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泉山上有清酒

佛系写文

【靖苏】如果当时是这样

占个tag睡前删好了,也说不准一会儿就删😳
慎入!认真的!

————————————————————————
如果当时是这样……
 
卖脑子的小小苏:
小小苏放弃了挣扎,任由雪花将他一寸寸覆盖,意识迷蒙之际,似乎有一人踏着积雪,坚定地向他走来。看清那人的容颜,他笑了,心底仿佛有一块大石终于落下。
“琰……”小小苏喉咙里挤出意味不明的呼唤,他艰难地抬起手,像是要抓住什么,可还未抬起几寸,便脱力落下了。
小小琰盯着被积雪覆盖的那个轮廓,他一不小心绊了一跤,以为踩到了什么木枝一类的东西,不成想是个人。他静静地瞧着那个人,有些熟悉,熟悉得让他愣了神。
“殿下?”跟在身后的战英见小小琰仿若失了魂一般盯着埋在雪里的那个人一动不动,出声唤道。
“将他埋了罢。”小小琰最后看了依然挂着笑的“雪人”一眼,替他阖上了眸子,再也不回头。
 
耿直皇子成精苏:
30.
萧景琰和梅长苏并肩在城墙上吹冷风,梅长苏捅了一肘旁边闷闷不乐的萧景琰,顽皮地眨着眼:“你不是说我不是人是精怪嘛,本麒麟本领通天,别担心。”
在梅长苏挤眉弄眼的攻势下,萧景琰终于笑了:“你说的。”
后来已经登基为帝的萧景琰迎回了一只麒麟。
他将玉刻的小麒麟穿了一根红绳,挂在脖子上,紧紧贴着胸口。
你一直活在我心里。
 
梦魔:
梦境坍塌的时候,萧景琰握住了梅长苏的手,轻轻说了句:“别怕。”
梅长苏从来没有一刻这样恨自己,恨自己缠缠绕绕的心绪,恨自己的无能为力。
他尝试了,努力了,可郁结了十余年的心魔早已裹紧了整个鲜活跳动的心脏,打上了一个死结,纵使他有心解开,到底还是需要时间。
“即便如此,我依然很高兴。”萧景琰还是笑着的,这个笑让梅长苏恨不得揍他一拳,可拳最后换成了唇,疯了一般地啃噬撕咬,不管不顾贪恋着对方的气息。
梅长苏已经很多年没这么疯狂了。
萧景琰笑得更开怀了,胸腔都在颤动:“值了。”
用数十年的孤苦独行,换片刻的心心相印。
蜡烛烧干了最后一滴泪,室内静得可怕。
十梦老人看着并肩躺着十指交握的两人,似感慨,却又毫无感情:“还是太迟了。”
 
Timelessness:
“没关系,下次,下次你亲自给我。我们,还会再见吧?”
“茫茫人海,相遇即是缘分,何必奢求呢?”
前生欠你两滴眼泪,今生换你一面之缘。
 
闲敲棋子落灯花:
一局对弈之后,你是无上帝王,我是闲散白衣,庙堂江湖,各自安好。
 
朱弓:
17.
蔺晨随手将字条丢进了火盆里。
“你成功了。”他道。可这空空荡荡的琅琊阁内哪有一个活人?唯一有些醒目的,大概就是个无字牌位。
金陵那边来信,萧景琰已经“见到”了梅长苏。
可那不过是一缕附在朱弓上的游魂,由思念化成了形罢了。
 
暖手炉:
后来那只缀了花枝的暖手炉到了梁帝萧景琰手里。
明明还是一样的温度,却再也温暖不了一颗冰封的心。
 
Never let you go
“时辰到了。”蔺晨的一句话拉回了帝鬼的思绪。
“替我照顾好他。”萧景琰不再多说什么,事已至此,他如愿以偿看见了故人,还有什么遗憾的呢?
“我会的。后会无期。”
魂魄渐渐散去的帝鬼还在极目远眺,试图再看一眼那个让他眷恋的身影。
而被惦念的那个人,突然感觉哪里空了一块似的,他抬起头,又摇摇头,继续忙自己手头的事。
本来就没有心,哪里还会伤心呢?
 
