着不容忽视的贵气,可能是他们交谈时他对自己的理解与共鸣,令她一不小心就着了魔。

他肯倾听她,他懂她,他举手投足之间似有似无的对她的温柔与倾慕,她无法拒绝。

或许爱情来临本来也不需要什么理由,感觉到了,便是了。

终于有一天,她吻上了他的唇。

“我去求母后和皇兄成全。”斩钉截铁。

宇文霖前几日刚刚收到消息,自己很快便可重新以皇族身份回南楚,这讨一个联姻,也应不是什么难事,可却正好在不见莅阳的几日,他收到了密信,一等他回到南楚,南楚将即刻对大梁宣战。

既是如此打算,这联姻,恐怕是行不通了。

宇文霖生平第一次感到纠结,他不想负了莅阳,却也不可能背国。

而莅阳的决定,也是遭到了太后的激烈反对。

“他只是一个敌国质子!”

“质子又怎样!我看那些贵族子弟,也没有能比得上他的!”

“你...你怎么能这么说自己国人!”

“我只是实话实说罢了!”

几声拔高的争吵,莅阳长公主火气未消径直离开了太后寝宫,就凭着这几句,宫人们也猜了个大概。

“母后不同意。”宇文霖看着掀帐直入的莅阳走到他面前,开门见山说出了结果。

他并不意外,况且...自己该怎么跟她解释呢?

“不过没关系,她不同意,我们可以私奔。”莅阳理所当然说出了心中所想,并没觉得丝毫的不妥。

宇文霖确实没想到,她可以大胆到这种地步。

自己呢?是否能这般果决?

“你怎么不说话,怕了?”见宇文霖欲言又止盯着自己,莅阳忍不住嘲讽道。

“莅阳,我...”宇文霖小心斟酌着措词,“我必须回南楚...”

“不必说了。”莅阳毫不留情地打断,“看来你并没有我以为的那般可以托付。”

良久的沉默。

“对不起...”

“情出自愿,事过无悔,既然我们斗不过天命,又有什么办法呢。”

没有挽留,没有眼泪,敢爱,也能断的彻底。

这样的女子,怎么会不深刻在心底?

能怪谁呢。

“明天,我便离开。保重。”

“这一别就是永别吧,最后一日,不应该珍惜吗?”莅阳笑得苦涩,双眼灼灼直视宇文霖。

青春冲动一回,又有何妨?

一夜缠绵。

宇文霖醒来,身边已无一丝那人存在过的痕迹。

后会无期。

太后亦下了一个决心。

既然莅阳执意,自己也只能使些手段了。

就算是自己的女儿,也必须要狠下心肠。

为了大梁利益,也是为了她好。

避不掉的命运,不如早日接受。

情丝绕,情丝绕,这秘药,也并非那么难寻。

“叫谢玉明日下朝后来。”筹备好了一切,太后吩咐着侍女,兀自一声叹息。

谢玉是个好人选,军旅之人,皇帝少时的朋友,最重要的,他对莅阳有意。

如此,不算亏待吧?

已是近一月未见莅阳,再见时,她带着从未有过的憔悴,就算刻意掩饰,那双不再闪亮的眸子已然暴露了一切。

莅阳同宇文霖断了。

那便甚好。

那人果然配不起莅阳,自己还是操对了心。

可惜她忘了,能同意这般手段的,更不会是什么正人君子。

只是她没意识到自己的龌龊。

“莅阳,好孩子,饮下这杯吧。”听着母后的规劝,莅阳盯着面前的一小杯酒。

已经放下的手,多思亦是无益。

不如听了母后的,用这杯酒,同过去告别。

酒香浓烈。

意识却逐渐迷离。

恍然间看见一人向她走进,眯眼愈辨清,模模糊糊似是那人的脸。

虽然疑惑,头脑却被混沌所支配。

身体先一步做出反应,手臂不由自主环上了那人的脖子,将自己的唇送了过去。

一切似乎顺理成章。

没过多久,莅阳长公主赐婚赤焰军副帅谢玉的诏书颁下。

认识莅阳长公主的人都无可避免地发现她变了样子,性子突然就温婉柔顺,完全找不到昔日的影子。

然而也只是笑笑,感慨着羡慕一对神仙眷侣,赞叹谢玉竟能令莅阳这种烈性女子都愿为他流露小女儿心肠。

二位长公主,和赤焰军两位统帅,佳偶天成。

只有晋阳知道,莅阳出嫁前两日她进宫探望时,她对自己的哭诉。

她们从小是亲密无间的姊妹,这种事情,莅阳也只能说予最好的姐姐。

晋阳没想到,母后和谢玉会使出这等手段。

亦没料到莅阳有了宇文霖的骨血。

她只能将妹妹搂紧怀里,用最无力的话语安抚。

“怎么了?”林燮察觉晋阳神思有异,关切道。

晋阳心思百转千折,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叹道:“没什么。你...多留意下谢玉吧,我总觉得看不透他。”

林燮狐疑地打量她,最终没有进一步的言语。

十多年后晋阳提剑站在朝阳殿前时,心中悔恨没有在那时对林燮和盘托出。

即使对着夫君,她也在乎妹妹的清誉。

更何况此先已有皇兄不念往日情谊强行夺走宸妃,他们之间再出这么一档子事,她害怕会闹到不可收拾。

以为自己多提防就好了,哪知自己的能力是那么不济。

萧选,林燮,言阙,谢玉,乐瑶,静儿,自己。

他们的故事原来是如此收场。

再搭上整个林氏,祁王府与七万赤焰军。

剑锋没入血肉。

就让自己的血,成为他们心中永远无法释怀的痕迹。

得知晋阳自刎,莅阳只是有一层薄泪蓄上眼眶。

自从认清的那一刻,心早化作死灰。

她以为自己的情绪不会再起剧烈的波动,直至宇文念在她面前缓缓揭开面纱,直至谢玉手书真切展现在眼前,梅长苏那句“长公主,你们曾经姐妹情深,多少年来,故人可曾入梦?”

原来自己的心,还未硬如磐石。

那些刻意被遗忘的脸庞,又渐渐清晰。

然而只是固化的图像罢了。

怎么可能回得去呢?

连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

还在身边的人,也都早已“面目全非”了。

“你母亲...没有一道来吗?”宇文霖颤抖着着手指想伸向面前这个孩子。

“母亲说,就算再见面,也不见得能认得出来,何必再徒添伤感呢。”萧景睿恭谨答道。

是啊。

变了那么多呢。 


评论(4)

热度(41)

  1. 叶君_学习!玉泉山上有清酒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琅琊榜冷CP粮食向抱团取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