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杯酒

佛系写文

千金一诺 后记

正文

林殊生命中最重要的几个时刻,萧景琰都是缺席的。

他出生的时候他不在场,他首次出征的时候他不在场,他于梅岭挣扎求存的时候他不在场。

他肆意张扬的少年变成温文尔雅的青年的时候,他不在场。

梅长苏生命中许许多多的重要时刻,也是没有萧景琰的参与的。

他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获得的新生,不知道他如何一步一步使江左盟在江湖扬名,不知道他每多探得一分真相心底的痛。

后来他们相遇了,萧景琰也从不知道梅长苏背后的无奈、悲愤和自责。

不过好在,梅长苏去梅岭的第二次,是萧景琰最后一次触碰不到他。

而未来的数十年,他们都将风雨共渡。

萧景琰想,他已经错过了太多太多,所以今后,他不会允许自己再错过。


梅长苏只对萧景琰许诺过两次,一次关于守护,一次关于选择。

林殊总觉得郑重其事说的话就是必须要兑现的,所以他总是随意,如果不小心承诺了做不到的事,是对听者的不公。

后来他成了梅长苏,亦庄重了许多,梅长苏有很多话倒都像是承诺,只不过有个前提,在他活着的时候。

唯有那两句,前者让梅长苏对萧景琰不舍,后者让梅长苏为萧景琰呕心沥血。

梅长苏说他从来不骗萧景琰,倒也不假,他不想说的他会避重就轻,然后心里想着,是你自己发现不了,可不能怪我呀。

他隐瞒是觉得有隐瞒的必要,事实上他也是对的,不知道的人,永远过得最轻松,这是梅长苏的残忍,也是梅长苏的温柔。

可后来萧景琰还是走近了梅长苏,哪怕他几乎一无所知。

于是梅长苏也释然了,既然注定如此,他也不会硬做一个抗拒的姿态。

在未来的日子里,他会一点一点,学着对爱人坦诚,真正意义上的。


萧景琰年少的时候不掉眼泪,是因为他没有失去过什么。

虽然他并没有带着光环降生,可他有疼爱他的母亲,关心他的宸母妃,教他成长的皇长兄,和陪他“横行天下”的林殊。

后来只剩下了他和母亲,怀念旧事的时候他情不自禁,他悲愤,可又没什么可宣泄的渠道,只有眼泪可以流给自己。在外人眼里,他不想做一个脆弱的靖王。

他所有的泪水几乎都是为了林殊,但面对梅长苏,他却更多展现出的是坚强。

梅长苏是个坚强到可怕的人,虽然萧景琰不知道为什么,但他能隐隐感觉到。

最开始的时候他不愿被那人看低,后来他渐渐心慕于他,他想守护他,便更需要自己先强大。

喜欢使人柔软,爱使人坚强。


评论(16)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