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杯酒

佛系写文

【靖苏】醉红颜

祝奶昔 @昔我往矣 和一念 @一念成佛 生日快乐!

对不起生贺被我写成这个德行【大哭】

梗来源于奶昔,我对不起你的梗嘤嘤嘤

真的是太久没写文一点感觉都没有了。。。。。。看样子没了码字的冲动也是合情合理的【躺】

如果你读完整篇觉得不知所云,恭喜你,跟我有同感。。。。。。

无逻辑无文笔出没

——————————————————————————————

醉红颜

我醉歌时君和,醉倒须君扶我,惟酒可忘忧。

——苏轼《水调歌头·安石在东海》

 

六月十六,靖王萧景琰入主东宫。

皇宫内册封大典的盛景梅长苏自是看不到的,但由于离夙愿达成又进了一步,梅宗主今日心情格外得好。整个苏宅也被梅宗主眼角眉梢间藏不住的笑意所感染,似乎比平日更有生机。黎纲和甄平坐于廊下,你一言我一语聊着太子册封的典礼大概进行到哪一步了——仿佛他们真的知道流程似的。

年少时的萧景琰也是对红衣情有独钟的,可红色鲜艳,与萧景琰一贯低调的性子不算相符。林殊也曾问过萧景琰为何喜欢着红色,当时萧景琰的回答是,为了让小殊你一下子就能找到我。后来七万赤焰军亡于梅岭,萧景琰也不再穿红衣,或许是因为已经失去了那个他希望能一眼认出自己的人。如今萧景琰正位东宫,太子红服自然不同于年少时的红袍,可梅长苏想象着萧景琰的模样,似乎还是能找到熟悉的那个影子。

他的景琰变了很多,却也从来不曾变过。

“苏哥哥,高兴?”梅长苏光顾着想象着太子殿下,倒不曾注意飞流何时站在了他面前,怀里抱着几枝刚从靖王府摘得的花。靖王府里的很多物什均被移到了太子府,但深埋在土地里的树却是萧景琰无法带走的。飞流对此倒是很开心,以后他去靖王府摘花再也不用顾及着不要被人看到了。

“苏哥哥是高兴。”梅长苏笑着接过了花。

“水牛,嗯……太——子?”

“水牛哥哥晋封太子,苏哥哥为他高兴,可是苏哥哥没办法去看他。所以飞流悄悄去酒窖里拿一壶酒,我们遥敬水牛哥哥一杯,就当是恭喜他了,好不好?”这么个日子梅长苏当然很想举杯痛饮,然而这个想法只能在心里想想,他可没胆子说出来,晏大夫自不必说,就黎纲甄平这些他的下属,在听到梅长苏说想喝酒的时候也都一个个忘了谁才是苏宅的主人,一副“吾宗主叛逆伤透吾的心”的表情。此刻边上只有飞流,梅长苏的心痒劲儿又上来了,诱哄着少年帮他偷酒——不,是拿。

“不好!”飞流大声拒绝,梅长苏赶紧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生怕招来谁的注意。

“酒!身体!不好!”飞流压低了声音,却还是不情愿。

“苏哥哥现在心情好,有酒喝心情会更好,而没酒喝心情就不好了,心情不好就容易生病,飞流愿意如此么?”

“不要!”少年使劲摇摇头,表情似乎有些动摇。可他思考了一阵子,又皱起了眉头,“难喝!”

“飞流不喜欢,不代表苏哥哥不喜欢啊。”

“水牛?”

