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泉山上有清酒

佛系写文

【靖苏】景琰家的喵小苏

迟到的祝喵喵 @喵喵喵? 生日快乐!

小昔你想看的喵苏~ @昔我往矣 

终于给自己除了两粒盐😂但是感觉越来越不会写文了……

———————————————————————

景琰家的喵小苏

(一)

一道黑影闪电般掠过,坐在窗边看着兵书的萧景琰下意识抬头,院里的梅树摇曳着枝桠,花瓣飘飞散落,唯有树梢开得最好的那一枝不翼而飞。

他便知道那是苏宅那边的小护卫来过了。

最开始飞流来靖王府折花萧景琰是有些生气的,那是他为小殊种的花,怎能被他人折去呢?可当他去了苏宅,看到梅长苏拨弄着花瓶中的梅花,那些责问的话语便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他想,梅长苏这个姓真是和他极衬,梅花配梅郎,就像一幅完美的画卷。

萧景琰放下手头的书,近来梅长苏的身影总是时不时出现在他脑海,似乎毫无缘由,又似乎再自然不过。

萧景琰决心拜访一下他这位邻居。

(二)

开门的是黎纲,萧景琰有些惊诧。以往不管何时来访,应门的总会是梅长苏,他不疾不徐地开了门,恭恭敬敬道一句“殿下”,才将萧景琰引入。萧景琰想梅长苏大概已经把礼数当做了刻在骨髓中的习惯,固执地维持着谋士对主君的疏离客套。

“苏先生可是病了?”故而今日梅长苏未来相迎,萧景琰的第一反应便是苏先生病重,起不来身了。

听了问话,苏宅管家的眼角不自然地抽了抽,他偏过了头似乎想询问谁的意见,但屋子里并没有第三个人的存在,于是他低了头,正好让萧景琰看不到他的表情:“宗主外出了,靖王殿下晚些时候再来吧。”

“无妨,本王在这里略坐会等先生。”萧景琰坐在了他惯常坐的位子上,过了一会儿黎纲还没有什么动作,他不禁有些疑惑,“可是有什么不妥?”

“没有!没有。”黎纲赶忙否认。

“那黎舵主去忙你的吧,我一个人就好。”

“是。”黎纲似乎答应得不情不愿,但还是退出带上了房门。

萧景琰顺着黎纲刚才瞧的方向看去,榻边的火盆旁团着一只白猫,它此刻睁着一双狭长的眼,径直盯着萧景琰。

(三)

“苏先生?”萧景琰试探道,他觉得自己这个想法大胆而疯狂,可他就是觉得这双眼和梅长苏像了个十成十。

然而白猫不为所动,萧景琰耸耸肩,怎么会刚好那么巧,还有一个像小殊一样能变成猫的人呢?

萧景琰走过去将猫抱进怀里,一下一下顺着毛:“离火这么近也不怕将自己的毛烤糊了,没想到苏先生的猫和他一样怕冷,我怀里也挺暖和的,我们一起等你主人回来好不好?”他的语气是自己也不曾意识到的温柔,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有一种想将白猫抱在怀里的冲动。

白猫本来乖巧地由着萧景琰动作,不配合也不挣脱,听了这话,脑袋突然朝他胸口拱了拱。

(四)

临近傍晚时分,梅长苏还没回来。和白猫有一搭没一搭“闲聊”了一个多时辰的萧景琰有些口渴,咕噜咕噜灌了一壶白水,再一瞧,白猫迈着优雅的猫步,不紧不慢地走出了房间。萧景琰赶紧跟上,走到墙边的时候,白猫回头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而后一跃而出。

萧景琰认真思考了一下要不要翻墙跟上去,这时候梅长苏却快步走了过来,向萧景琰深深一揖:“让殿下久侯,苏某着实抱歉。”

“无事。”萧景琰虚扶了他一下,“先生的猫刚刚跑了出去。”

“殿下不必担心,它会自己回来的。”

萧景琰觉得他从梅长苏的眼神里读出了躲闪的意味,但他没有深究,由着梅长苏将话题引向了正事。

(五)

“白猫?苏哥哥!”少年腮帮子塞得满满当当,含糊道。

飞流又一次到靖王府摘花,萧景琰及时叫住了少年,并给了他一包刚从宫中带回来的母亲做的点心,顺便问了一句白猫的事。

“你是说,那只白猫是你苏哥哥变的?”萧景琰确认道

“嗯!”少年猛地点头。

萧景琰想起那日梅长苏喵窝在他怀里的情景,忍不住笑了。

—————————end————————


评论(41)

热度(167)