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杯酒

佛系写文

【靖苏】不如归去(四)

本文(真)军阀琰*(伪)戏子苏设定,民国架空

——————————————————————————————

(四)

穆霓凰是在一个大雨之夜踏进梅园的。
她谢绝了梅长苏递来的茶,一双凤眸如猎鹰般审视着他,似要穿透皮相将这个人的骨子看透。梅长苏倒是没露出什么不自在,气定神闲地迎上穆霓凰的目光,却不发一语,仿佛在静静听着窗外雨打竹枝的噼啪声。
“我说两句话就走。”女子的声音也如她的气势一般凌厉。
“穆小姐请讲。”
“我不管你接近琰哥是有什么目的,你若是对他不利,首先得问问我手中的枪杆子答不答应。”穆霓凰叩了两下腰间的配枪,故意发出很大的声响。她不是一般的大家闺秀,而是军服加身的女将。穆家可以说是萧系军阀最大的助力,自百年前两家便世代交好,穆帅的长女穆霓凰和萧景琰更是从小的玩伴,若非彼此之间未生男女之意,这金陵的主母非穆霓凰莫属。
梅长苏惊讶般眨眨眼,笑容中带着几分无辜:“穆小姐说笑了,梅某逃难而来,还要养着这么大一个戏班子,自然是得谁庇护向着谁,哪里会对大帅不利呢?”
“你来金陵是为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最清楚。但我想说一句话,萧景琰不是你们认为的那种军阀。”
梅长苏心里暗暗惊讶这个姑娘的观察力,他们之前只打过一次照面,甚至连话都没有说一句,穆霓凰竟能留心于他,着实不简单。但他面上却还是不动声色:“虽然我不太懂穆小姐这句话的意思,但大帅是什么样的人,相处得也算久了,我自然有自己的判断。”
“那就好。梅老板请放心,今日之事只有你我二人知晓,我也没有实证,不会乱说些什么。不过我要提醒你,我琰哥也不是白做了那么多年军阀头子,他迟早会看出端倪的。告辞!”穆霓凰也不想耗时间在这里打太极,她摞下最后一句转身便走,也不理会在外候着的黎纲送她一程的提议,自己撑着来时拿的那柄黑伞,军靴嗒嗒踏雨离去。
“老板,这穆家姑娘……?”黎纲虽然没听到梅长苏和穆霓凰的谈话,但看这穆小姐的态度也不像是来探讨戏曲的,不禁有些担忧。
“她不是来与我们为敌的。”梅长苏凝视着木地板上留下的那一圈水渍,淡淡道,“我们行事还得更符合戏园里的身份,太谨慎也未必就不是破绽。”
 
一晃就到了约定的日子,萧景琰开车去了梅园。今日的梅长苏着了一件深蓝色的长衫,戴了一架金框眼镜,怀里还抱了几本不知道是什么的书,看起来更像是位教书先生了。他拉开后车门准备上车,却见萧景琰的脑袋探了过来:“坐到前面来吧。你的戏装呢?”
“蔺晨也是个戏痴,他那边东西很全的。”梅长苏这才发现车上只有萧景琰一个,他犹豫了一瞬,还是听从了建议。
“大帅怎么就只身一人?”车平稳地行驶在路上,梅长苏看着专心驾驶仿佛没觉得有什么不妥的萧景琰,蹙眉问道。
“先生不也是一个人?”萧景琰有意无意将称呼唤作了先生,引得梅长苏有些许的怔愣。年少的时候他觉着好男儿志在四方,当然是要做个保家卫国建功立业的军人。等真的见过了战火纷飞颠沛流离,有时候闲暇下来他也会想,等完成了这些任务,做个安安分分的教书先生也不错。他会去琅琊阁讨个职位,教教像飞流一样的孩子们念书,过着平凡简单的生活。那个时候不再有军阀割据,不再有各派斗争,没有战乱,也没有算计。
可惜这只是个遥不可及的理想。
梅长苏敛了心神:“梅某和大帅怎么能相提并论?我只是个平凡百姓,没有人会刻意惦记上我。可大帅却时时刻刻生活在明枪暗箭之中,万一有人趁此机会对大帅不利,梅某可真是万死莫辞了。”梅长苏说着说着不禁真的有些急了,萧景琰的这趟出行萧景桓那边未必不知晓,这么好的一个机会依萧景桓的脾性自然不会轻易放过,到时候只有他们两人,很难以寡敌众啊。
梅长苏还没注意到潜意识里他已经将自己归作了萧景琰这边的人。
“放心,我有分寸。不过长苏总是一口一个大帅地叫着,是生怕没有人盯上我么?”萧景琰侧头瞧着梅长苏,眼底有隐隐的笑意。
“景琰。”梅长苏妥协般地叹了一口气,“有些时候你挺任性的。”
“谢先生教诲。”

——————————————tbc——————————

护琰宝霓凰你们还习惯么😏

评论(35)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