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杯酒

佛系写文

任是“无情”也动人——浅评《倾余生》

先表白刁太 @总有刁民想害朕 渣评一枚,别嫌弃~

————————————————————————————

任是“无情”也动人——浅评《倾余生》

最开始看《碎骨》的时候,我还是个刚刚有点明白开车为何物满脸不可思议的小白,那时有篇叫做《借尸还魂》的文经常在tag下见到,喜欢的人也很多,于是好奇点进了作者的主页,然后看到了这篇《碎骨》。

我本人对吃肉并不算热衷,故而第一次看的时候也没有很特别的感觉,只觉得这个药喂得有点新奇,然后听说还会有后续,有点期待宗主清醒过后的反应。

后来逐渐成为了刁太万千迷妹中的小小一员,又来回将所有的文章翻看了几遍,那点微微的期待越放越大。但当真的见到正文的时候,才发现远比我期待的还要精彩万分。

《倾余生》里的宗主继承了梅长苏一贯清冷的性格,他不出所料地“翻脸不认人”,他一上来就以一副臣属感激主上相助的姿态面对靖王,而后在靖王锲而不舍地试探他的真心时自讽一句“寡廉鲜耻”,看起来十足地要保持距离的冷情样子,然而他就算拼尽全力维持一个无情的表象,却会在直击心灵深处的梦境里惧怕靖王的决绝,却会面对靖王的步步紧逼有不同于他向来云淡风轻的剧烈反应,却会因为靖王的一点小伤请晏大夫诊治,却会听到飞流说“打架了?”脸一热。

这里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事情,不知刁太是有意还是无意,脸红、脸热类似的词在《倾余生》里反反复复出现过很多次,没有具体数,但感觉没两章就会出现。很多时候面对靖王的直白宗主都会强掩内心的波动带上他绝情的面具,可他的面上却会不由自主地发热,让这个“无情之人”也生动了起来。

《倾余生》里宗主和殿下的关系大概就是宗主一直以一个逃避的姿态妄图忽视内心炽热的情,而殿下是从最开始就坚定下来的(其实我超萌这种设定23333)。可能一定要发生什么大事才能让靖苏这两个人正视自己的情,对于殿下,这个过程发生在“卫峥”、“悬镜司”这一系列凶险又冲突重重的事件中。之前他不清楚自己对苏先生究竟是个什么态度,但誉王那下作的药成了他的机遇,萧景琰这个人性格就是直来直去的,可能最直接的“做”便是能让他发觉自己的情感的最有效的方式,他没吃药【噗什么鬼】,他有欲望,于是他能肯定自己喜欢梅长苏。萧景琰喜欢上一个人的态度就是倾尽所能对他好,不是那种无原则的宠,他的“宠”也是深深刻着靖王烙印的,看梅长苏的药粥清苦,但为了让他多食一些还是皱眉陪他一起苦,然后从静妃那里讨了个食谱;梅长苏留沈追蔡荃之类的用膳便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大口吃肉大口喝酒,自己只能清汤寡水,萧景琰便硬是让朝臣们吃了午饭再来,到晚膳的点再将人轰回去……如此种种,他似乎不在意梅长苏的“退”,他只要自己牢牢牵住了他,相信总有一天梅长苏能卸下心防。他等得也不算久,很快又迎来了对于梅长苏的那个过程——九安山春猎。

