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杯酒

佛系写文

【靖苏】痒(abo)

毒,短小,ooc
abo设定是为了更毒一点
明天更不如归去……
———————————————————————

(一)
林殊的脖子极其怕痒。
萧景琰口才不如林殊,有时候实在说不过他,便直接上手直奔“软肋”,两人在地上滚做一团。林殊咯咯咯地笑,萧景琰的牛脾气便也下去了。
(二)
到后来林殊练就了一身好功夫,每当察觉到萧景琰有挠他痒痒的意图,便会赶紧跳开,让萧景琰捉不到他。
(三)
这本来也是没有什么问题的,直到林殊,现在可以叫梅长苏了,分化成了坤泽。
梅宗主不得不庆幸,现在他家竹马与他相隔千里,觊觎不了他脖子——上的那块腺体。
(四)
但毕竟想起小时候的经历心有余悸,自知现在绝对没办法跑过萧景琰的梅长苏备上了防护武器——口水兜。
(五)
两个人装了好一阵子的陌生人,梅长苏渐渐放下了防备,有时候也懒得戴上防护武器了。
可有一次他偷懒没围口水兜,萧景琰突然凑到他耳侧,说了一句“我喜欢先生。”
(六)
要命的是呼出的热气喷到了梅长苏的颈侧,于是他猛地瑟缩,笑得一阵颤栗。
然后收获了一只一脸懵逼的靖王殿下。
先生得知我喜欢他,竟然这么激动?
然后靖王殿下盒盒盒盒盒了起来。
(七)
后来萧景琰才知道,梅长苏那般反应是因为脖子怕痒。
“你就是小殊!不会有错的!只有小殊的脖子才会如此敏感!”
梅宗主想了想,脖子怕痒的人不少,但是像自己这种程度的,好像没见过第二个。
(八)
再后来萧景琰和梅长苏理所应当地在一起了,英姿飒爽的乾元帝王配才貌无双的坤泽才子,怎么想都是绝配。
然而至今还没占有过自家坤泽的萧景琰心里苦。
(九)
没办法,一吻终了两人情动,继续做下去顺理成章,可惜萧景琰总不由自主地想去亲吻梅长苏颈侧的腺体,然后就只能尴尬地看着梅皇后笑到抽筋。
性致全无。
朝臣们惊讶地发现陛下明明不在青春期,却总是长痘痘。
(十)
于是梅长苏提议让萧景琰给他挂个口水兜,才顺利吃到了他的皇后。
只是无法完成标记,属于乾元心中的占有欲总是得不到满足。
最后……
萧景琰攻其不备,总算在笑声和颤动中标记了梅长苏。

鼓掌庆贺

——————————end——————————
打完end我自己又想吐槽了😂

评论(52)

热度(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