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泉山上有清酒

佛系写文

【靖苏】甘苦

来自 @橘六六还是猪 的喂药梗

说好的发糖。好久不写了手生,ooc,并且乱七八糟
这回算是真的糖了吧!
那些个说已截图的,把图删了吧😒
———————————————————————
甘苦
迷迷糊糊中耳边似乎总有人来人往的走动声,梅长苏几次想睁开眼看看,可终究架不住汹涌的困意。反反复复不知过了多久他的神志才终于有几分清醒,室内的光线有些昏暗,想来是到了傍晚,梅长苏试图活动活动有些酸软的四肢,却感觉手掌被什么握住了。
顺势看过去,一个发冠束得有些乱糟糟的脑袋趴在自己的床边,不用细看也知道那是萧景琰,想来是他一直握着自己的手守在自己身边。梅长苏记得上元灯会的那天萧景琰邀他一同去赏灯,两人其实也没做什么,只是肩并肩走在热闹的街上,梅长苏心里便觉无比满足。只可惜他的身体却不太给面子,饶是裹上了厚厚的大氅,冬天在外面吹风吹得久了还是觉得有些不适。然而他印象中自己明明是硬撑着送走了靖王殿下,怎么一睁眼萧景琰还在自己的宅子里?
脑中的思绪活跃归活跃,梅长苏依旧保持着同一个姿势躺着。萧景琰显然是倦极了才会如此睡下,梅长苏并不想搅了他的睡眠。
梅长苏就这么静静看着萧景琰的睡颜,萧景琰似乎睡觉的时候也不安稳,两道眉皱在了一起。梅长苏在心里瞧瞧叹了口气,没被握住的那只手下意识地就要去替萧景琰抚平眉头,然而在他指尖离萧景琰的额头只剩毫厘之距的时候,萧景琰突然毫无征兆地睁开了眼。
“你终于醒了!”他瞬间露出了笑意,就像得了最喜欢的礼物的欣喜的少年。他几乎算是跳了起来,然后似乎才发现梅长苏僵在那里的手。
“病了还不知道裹好自己。”萧景琰有些不高兴地将梅长苏的手塞回被子里,又将被角掖得更严实些。梅长苏本来因为被抓包了有些尴尬,此时见萧景琰面上的表情几经变换忍不住低笑出声。萧景琰茫然地瞧着缩在被里一抖一抖的梅长苏,想了许久也没想出个所以然,却福至心灵意识到了另一件事。于是他握住了那只被他塞回被子里的手,牵着他它触到自己的眉心,“你刚刚是想……这样?”
于是梅长苏的笑声变成了咳嗽声。
“先生!”萧景琰顿时又着急了起来,想替梅长苏拍拍背却又怕反而放进去了风,犹豫了几回,终于决定出门找大夫。
晏大夫被叫过来的时候胡子翘得老高,仿佛很是不情愿的样子,梅长苏老老实实伸出了腕子,老大夫摸了摸脉神色才有些许的缓和:“这两天乖乖躺在床上,吃药,睡觉!”
萧景琰确信,在听到“吃药”两个字的时候梅长苏飞快地撇了撇嘴,等他跟着晏大夫出去端了一碗黑乎乎的汤药回来时见到了一个已经闭上眼装睡的梅长苏,他更加肯定了这一点。
“苏先生,我知道你还没睡。”
梅长苏咬牙切齿地听着萧景琰隐忍着笑意的声音,不情不愿地动了动:“只要殿下不拆穿,那我就是睡了的。”
“听话,把药喝了。”萧景琰的语气如同诱哄小孩子,搞得梅长苏有些不好意思,他犹犹豫豫伸出手要接药碗,没想到萧景琰却反而不给他了。
“苏先生可是怕苦?”
梅长苏摸不准他什么意思,只得答道:“苏某的命本来就是苦的,自然是更嗜好甜口。殿下可以把药给苏某了么?”
萧景琰拧了拧眉:“既如此的话…”他突然将药灌进了自己口中,梅长苏睁大了眼,张开的口还未及询问,便觉眼前一花,有个软软的东西覆在了自己唇上,同时有液体被渡了过来。梅长苏下意识它们都吞了下去,等萧景琰离开了才反应过来他是在给自己喂药。
竟然是以这种方式……
梅长苏觉得自己脸上有点烧。
“这药是有点苦。”萧景琰啧啧嘴感受滋味,做了评判。
“那殿下还要尝。”梅长苏小声嘟囔。
“因为想和先生同甘共苦。”
——是甜的。
梅长苏在心里道。

———————————end—————————

作为一个没谈过恋爱的宝宝,是写两个人腻腻歪歪更适合我还是打游戏更适合我呢?

当然是打游戏了!
 

评论(33)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