其实之前在卫峥倾诉真相的那一段梅长苏就已经不能像之前一样装作无情了,看到萧景琰为林殊的死黯然神伤,他虽然还是狠下了心不透露自己的身份,可他做了一个小动作,他将手搭在了萧景琰肩上,做无声的安抚。或许在那个时候,或许在他药性已解却舍不得萧景琰走的时候,又或许在更早更早,这场“绝情战”梅长苏就注定会以失败告终。他自己心里最清楚他不是真的无情,既然有情,总会一个意外令他无处遁形。不得不感慨一句小棋子真的是用生命在助攻,靖苏感情路上的两大最关键的时刻都是他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九安山上生死一线,梅长苏终于听从了一回蔺晨所言的“火烧眉毛,且顾眼下”,直接地回应了萧景琰的感情。虽然他还是说出了“夺嫡之路本就是由鲜血与尸骨铺就,这一点您早就知道了不是吗?牺牲总是难免的,所谓舍车保帅,孰轻孰重”这样的话,也丝毫不顾惜萧景琰的感受似的道出了如若誉王得逞他给自己选择的结局——自裁,但他和萧景琰都清楚,梅长苏太在乎萧景琰了,或许萧景琰不能肯定这份在乎有几分来自于谋士对主君的义,又有几分来自于梅长苏对萧景琰的情,但梅长苏知道这两者在他心中其实没什么分别,他对萧景琰的各种各样的情早已细细密密缠绕在一起,刚好包裹住了整颗心。他同时也知晓这次大劫若能顺利度过,他和萧景琰之间就不可能再退守回原来的位置,但梅长苏从心了一次,他任萧景琰刻进了自己的身体里,用疼痛感触真实。啊,心疼宗主QAQ。在啰嗦一句,九安山上殿下带宗主去他和小殊一起发现的地方看日出的这个场景真的超戳心!为殿下点赞!后来聂锋的出现和“景琰,别怕”的上线也将靖苏的这份感情推向了高潮,梅长苏的心思第二次(如果中药的那次是第一次的话)有所保留的揭示出来(说有保留是因为苏的回应基本都是侧面的,还没正式地说出一句“在意”)。

九安山之后靖苏似乎过上了恋爱中的小青年的好日子,当然这只是在萧景琰一人(好吧可以算上靖王府)的视角中。梅长苏心里的那颗“无情因子”还在作祟,他为萧景琰考虑好了未来,这个未来有贤惠的太子妃,有玉雪可爱的小皇子,唯独没有梅长苏。清醒的人最痛苦,梅长苏生生将自己割裂开,一面冷漠地告诫自己这只是一场梦,一面又情不自禁贪恋着萧景琰的怀抱。到大婚之时,萧景琰得知真相,失望,痛苦,心脏仿佛被撕扯……种种情绪,直叫人心疼不已。可也没有人会去责怪梅长苏的绝情,因为梅长苏每一次挥刀都是为了萧景琰。每个人表达情感的方式不一样,偏偏到了梅长苏这里,他选择的是“无情”,此时无情胜有情,任是无情也动人。

好在过程是痛苦的,结果是美好的,经历了这次“分手”的靖苏终于彻彻底底选择了面对情感。梅长苏总算说出了“舍不得”,从这里开始,他一步一步卸下心防,再加上那一场冲突和情感都爆发到急处的扯马甲,所以才会有后来他真的做到了尽他所能安然无恙地回来陪萧景琰一起见证一个与众不同的大梁天下,所以他解毒的时候选择了让萧景琰知晓,两人共同面对。说到解毒,这个过程中最令我动容的大概就是萧景琰那一句“撑不住就不要撑了”,他不愿梅长苏承受如此痛苦,宁愿让自己痛苦一生,靖苏两个人都是这样,一心为对方着想,就连梅长苏威胁萧景琰的时候都是在用他自己威胁,因为他知道只有这样的威胁才可能管用。梅长苏醒来也是因为“看到了”孤独的帝王的身形,他放不下,他不舍得。最后的最后,恭喜殿下和宗主可以倾余生共白首!

我感觉刁太的文章最擅长的就是把握情感,总能将场景描绘得特别真实,仿若身临其境。人物的一点一滴的情感变化读者都能感受到,并喜他所喜,痛他所痛。刁太描绘的相处模式也是我特别欣赏的,大概就是,我所以为最真挚的爱,就是重你所愿,做你最坚实的后盾。在未来的路上,梅长苏还会有一次次的“任性”,他以病躯奔赴北境,他去最危险的疫区前方……萧景琰也会有一次次的“任性”,他在朝堂上说出倾心之人是苏哲,他写下“一字并肩”的圣旨……但他们两个会是最亲密的眷侣,会是大梁最好的萧景琰和梅长苏。

一篇小评无法一一点评到位,期待番外琰琰的“发威”,也期待刁太带来越来越多的好文章!

感觉有刁太在就可以安安心心地躺平吃粮了23333

 


评论(8)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