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杯酒

佛系写文

【靖苏】不如归去(七)

感谢还喜欢这篇文章的大家!不过…我也算基本看清了形势吧……

本文民国架空~军阀背景

——————————————————————

“梅老板来了,快请进快请进!”老管家眯着小眼睛满脸堆笑地伸手要去搀从停稳的黄包车中起身的梅长苏,被后者不动声色地避开了。老管家也不恼,弓着身子殷勤地为梅长苏引路。梅长苏安静地跟在他身后,也不理会老管家絮絮叨叨念叨着他家主子有多么盼着梅先生。这不长的路总算到了尽头,梅长苏不着痕迹地翻了个白眼,暗自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头的厌恶。

“梅老板别站着呀,快坐。”萧景桓似乎看不见梅长苏冷如寒冰的脸色,像对待老熟人似的起身拉他入座。梅长苏只觉得一条毒蛇爬上了他的手臂,但他还是顺势坐下了。桌子上满满当当摆着形形色色的菜肴,看在梅长苏眼里却只令他作呕。他抬眼瞥了不断给他夹菜的萧景桓一眼,声音冰冷:“甄平说萧都统邀梅某来商讨正事,原来只为了共进午膳?”

萧景桓哈哈大笑:“梅老板这话说的。您是府上远道而来的贵客,我萧景桓自然要做一次东了。”

“可我来却是为别的。”

“哎,梅老板,”萧景桓似乎有些被搅了兴致的无奈,“吃饭最大,其他的,一会儿再说,一会儿再说。”

“我认为我们还是先说清楚了好。”梅长苏直视着萧景桓的眼,说出的话不容商榷。

萧景桓在梅长苏凌厉的目光中终于敛起了堆叠的假笑,从鼻腔里发出一声冷哼:“那梅老板不妨说说小孤山上的事。”

“那件事我还想向萧都统讨个说法呢,您私自动手,可是会坏了梅某的计划的。”梅长苏心知肚明得很,萧景桓这个人对权势极度渴望,怎么会傻到相信一个突然说要合作的梅长苏。有这么一个能把自己和萧景琰同时除掉的大好机会,他说什么也不会放过。同样的,自己对萧景桓的承诺自然也是一个都没想要兑现,他们的合盟关系摇摇欲坠,只不过还没到需要翻脸的时候,还得虚情假意地相互利用。“大帅府上的那些人也不是吃干饭的,倒了一个萧景琰,新推荐上来的人也未必是你。萧都统难道不明白何为徐而图之?等萧景琰一脉的人分崩离析,到时候也就没有谁能阻挡您的步伐了。”

“梅老板说得倒轻巧。我也不是没有耐心的人,可现在的局势瞬息万变,谁知道等来的会是什么!机不可失,萧景琰的脖子都送上门来了,梅老板却不让我砍上那一刀,莫不是在戏耍于我?!”

“萧都统既这么想,梅某也就无话可说了。”

“梅老板是想单方面解除合作?”萧景桓“啪”地一声放下了筷子,手攥成拳,眼眯成一道直线,似乎随时都要出手取了梅长苏的性命。

“您误会了,”梅长苏却露了个笑意,“我只是希望萧都统别太冲动。既然话都说开了,梅某告辞。”

身后隐隐传来瓷器碎裂的声音,梅长苏也不多做停留,在闻声而来的老管家语无伦次的解释中踏出了萧景桓的住处。

 

“哎,战英。这大帅和梅老板是不是——嗯?”阖上的房门挡住了长衫文士的身影,戚猛挤眉弄眼,自以为很小声地凑到列战英跟前打探。

“大帅的私事,你就别管那么多了。”迟钝如戚猛,也能感觉到列战英不大乐意谈论这个话题。这些天梅先生是帅府上的常客,可列战英不知怎的好像不怎么欢迎这个客人,还总是神游天外,也不知在想些什么。戚猛觉得奇怪,照理说大帅如果真的看上了梅老板列战英这小子应该将人家当做主母对待才对,怎么反而没有以前上心了?可若说大帅对梅老板没意思……当他戚猛眼瞎吗?这动不动就关起门来一待就是一整天,一向不喝茶的大帅还专门找了个懂茶的说是要采买上好的武夷茶。就上回大帅的亲戚言家小公子来拜访,带来了一筐柑橘,结果梅老板喜欢吃,大帅就硬是让言少爷得了柑橘就寄过来。偶尔大帅和梅老板也出来走动走动,两个人站一起那眉目传情哟,连他戚猛都不好意思打搅了。算了算了,你列战英不愿意说,我自己观察就好了!

房间里萧景琰在收拾着什么文件,梅长苏自觉地没有上前,等着他将东西放好招呼自己,才坐到那人跟前。

“听说你上午去见我哥了?”萧景琰问得很随意,似乎只是随口一提。

“大概是因为传言传到了他耳朵里,他也好奇我是个什么人。”萧景琰随口问,梅长苏便也随口答。

“那结论如何?”

“能让萧都统木讷的弟弟都开窍的,自然不是俗人。”

“那是,论相貌论才学,长苏都是万里挑出的那个一。”

两人齐齐笑出了声,这件事便也就此揭过。萧梅二人虽时常相见,实际上却也没有特殊想说的话或是想做的事,基本想一出是一出,如此倒也度了不少光阴。又是不知不觉暮色已深,萧景琰看了看窗外的天色,突然道:“长苏,你等我一会儿,我去拿样东西。”

梅长苏一个人被留在了屋内,他轻轻一叹,摘下了伪装成袖扣的微型照相机。

这些天来,萧景琰的东西都藏在哪里,他也观察得差不多了……

“这是在海边的时候无意中发现的,想着你平素喜欢收藏,便拾来给你了。”萧景琰带回来一个木盒子,里面躺着一颗浑圆晶莹的珍珠,似有鸽子蛋大小。

“这东西又不是什么古董,收藏它作甚。”话虽这么说,梅长苏还是接过了珍珠,他仔细端详了一番,“这个头倒是少见。”

“梅老板若是看不上,我就收回了。”萧景琰佯装要将珍珠拿回。

“要!”梅长苏赶紧合上盒子揣进怀中,“那,我走了。”

“长苏!”梅长苏要迈过门槛的时候,萧景琰叫住了他,“为我写首曲子罢。”

——————————tbc—————————

下一章…画风应该就回去了罢

评论(58)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