梅长苏被噎了一下,飞流紧盯着他的苏哥哥,似乎觉得苏哥哥的脸色变红了。

“嗯,就像飞流和苏哥哥对水牛的态度不同一样。”

 

册封大典虽然没有大肆操办,走完一套流程下来天色也已经全黑了,从春猎回来就几乎没得过闲暇的萧景琰总算有了一点空闲,看着这比靖王府大了好几倍的东宫,却也不知该做些什么。以前没什么事情做的时候也不会觉得无聊,乍然从忙碌中闲了下来却开始不知所措,萧景琰有些无奈地耸耸肩。若是在靖王府还可以通过密道去找苏先生,可现在……

苏先生……密道……

他不知道密道是什么时候被填上的,等他发觉的时候已经出了那道暗门已经没有了一点痕迹。当时一瞬间的震惊与愤怒已经不复存在,只留心底隐隐的悲凉。他想过去向梅长苏要一个说法,可他也能猜到梅长苏大约会怎样说,无非是殿下今日的成就绝不能蒙上阴谋的影子,如果只能听到这样的答案,萧景琰宁愿不去问。梅长苏……梅长苏……萧景琰反复咀嚼着这个名字,终于还是没有忍住冲动,悄悄出了东宫,策马直奔苏宅。

他颇为意外地在苏宅门口看到了黎纲和甄平两人,两人见到他也是吃了一惊。还是甄平给了黎纲一肘,两人才向萧景琰行了礼。

“靖王殿下是来找宗主的吗?宗主已经睡下了。”

语速急急的,似乎想赶紧将人打发走。

“睡下了也无妨,本——宮跑都跑出来了,怎么也得瞧瞧。”

甄黎两人面色古怪地对视了一眼,这让萧景琰更好奇宅内是个什么光景了。

“太子殿下……”然而话还未说完,宅内就传来一个高亢的声音。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甄黎二人眼角抽了抽,萧景琰也愣住了。

“这是……苏先生?”

“不是,是蔺少阁主……”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

这一声比刚才更为清晰,虽然相识也就两年的光景,可萧景琰自信他还是不会辨错梅长苏的声线的。

“殿下,您看——?”

“如此本宫更要去看看苏先生了。”

 

黎纲和甄平还是没能拦住萧景琰,所以此时就变成了梅长苏以箸敲杯高歌,萧景琰坐在一旁看着他,面上的表情不知是想笑还是无奈。他并没有阻止梅长苏,这样的苏先生他不曾见过,醉了之后的梅长苏抛下了整日带着的面具,或许这才是苏先生的真性情。他豪迈,洒脱,同自己想的一样。

梅长苏自己唱了许久,有些乏了,似乎这才意识到旁边还有一个人,这是谁呀,也不知道配合一下自己,真是讨厌。

“你!唱!”他拿筷子指着萧景琰,萧景琰想假装没有听到,可梅长苏一直瞪着他,只得无奈地也开了口。

哦,是景琰啊。得到这个认知梅长苏更开心了。景琰穿红衣服果然好看,嗯,景琰,景琰……

他仿佛回到了十几年前,北方胡地寒冷,有时需要借酒取暖,他们纵着酒意唱着军歌,肆意潇洒。

“啪!”梅长苏猛地拍案而起,可他到底不是十几年前的林殊了,头脑一阵发晕摇摇欲坠,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但看到萧景琰就在身边,下意识脱口而出:“景琰扶我!”

就算没有这声,萧景琰也自觉行动了,他搀住梅长苏,因为那声“景琰”而心情大好,不由自主想和梅长苏再亲昵一点。

“你应该谢谢我。”他笑言。

没想到梅长苏竟耍了赖:“你本该这样扶着我,谢什么谢。”

作为一个谋士,对主君这么说算是狂纵了,可萧景琰却丝毫不觉得,仿佛他们之间的相处就该如此。

像他和小殊一样。

他不知道的是此时林殊在通过梅长苏的眼,穿透他的灵魂看着少年时的那个他。

而这个已然成为太子的萧景琰,他的眼里,全是梅长苏。

——————————————end————————————

我想写什么?我不知道。。。。。。

引用了李白的《将进酒》,朝代穿越请无视,不知道能不能唱,既然是汉乐府体裁,就默认能吧。。。。。。

评论(35)

热度(194)

  1. 杨柳依依盐昔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