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杯酒

佛系写文

【睡前故事】背对背牵手(完结篇)

终于等到完结篇,鼓掌鼓掌~~

霏й微:

 @清杯酒  呐,完结啦


脑洞巨大


非常意识流


还是OOC


前文走tag吧


估计没人看得懂






“所以,萧景琰,你还是想继续吗?”蔺晨颇有些不耐烦的问着他。


“自然,否则我终究心中有结。”萧景琰抬头望了望没有关好的房门,然后郑重的点了点头。


“那这就好办,你现在往前方走几步到阳台,然后打开窗户跳下去,我保证你能得到所有你想知道的信息。”蔺晨拨弄起茶几上的魔方像是很轻松的回道。


萧景琰倒是被这番言论惊住了,还没开口,从楼上倒是传来了一声怒吼:“萧景琰,你敢?!”


“呵呵,你当他不敢吗?”蔺晨并没有理睬那人,也并不理会这匆匆的脚步声。


“他也,能说话呢?”萧景琰似乎并没有从刚才太过惊人的言论中完全抽出,迷惘后却只抓住了“原来梅长苏也会说话”这个看似平淡无奇但却十分重要的信息上。


“哟,这次倒是变聪明了,还懂得抓重点了。”蔺晨继续摆弄着手中的魔方,却在不知不觉中加快了速度。


“你是不是发现你能说话后他也能说话呢?”蔺晨终于从魔方中抬起头来,凝视着这张已经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脸庞。


“是。”萧景琰疑惑的看着他,又回头看了看正在下楼的梅长苏。


“那就跳下去!”蔺晨像是铁定了心命令道。


“不要!!”那是他听过的最撕心裂肺的哭喊。


萧景琰心乱如麻,他不知此刻到底该相信谁。相信梅长苏,但是他得到的消息始终都是真真假假的,就像一团迷雾;相信蔺晨,可他一上来却要求自己跳下去才能得到所有信息,这于情于理都是不可思议的。


茫然中,他瞥见茶几上的手机,刹那间如坠冰窖。


他苦笑着望着眼前的二人,一个吊儿郎当一个满脸哀愁,声音变得毫无生机:“我记得那天遇到你们之前是七月十五,已经过了一天两夜啊。”他有些颤抖着抓起亮着屏的手机无奈的说道:“时间没有改变,就连刚才我起床的八点四十二分到现在也没有改变过,所以说不是我有问题,就是你们有问题。”


“景琰,你听我解释。”梅长苏上前一步想要拉住他。


“不好,他开始自我怀疑了!”蔺晨手中的魔方突然碎裂,一块块的从手中跌落在地。


“是这个世界有问题。”萧景琰深深地望了他一眼,然后迅速转身疾步朝阳台奔去。


“不,不要!!!”


“放弃吧。”蔺晨拉住梅长苏深深地叹口气,“第一百零二次失败。”


 


而从阳台上一跃而下的萧景琰并没有感觉到疼痛,相反他看到了许多梅长苏刻意隐瞒的信息,比如他很爱很爱梅长苏;比如他为了梅长苏和家里闹翻,但是自己那个变态的父亲用梅长苏来威胁他与柳家联姻,他想拖延时间;比如柳家制造了一些烟雾弹迷惑了梅长苏,他们之间第一次冷战出现嫌隙;再比如后来他好不容易抽时间带梅长苏出来散心,结果......


结果呢?


他想不起来了。


他的世界再次一片漆黑。


 


“这次还是老样子吗?”蔺晨揉了揉太阳穴,颇为疲惫的说道。


“嗯”长时间的待在二维空间内让梅长苏的身心都经受了极大的折磨,尤其是在经过无数次相同的结果后,人内心的倦怠会被放大无数倍。


蔺晨老练的将一些文件打包然后“delete”,之后又仔细检查了一番,这才让梅长苏从机器上下来。


“等下计划好下次连接的时间吧。”梅长苏将那些七七八八的仪器摘除后又嘱咐蔺晨道。


“唉,知道拦不住你。可这样也不是办法......”话还没说完,梅长苏已经走了七八步远。


蔺晨知道他现在极为迫切的想去探望相隔一墙的某人,只好打住了还要继续劝他的想法。


 


随后,他在记录本上写上:“第一百零二次,失败。”


 


梅长苏仔细的帮躺在病床上的那个人理好被角,看着他身边不断跳动的仪器,这才放心的在床边趴下,随后紧紧握住那只曾经反握过无数次的手。


 


“景琰,你会回来吗?”


 


相隔一墙房间的某个角落里,一台屏幕出现了亮光。


 


思路来源:柯南剧场版《贝克街的亡灵》




来啊猜测剧情啊



评论

热度(52)

  1. 清杯酒霏й微 转载了此文字
    终于等到完结篇,鼓掌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