寻他:
萧景琰来年再到廊州的时候,梅府已经成了一座空宅。
他要寻的人呀,不知去了哪里。
 
知心:
梅郎之后,世上再无一人懂他。
 
回归;
曾经以为回来就好,来日方长。
可有一个人,他离了又回,回了又走,最后还是走了。
 
生死搭档:
“我当然记得,我什么时候对你食言过?”萧景琰虚弱地笑着,每说一个字都牵扯到了伤口。
“所以你给我好好撑着,不许睡!”
“可是我真的累了啊,好长苏,我先眯一会儿,就一会儿...记得,叫...我...啊........”
“景琰……”
无人回应。
 
守护神:
(拾壹)
案子了解之后,萧景琰又恢复了游走天下的生活。
他没有再去寻找,那个不叫苏哲,也不知是否名唤梅长苏的人。
那个骗了他的人。
 
七年之痒:
后来梅长苏也会想,如果当时他没那么决绝,再多几分包容,结果会是怎样。
后来萧景琰也会想,如果当时他肯出言挽留几句,而不是怀着歉疚和自以为为对方好的心态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结果会是怎样。
他们在一起七年,而如今,分开也已七年。
 
青葱岁月:
年轻的时候感情很认真很纯粹,然而年岁渐长,他们终于在社会中变得不同,身边的那个人换了又换,却再也没遇到相似的一份感情。
 
你在结束时叫醒我:
大渝签了降书的那日,梅长苏难得起了一点精神。
萧景琰没心情像其他将士一样喝酒庆贺,他只是陪在梅长苏身旁,和他说着闲话。
“景琰,你怎么不笑呢?”梅长苏也不知听进去没有,只是一直盯着萧景琰看,等他说得口干舌燥歇一口气,才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萧景琰眼泪“唰”地就下来了。
“别难过。”梅长苏抬手擦掉萧景琰的泪痕,一向游刃有余的麒麟才子难得有些手忙脚乱。萧景琰猛地将人拉入怀中,埋在他颈边抽噎。
梅长苏失明已经好几天了,突然见光,一定不是什么好兆头。
“我想去看日落,”梅长苏淡淡的声音传来,“在梅岭也待过那么久,从来没有机会好好欣赏一下。”
“好。”

梅岭的景色也没什么好看的,放眼望去白茫茫的一片,不知是不是杀戮太重,这白并不纯粹。正如名字里有个“梅”,梅岭之巅确有一片梅树,可梅长苏觉得,那不如靖王府的梅花。
武人心思的萧景琰自然不会花过多的精力打理一座宅子,可梅长苏就是认为,靖王府里的什么都是最好的。
大抵是因为有个萧景琰,看着他,周围的一切便也顺眼了些。
梅长苏乖巧地任由萧景琰抱着,这个时候他没有非要倔强地自己走,他曾以为示弱是最可耻的事,可是现在一切都不重要了。
两人一路无话,静静地看着太阳一点点下移,隐没山头。
“保重。”

问情:
萧景琰这个名字,终于成了史书上一带而过的一笔——叛臣。

无衣:
今日妙音坊的戏讲的是一个将军的故事,他少年成名,青年在沙场上叱咤风云,曾经是最睿智的将领。
后来他像许许多多的将军一样,埋骨在了他爱的疆场。
台上的戏子声情并茂,人们仿佛真的看到了那一位英年早逝的将军。若你仔细看他的眼睛,便会发现,那眼神深邃悠远,好像在看着别的什么人。

景琰家的喵小苏:
宫里不知怎么进来了一只白猫。
萧景琰是在一日下朝之后看见它了,他将它抱回了养居殿,悉心照料。
列战英跟了萧景琰很多年,他知道萧景琰身边曾出现过两只猫,可没过多久,它们就都消失不见了。
或许陛下喜欢猫吧。
萧景琰右手执笔批着奏折,左手无意识地顺着猫毛。小猫很是乖巧,趴在那里团成一个毛垫子,时不时蹭帝王的手指两下。
可萧景琰知道,那不是他的小殊,也不是他的长苏。
————————————————————————
不收任何形式的快递
世界没有对我做什么😂
所以要珍惜写糖的作者,那些本来可以都是刀的~~~

评论(44)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