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杯酒

佛系写文

这几日入了秋,气温渐渐转凉。飒飒秋风吹得旌旗飘飘,玄衣龙袍的帝王立在城楼之上,薄唇抿成一道直线,神情肃穆。他似乎是在眺望茫茫平原外的高山流水,以一个王者的姿态俯瞰他的土地,可眼神却又好像没有焦距,仿佛只是在等人。
真有一个裹着狐裘的男子一步一步登上城楼,守城的兵士们对他视而不见,不曾上前盘问。男人走到帝王身后一步之遥的位置停住了,静静地看着遥望远方的帝王。他不主动说话,帝王也没有回身看他,就这样沉默着过了许久许久,还是帝王先开了口。
“你看到了什么?”
“看到了一个不同的大梁天下。”
他们不约而同地想到了上次同登城楼的情景。
——但我仍然希望你能一直在我身边,亲眼看着我去开创一个不同的大梁天下,好吗?
——当然。
归来否?永别否?梅长苏那时心中认为的答案是后者,萧景琰虽然一再告诉自己一定是前者,却又隐隐恐慌着后者的到来。
帝王一向沉稳的肩膀不易察觉地抖了抖,梅长苏上前一步,握住萧景琰的手。
“当然。”他在他耳侧轻声道。
大好山河,与君共赏。
————————————————————————
奶昔发了一段刀,我便来写一段糖╮(╯▽╰)╭
就这么几个字就写得各种纠结∠( ᐛ 」∠)_

评论(36)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